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仙田

第76章 抢生意

    余军确实是退伍军人,在跟他谈话时,主动透漏给李青云的,他有着军人爽利和雷厉风行的一面,到了池塘边,直接用撒网子在没有水草的地方撒了一网。
  
      这一网撒的不圆,余军却笑着说,这是他故意的。因为怕撒上来太多鱼,伤了鱼的鳞片。只要有几条不同的鱼,尝一下鱼的味道即可。
  
      在这一方面,他显得很专业。在拉网的时候,他告诉李青云,他父亲以前就是做鱼的行家,在省城五星级大饭店做大厨,家里也做过水产方面的生意,小时候还跟着爷爷养过鱼。
  
      网拉上来,果然有十几条鱼在网里翻腾。有六七条四五斤重的鱼,这是正常的重量,余下的都是一斤左右的鲫鱼和几条小杂鱼。可是最惹人注意的,却是一条十多斤重的花鲢鱼,极为凶猛,网拉到岸上的时候,还能蹦出半人高。
  
      余军顿时眼睛一亮,赞叹道:“好家伙,这条鱼真带劲,比野生的力气还大呢,刚才拉网时,就觉得吃力。不过你们家的鱼塘里,怎么有这么大的家伙?得养好几年了吧?”
  
      李青云解释道:“一年拉一次大网,但池塘里的水从来没抽干过,所以有不少漏网的大鱼。这里面还有一只二十斤左右的老鳖,不过老鳖不卖,黄鳝也不卖,咱事先说好。其它几种淡鱼可以混称。”
  
      “哈哈,小兄弟,你也太奸滑了,混称杂鱼中最值钱的两种你不卖,你让我怎么收?”余军大笑,手上却不停,从网里取出一条五斤多的草鱼,用瑞士军刀刮开鳞片,在活鱼身上片了一刀,一片雪白的鱼肉薄如宣纸,送进了嘴里。
  
      他嚼了两口,脸上浮现享受的笑容,咽下时,眼睛突地一亮,叫道:“好鱼,这肉真劲道,最出奇的是没有残渣感,通过嗓子时,像化掉一般。”
  
      说完,他把仍活蹦乱跳的鱼放回网中,又取了一条四五斤重的鲤鱼,用同样的方法尝试,结果比刚才的草鱼还美味,一点也没有鱼腥味。。
  
      他生吃鱼片的做法,引来建筑工人的围观,对他指指点点,不时的偷笑两声,不过很快被工头发现,挨了几声训斥,又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忙活。
  
      而本村的帮工却不受工头的影响,见李青云带人来看鱼,纷纷劝道:“福娃,这个季节不适合卖鱼,不说等到过年,至少也得等到中秋节吧?现在的鱼,一是太小,二是卖不上价。”
  
      “也不算小了,卖掉这些鱼,我准备多养些黄鳝,老鳖之类的。我和家里人商量过了,父母都同意。”李青云给池塘里倒过不少空间泉水,池塘里的鱼比普通人家的鱼大了很多,同是一年期的鱼,已经长到四五斤,甚至是五六斤重,而普通人家的鱼才三斤多,到过年时才有可能长到五斤左右。
  
      既然李青云的父母也同意卖鱼,乡亲们就不管了,他们怕李青云年轻,被城里的奸商骗了。
  
      在工地厨房帮忙的李小厨跑了过来,见余军生吃鱼片满脸享受,也馋得心痒痒,凑到李青云身边,小声说道:“福娃哥,让我尝尝生肉片啥味道,总听人家说生鱼片好吃,我以前偷偷的尝过,腥得差点吐掉。这位城里的老板居然生吃鱼片这么享受,是不是你家的鱼好吃?”
  
      “……”不管鱼类有多鲜美,都有感染寄生虫的机会,所以李青云一般不会尝试生吃。
  
      不过李小厨想吃,李青云也不好劝说什么,借来余军的刀子,片了几片放到他手里。李青云五官敏锐,片鱼肉的技术一点也不比余军差。
  
      余军微微吃惊,第一次郑重的打量李青云,没想到他片肉片得这么均匀,总觉得这年轻人身上的气息也很古怪,和普通人不太一样。
  
      而李小厨可没观察那么仔细,得到生鱼片之后,立即放到嘴里,嚼了几口,惊叹道:“格老子的,真好吃,原来收音机上说的真是的,生鱼片比熟鱼还好吃呢。”
  
      “……”除了无语,还是无语。还是家传厨艺呢,居然不知道传统意义上的生鱼片是三文鱼刺身,辅以酱油和青芥末,味道极佳。生吃淡水鱼片,没有任何佐料,好吃个毛啊!做熟之后,这些二货会为刚才的赞美之言羞愧死的。
  
      余军尝过几种鱼的味道,收了刀子,好奇的问道:“小兄弟,你们这里养的鱼,都是这样的质量吗?”
  
