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仙田

第77章 好鱼配好酒

  
      余军倒没闻出腥味,不过到了池塘边,看池塘水面空空的,没有水草,只有饲料沫在岸边漂浮,就已明白这里的养殖方式。
  
      养殖密度很大,每隔一段,就有一台增氧机,就算如此,鱼群也时常浮出水面,贪婪的呼吸着难得的氧气。
  
      出于职业,余军没有立即离开,用同样的方法网了一些鱼,用军刀片了几片鱼肉,准备品尝。只尝了一口,就吐了出来,像泡沫一样,又腥又寡,别说下咽,放到嘴里就反胃,还真像李小厨说的,鱼肉里有股饲料味。
  
      “呵呵,大家都是行家,这鱼肉的质量我就不多说了,用饲料催熟的养殖品,已失去了本味。放在水产市场上销售,是一条不错的渠道,但不符合我那川府鱼王的定位。可能你们也知道,小汤山疗养院离我们县城很近,一些身份不凡的老人家就喜欢高品质的美食,价钱不是问题。”余军把话说的很含蓄,不过拒绝的意思非常明显,他看不上李壮壮饲养的鱼。
  
      李壮壮脸皮一耷拉,变得很阴沉,气乎乎的说道:“饲养出来的鱼就是这个味,你还能吃出野生鱼的味道不成?但我这便宜啊,几块钱一斤,而野生鱼没有十块买不来。”
  
      余军摇头,认真的解释道:“野生鱼的价格确实很高,也分三六九等,我买过十多块一斤的野生鱼,也买过二十多块一斤的,但稳定的货源不好找,并不是我出不起价。听说你们这里最靠近仙带河,我就想碰碰运气,看看可有人养殖出最接近仙带河野生口感的鱼。”
  
      李壮壮阴阳怪气的问道:“嗬,还真有人有钱没处花,只买贵的,不要便宜的啊?二十多块钱一斤的淡水鱼,那是什么鱼?野生老鳖不成?”
  
      余军说道:“这位小老板说笑了,哪里的野生老鳖卖二十多块一斤,我全包了,有多少要多少!我所说的野生鱼,也只是常见的淡水鱼,比如说青鱼、草鱼、白鲢鱼、花鲢鱼、鲤鱼等,只要质量达到我的要求,都能卖到这个价。”
  
      李壮壮和他较上劲了,指着李青云说道:“那他养的鱼你准备多少钱一斤收?”
  
      余军迟疑一下,但还是很坚定的说道:“呃……不太好说,等尝过熟鱼的味道,我们再谈价。不过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,价格肯定不会低于普通的野生鱼。”
  
      李壮壮像被人抛弃了十八次的小媳妇,委屈的叫嚷道:“凭什么啊?凭什么他养的鱼能卖到野生鱼的价格,而我养的鱼连市场价格都卖不到?”
  
      李青云憋不住了,淡淡的说了一句:“凭质量,凭口感,凭我个人的信誉。我能把家里的蔬菜卖到10块一斤,就能把养的鱼卖到20块一斤,甚至更高。”
  
      李壮壮也急了,嘲讽道:“哈,把蔬菜卖到10块一斤?吹牛的吧!从二愣子和李大嘴那里传出来的话,你以为我会相信吗?”
  
      “你信不信是你的事,能不能卖掉是我的事。好了,没时间和你在这里吵,有这功夫,你还不如研究一下怎么提升饲养鱼的口感。将来青龙镇水产形成品牌的时候,也不收你这种质量的鱼。”李青云无意中把自己的野心透露一二,推广品牌水产,品牌蔬菜,把整个青龙镇的自然环境推广出去,才是他的目标。
  
      “我怎么养鱼,还用你教?你不收,自有城里的水产老板收!”李壮壮硬着脖子说道。
  
      吵到这里,已经没有再谈下去的必要,李青云转身离开,不想给这二货普及最基本的经济知识,到时候他看到品牌效益时,会哭着喊着求加入,改变养殖方法。
  
      余军暗暗惊讶李青云的野心,如果把绿色蔬菜、高质量的水产做成知名品牌,那经济效益绝对是数倍的增涨,当地政府部门也乐于见到这种情况,毕竟都是实打实的政绩。
  
      两人走出李壮壮的渔场,又去附近几家散养式鱼塘里试吃了生鱼片,由于水质好、养殖密度低,鱼肉都比李壮壮家的强,但远远比不上李青云家的鱼。
  
      余军不信这个邪,最后来到了仙带河。仙带河中心水域无水草,但岸边几米处,都有厚厚的水草,撒网子在这种环境下不适合,会被东草缠住。没办法,李青云回去带了钓杆,耗费几十分钟,两人一共钓上来三条四五斤的大鱼,几条筷子长的小鱼,经过试吃,居然略逊于李青云家的鱼。
  
  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余军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舌头,惊讶问道,“为什么你家养的鱼比仙带河里的野生鱼还好吃?”
  
