农家仙田

第75章 青龙太保李青云


  听到李青云的询问数字,五爷脸上笑容顿时一僵,有些尴尬的说道:“福娃啊,你知道五爷家的酿酒规模一直不大,这才多少天呀,我们全家日夜忙活,才存了三千多斤酒。除去低档次的酒,能到三千斤就不错了。”
  李青云闻言,有些苦笑,跑到门口瞅了瞅酒棚里的锅炉,问道:“五爷,夜里就别干了,累坏了身体就不值了。这样吧,你想办法再加一套酿酒设备,这样才能勉强达到对方的供货要求。还有,以后全要小五粮酒,高粱酒和玉米酒不适合在城里销售,暂时不收了。”
  五爷爷想了片刻,说道:“加一套设备有点困难,需要资金,也需要时间装配和调试。至于全酿小五粮酒,这个问题不大,只要有原料,在蒸煮发酵时多费点功夫,其它没什么困难的。”
  李青云笑道:“五爷,钱的方面你不用操心,只要酒的质量稳定,对方可以预付一分部钱,帮助你扩展规模。这样吧,等虎子哥回来之后,先让他把酒放到百斤大坛子里,贴好标签,封好坛口,我过两天就让城里的朋友过来装货。”
  “哎,哎,这怎么好麻烦人家借钱给咱买设备?等我把手里的存酒整理一下,说不定还有一些老酒可以出售。再加上这批新酒,应该能挤出三四万块钱,应该够添加一套稍大一点的设备了。木制的蒸锅需要找木匠定制,用不了多少钱,就是需要挑一种好料子。你让城里的老板放心,我酿了一辈子酒,闭着眼睛都能烧出一样味道的好酒!”
  五爷笑得很开心,觉得烧出的酒有城里的老板欣赏,这是对他最大的肯定,人生的价值也得到升华。
  李青云和五爷爷谈事情,而杨玉奴和蒋勤勤非常好奇酿酒棚里的东西,在里面东看看,西闻闻,甚至用木勺子往坛子里挖点酒水尝尝。
  等李青云谈好事情出来时,她们两个已经喝得小脸红扑扑的,看到李青云的诧异目光,顿时害羞的解释起来。
  杨玉奴吐着可爱的舌头,向表哥解释道:“这里的酒闻着真香,和瓶装酒不一样,我们好奇,就尝了尝,没想到还真好喝,香喷喷的,一点也不苦,只是咽下去的时候,有一点点的辣嗓子。”
  李青云还没说什么,五爷却放声大笑:“哈哈,你们喝的新酒,当然会辣嗓子,晚上别走了,爷爷给你们做拿手好菜豆鼓辣子鱼,再让你们尝尝我珍藏十多年的极品小五粮,这待遇,福娃都没享受过。”
  “好啊好啊,我最喜欢吃豆鼓鱼啦!又辣又香,想一想就流口水。”蒋勤勤是个吃货,可不懂什么客气,看到这个慈祥又豪爽的老人留客,就爽快的同意了。
  杨玉奴面颊红红,有些羞赧,她是隔壁村里人,知道乡里的一些规矩,平白无故跟着一个男青年去家里,人家留客你又住下,以后这关系就有点说不清了。她倒是乐意被人和表哥说在一起,可是这个蒋勤勤加进来,算什么事?
  她这一迟疑,李青云也以为她想留下,就不能拒绝五爷好意了,如果拒绝,就伤了蒋勤勤和杨玉奴的颜面。
  李青云适时说道:“这感情好啊,我自从回家,一直想在五爷家里蹭饭,到现在还没实在,这回托你们两位大美女的福,我也有口福了。我那烧菜的水平和五爷一比,差的太远了。你们可能还不知道吧,五爷有两个绝活,一个是酿酒,另一个就是做鱼。”
  “哈哈,什么绝活,都是大家瞎传的,当不得真。”五爷开心的大笑,嘴里谦虚的说着客气话,脸上自豪的表情可是怎么藏也藏不住的。
  两个女孩子看到后,也大笑起来,觉得这老人挺有意思的,一个个表示,要尝尝五爷爷的拿手绝活。
  漂亮女孩的魅力就是大,五爷爷被她们夸奖的高兴,活也不做了,让家人把洒曲子撒好之后,就准备做晚饭。李青云说他家池塘里有鱼,回家捞几条,再带些蔬菜过来,让杨玉奴和蒋勤勤在这里玩,不要跟着他在村里乱转悠。
  李青云装模作样去南地建筑工地上看了看,问父母情况怎么样,需要什么东西。不过父母在那里也很空闲,说这个建筑队很专业,有工头在这里指挥,不需要主家忙活什么。
  而饭菜由李大厨全包,虎子也把酒送来了,什么都不缺,他们都不用在工地上看,大多时间都在菜地里忙活。李云聪和猫蛋跟着在地里忙活,这个地里能下金蛋,他们当然想跟着学点秘籍,蔬菜一斤十块,西瓜一斤一百块,这价格把他们吓住了,没一个人偷懒,全部老老实实的跟在二老后面,跟着他们学习种植经验。
  李青云和工头聊了几句,让了根烟,就带着鱼和蔬菜回村。晚上在五爷爷家吃得尽兴,直到落黑,才送表妹和蒋勤勤回家。因为天黑了,怕两个女孩子路上害怕,一直把她们送到陈家沟的村口,这才返回。
  村子李青云就不进了,不太好意思,而且杨玉奴的家就在外公家旁边,见到他们而没带礼物,多难为情啊。等过几天,家里忙活完了,就和母亲一块来外公家走亲戚。
  第二天一大早,李青云把城里老板来看鱼的事情跟父母讲了,二老一听,顿时来了兴致。因为李青云请来的老板都很阔气,价格也比别人家的高出很多。
  李承文问道:“幺儿,城里老板收鱼多少钱一斤?是单称还是混称?”