      李青云想了想,还没回答,却被李小厨抢了先:“哈哈,开什么玩笑,要是每家养的鱼都这么美味,我还会惊叹生鱼片好吃?我家屋子后面就有一个小鱼塘,平时喂饲料,长得比较快,我家用鱼做酒宴,都从那里捞,可是味道真不怎么好,至少和散养鱼、野生鱼没法比,更无法和这几条鱼比……”
  
      李青云也建议道:“如果时间不急,我可以带你去四周逛逛,让你品尝一下不同养殖方法养出来的鱼。唔……说曹操曹操到,来一个水产养殖大户。”
  
      顺着李青云所指,余军看到一个略胖的年轻男子,骑着一辆三轮摩托车,飞驰电掣的冲过来。嘎吱一声,在池塘边缘刹车,冲李青云喊道:“福娃,听说城里的鱼贩子来收鱼了?什么价啊?”
  
      余军笑道:“我可不是什么鱼贩子,我收鱼是自家饭店用,不过饭店里也出售活鱼,需求量不大,但必须是极品好鱼,一般的鱼我可不收。”
  
      李壮壮跑过来让烟,同时笑道:“哈哈,这位老板真会开玩笑,鱼就是鱼,有饲养鱼和野生鱼的区别,哪有什么极品好鱼的说法?我承包了十几亩的鱼塘,算是饲养鱼,但养殖密度不高,和散养的差不多,味道不错,城里的鱼贩子都喜欢和我做生意。福娃家的鱼塘只有三四亩,养殖数量极低,要想看鱼,还是到我的渔场吧。”
  
      对于这种抢客的行为,李青云一向鄙视,这就是他和李壮壮玩不到一块去的原因之一。要不是看在李壮壮的老子是村长的份上,李青云一巴掌就抽过去了。
  
      余军笑了笑,对李壮壮的意思心知肚明,也不点破,反而乐得见到他们竞争:“行,反正时间还早,我就四处看看。青云小兄弟,陪我一起去看看吧,说不定最后还要返回你这里。”
  
      李小厨接道:“你要是求质量,肯定得返回这里,因为李壮壮养的鱼,比我家的还难吃。狗屎散养,每天从镇上拉一车饲料回来,吃得鱼肉都是饲料味。”
  
      “狗(日)的李小厨你吃过饲料还是吃过我家的鱼?你再鬼扯我抽你啊!”被人揭穿真相,李壮壮顿时有点恼,不过这句还是用开玩笑的语气说出来的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见他想欺负李小厨,顿时维护道:“滚一边去,在我这里你抽谁啊?等我收拾一下,就陪余老板到你的渔场里看看,看看你家的鱼比我这里的鱼强多少。”
  
      “嘿嘿,我没说强多少,只是说规模大了点。那个买卖不成仁义在嘛,我只是让城里的老板去看看,又不是抢你生意。”李壮壮有点心虚,平时也有点怕李青云,讪笑一声,不敢还嘴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把鱼网里少了几块肉的鱼捡出来,交给李小厨处理,说道:“这几条鱼单烧,最好用不同的做法,等一会我们回来尝熟的。熟鱼的味道,比生鱼强了数倍,你手艺的好坏,决定这鱼的价格,你得用心做。”
  
      “放心吧,福娃哥,我的手艺比我老子强太多了,你就瞧好吧。”说完,李小厨瞪了李壮壮一眼,才抱着几条大鱼,兴高采烈的返回工地的临时厨房。
  
      “哈哈,那我中午就有口福啦!我车上还有两瓶剑南春蓝娇,等会拎下来让大伙尝尝。”余军在旁边看得仔细,发现新来的这个小胖子也怕李青云,说明李青云在同龄人当中还是比较有威望的,性格也有几分强势,所以言行方面,会及时调整,不会和这样的人强行争辩什么,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。
  
      “不用,我家里有十年藏的小五粮烧,那味道才配得上我池塘里养的鱼。”李青云言外之意是说,剑南春蓝娇口感不行,两百多一瓶的包装酒除了香精勾兑,没有多少真正的酒味。
  
      余军心中吃惊的同时,也暗暗不喜,觉得李青云太狂了,你一个山村里的青年,平时舍得喝两百多一瓶的剑南蓝娇吗?居然嫌蓝娇档次低。小五粮烧?听这酒名字就知道,肯定是当地人自酿的小作坊酒,能好到哪里去?等一会我倒要尝尝,你所说的十年藏小五粮烧什么味道?
  
      几人各怀心思,坐上李壮壮的宗申三轮摩托车,一路向北,离李青云家的池塘有四五里路,那里有一大片水域,大大小小的池塘,不计其数,比南地的池塘多了很多。有的池塘有主,有的池塘归村里公有,如果要承包,可以向村里付一点点承包费,价格低得惊人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要承包也不会在北地承包,他家池塘南边,还有好几个池塘呢,围着后面的小山头,呈断续的环形,如果要承包下来,可以把几个小池塘打通,形成规模化养殖。
  
      刚进李壮壮的渔场,一阵风吹来,就闻到一股鱼腥味,这让五官敏锐的李青云皱起了眉头,就凭这环境,还好意思和自己竞争极品淡水鱼的生意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