      提起这个,李青云脸上略带几分得意之色:“呵呵,你可以把这当作秘密,这是我们家的独特养殖技术,但绝对绿色无公害,全世界独此一份,但价格也不高,只相当于普通野生鱼的价格。”
  
      “什么价?10元一斤?”余军也有着商人的狡猾,所以开价很低,试问了一个普通野生鱼的价格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自信的笑道:“呵呵,单价低于20我不会卖的,市里的蜀香阁、福满楼对我养的鱼很感兴趣,等过几天,他们的老总恐怕会上门抢购。你可以考虑一下,买卖成不成,中午我都管饭。”
  
      余军也不生气,他对价格有一套自己的标准,说道:“哈哈,小兄弟,你说的价格可有点虚高。刚才我曾在那个小胖子的渔场里说过,说是我曾出二十多元一斤的价格买过野生鱼,但那是大个头的野生青鱼,那条鱼有四五十斤,我给那人28元一斤,但肯定是我赚了。但你那鱼塘里的鱼只有五六斤重,肯定卖不到这个价。”
  
      “先不谈价格,等尝完烹制后的熟鱼再说吧。”李青云收了钓杆,把刚钓的几条野生鱼放进水桶里,提着往南地池塘方向走。他相信自己的鱼,绝对不愁卖,等蜀香阁和福满楼知道自己把鱼卖给了别人家,估计会瞬间破掉联盟状态,悔不及待的过来抢购。
  
      所以,今天李青云就算卖出一部分鱼,也不会卖太多的量,主要是为了让蜀香阁和福满楼着急用的。
  
      余军见李青云神色淡然,一点也不着急,他倒有些急,心里没底气,不知道李青云到底是怎么想的。
  
      两人回到建筑工地,现在还没到工人用餐的时候,还没进入厨房,就闻到一股沁人心脾的鱼香味。几条鱼摆放在大桌子上,李大厨和李小厨两个人呆呆的坐在桌子前,眼睛直勾勾的瞅着桌子上的鱼,几次想动手,却忍住了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看得有趣,在门口笑道:“你们爷俩是厨师,想尝尝味道,不是可以随意尝的吗?怎么急成这样,也不动手?”
  
      李大厨见到李青云出现,忙站了起来,讪笑道:“呵呵,那怎么好意思。我做了大半辈子菜,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香的鱼,一见油,就飘出一股子香味,馋得我口水都流干了。”
  
      李小厨倒很直接,跑过来说道:“按我的意思,那几条小鱼我们先吃掉算了,反正是同样的烧法,大鱼不动就好了。可是我爹不同意,我也扭不过他,所以急得抓耳挠腮,你们再不回来,我可真下手抢啦。”
  
      “哈哈,那就别忍了,大家洗手吃饭,我去草棚里拿两瓶好酒。”李青云说着,让李小厨招待余军,而他装作去草棚拿酒,其实进了草棚,就从小空间里取出两瓶十年藏的小五粮烧,一手拎一瓶,返回临时厨房。
  
      余军见李青云手中那两瓶没有标志的陶瓷瓶,脸上露出一丝“果然如此”的表情,心中不以为然,不认为这样的酒有什么值得关注的。
  
      可是一开瓶塞,那独特的浓香立即散开,整个屋子都充满了陈年酒香,就算不会喝酒的人,也会被这种酒香所吸引。
  
      李大厨赶紧拿过杯子,给自己倒了一满杯,兴奋的说道:“这是你五爷珍藏的五粮烧吧?哎呀,这瓶至少放了十多年,不然不会有这么浓的香味。你不知道,平时那老头把这酒当宝贝,轻易不拿出来喝,那年你虎子哥结婚,我没日没夜的帮他家操劳三天,他才送了一小坛十年藏的五粮烧,那滋味让我想想就激动。”
  
      说着,他已迫不及待抿了一口色泽金黄的酒液,享受的眯起了眼睛。
  
      “有这么夸张吗?”李小厨不太相信,大大咧咧的喝了一口,然后眼睛一下子瞪圆了,“咋可能这么香,五爷卖的陈年老酒我又不是没买过,说是五年藏的,可那一口呛得我眼泪都出来了,哪有这么香?”
  
      李青云淡淡的笑着,没有说话,难不成告诉他们,这是藏在自己小空间地窖里之后的效果?去除了白酒的燥辣,吸入了小空间的纯正灵气,除了酒香,还有一种天地自然的清香,有了这股清香,整个酒就产生了一股灵性。
  
      余军将信将疑,冷眼看着两个厨师的夸张表演,有这么神奇嘛,真正的五粮液和茅台自己又不是没喝过,那酒说起来名头大,但香味也就是那么回事。嗯,珍藏十多年的飞天茅台还是不错的。
  
      这么想着,他也尝试着抿了一小口,这一喝,他却停不下来了。这一杯三两多,他一口气喝掉了半杯,意犹未尽的赞叹道:“好酒!今天这趟来值了!”
  
      “哈哈,别光顾着喝酒,大家吃鱼,尝尝我们村大厨的手艺。”李青云知道这单生意跑不了啦,喝了咱的酒,吃了咱的菜,他不信有几个人能抵抗住这种极品口感。
  
  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