  单称是指某一种鱼单挑出来,按种类算价。混称是所有淡水鱼在一起称,算平均价。像这种小规模池塘混养,一般都是混称,鱼贩子压价也狠。
  李青云说道:“现在还没开价,说是尝过鱼的味道再开价。不过你放心,价格低了我不卖。上次来收蔬菜和西瓜的那两位老板,给我开价,混称10块一斤,我都没卖。我估计他们两家串通了,故意压价,所以才没继续联系他们。”
  陈秀芝惊讶的叫道:“什么?混称10块一斤不低了啊,以前来收鱼的老板,给咱5块一斤都是高价。里面有很多小鲫鱼、小白鲢鱼不值钱……”
  李承文也点点头,很厚道的说道:“收蔬菜那两个大老板人挺不错的,一口一个叔的叫,开的价也不低了,咱们整个青龙镇,有几家养的鱼能卖到10块一斤的?那些在仙带河偷偷网上来的鱼,也卖不到这个价。”
  “呵呵,爸妈,谈价的事你们就别操心了。其实我们家养的鱼,比普通野生鱼味道还好,你们应该能尝得出来。在外面大城市里,真正的野生鱼价格都是几十块一斤,我们家卖鱼的价格,已经算是白菜价了。”李青云正说着呢,手机就响了,一个本地的陌生号。
  二老正要对儿子说,一个地方一个价,本地水多鱼多,鱼本来就卖不上价,怎么能处处和大城市比价,差不多就行了,别太计较价格。不过见儿子已经接通了电话,就不好打扰。
  电话正是“渔翁”打来的,简单的聊了几句,听出对方大约三十来岁,本地口音。说他开车已到青云镇,很快就能到达李家寨,然后两人互通真名,算是正式认识。
  “渔翁”的真名叫余军,在县城开了一家名为“川府鱼王”的饭店,生意不错,但普通养殖鱼的口感太差,已引起某些顾客的不满,所以急需本地野生鱼,尝试改变顾客对本店的印象。
  挂断电话,李青云对父母说道:“我带着小网先去南地池塘等人,你们准备大网和抽水机,先不用拉去的。等对方确定要收鱼,咱们再拉东西。不过对方不是鱼贩子,就算要收,估计也收不多。毕竟鱼不是蔬菜,捞出来活不多久,放冷库也影响口感。”
  “好,都听你的。不过人家真的诚心要,价格别开太高,差不多就行了。”李父李母见儿子急着往外跑,在后面叮嘱道。
  “放心好了,人家商人也不傻,你情我愿才能做成买卖。”李青云说着,已拿着撒网走出院子,金币和铜币在后面跟着。
  李青云刚到池塘边,就看到一辆黑色的皮卡车从南面驶来。司机开的很慢,见到建筑工地,顿时停了下来。坐在副驾驶位的一名中年健壮男子正要打电话,就看到了李青云向他招手,也忙挥手,并从车里出来。
  “你是青龙太保李青云?”那男子挺高,有一米八左右,一下车,就扯着亮嗓门询问。
  李青云一愣,也笑了起来,这货把网名和真名连在一起,还真有种喜感。青龙太保?拍武侠片还是拍古惑仔片呢?
  “余哥是吧?我就是李青云,欢迎到我们李家寨作客。”李青云和余军握手,他发现这人身上有股军人风范,每一步走得距离都一样,腰板笔直,手上有层厚厚的茧子。
  简介:万万没想到,买个山寨手机竟然得到了一个强大的山寨系统!
  简介:称仙尊,号群仙,逐鹿洪荒,俯视诸天万界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