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仙田

第79章 香瓜在医院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李青云就去镇上坐车,准备去市里看望胡大海的父亲。路上很不好走,从青龙镇到李家寨的公路,正在拓宽,路上全是石头,行人难通行,车辆更难通行,李青云觉得应该买辆车,从仙带河西边绕行。
  
      路过爷爷的医馆时,李青云给他们送去了空间蔬菜,除了西红柿,空间有的东西都送了。因为怕孙大旗夫妇询问西红柿的事情,毕竟以前给他们吃西红柿时,说是从别家老农那里买的。
  
      由于跑步而来,也带不了太多东西,不然会引起别人怀疑的。这时候,李青云才觉得有一辆车会比较方便,不要求有多好,只要能开能运货就行。以前在市里租的长城皮卡就不错,非常适合他这种有小空间的人士,不需要多大的载重,只要能装东西就成,至于装多少,就看具体需要了。
  
      昨天给胡大海转了五十万,他账上还有一百多万,最近没有什么大的开销,可以让李青云放开手脚,实现一些曾经的梦想。
  
      在路上耗费两个多小时,去城里的班车实在坑爹,见人就停,根本跑不上速度,如果开车,一个多小时就能到达,这让李青云坚定了买车的想法。在城里找个偏僻的地方,从小空间里取出西瓜和香瓜,用结实的方便袋提着,算是看望病人的礼物。
  
      胡大海的父亲住在市中医院,因为生气,脑梗引起了轻微的嘴歪,情况不太乐观。李青云提着一方便袋香瓜,抱着一个大西瓜,走进中医院之后,顿时引起路人的好奇,回头率超高,不是因为他抱的西瓜太大,而是香瓜的味道太香了,一路走来,香喷喷的,过去的路人都惊讶的回头,想看看是什么东西发出的香味。
  
      上了电梯,电梯里的香味更浓,一个个伸着头,想寻找香味的源泉,但是看过之后,也没人好意思寻问什么。胡大海的父亲住在十八楼,属于高干病房,像他们这种富商,和政府打交道比较多,受到一些特殊待遇也能理解。
  
      过了十五楼,电梯里的人就少了。其中一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,文质彬彬的,一直站在李青云身后,此时见人少了,再也忍不住,问道:“这位先生,你这香瓜在哪里买的?味道真好!”
  
      “哈哈,这是自家种的,全天然绿色瓜果,不但香味浓,味道更好。”说到这里,电梯已停在十八楼,李青云冲那人点点头,就走出电梯,而那人也跟着走出电梯。
  
      “我看望的病人也在十八楼。”那年轻的男子解释一句,又说道,“这么好的东西,应该在市里销售,价格也比乡下卖的高。”
  
      “市里有人来收,也算在市里销售吧。你等一下……”李青云说着,停下来把西瓜放在地上,从方便袋里拿出两个香瓜,递给男子,说道,“今天带的不多,给老哥两个尝尝吧,如果觉得味道好,可以到我们青龙镇李家寨看看,那里的瓜果蔬菜保准让你满意。”
  
      文质彬彬的男子犹豫一下,没有拒绝,笑道:“如果不是病人这两天胃口不好,我是不会麻烦你的,这样吧,我给你钱,该多少你就收多少。”
  
      “哈哈,这是骂我是不是?不就是两个香瓜吗,至于收钱嘛。行了行了,都是看望病人的,别在这里讲什么虚头,让来让去的让人看笑话。”李青云没有收他的钱,抱起西瓜,继续往前走。
  
      “哎哎,这怎么好意思……谢谢了兄弟。”本来这男子文质彬彬的一口一个先生,收了李青云的两个香瓜之后,居然也改口称了兄弟,亲热了不少。
  
      也挺巧的,两人要看望的病人挨得挺近,病房门口面对面。不过李青云发现,这名男子看望的病人门口有两名警卫值班,肯定不是普通人。而胡大海的父亲虽然是云荒市有名的地产商,门口却连个保镖都没有。
  
      门没关,李青云直接推门进去。那名男子诧异的看了一眼李青云进入的房间,才和警卫说了一句什么,进入了病房。
  
      胡大海一直在病房陪护,见李青云进来,非常高兴。而胡大海的父亲胡子富躺在病床上,精神很不好,见到李青云进来,只是应了一声,也没有说话的意思。
  
      胡大海解释道:“老头子正在闹脾气,嘴歪了,说话也不利索,不高兴别人来看他。这不,早饭还赌气没吃呢。”
  
      李青云点点头,表示理解,扬了扬手中的香瓜,对胡子富笑道:“伯父,我来看你了,也没带什么好东西,就把家里种的瓜果带来一些。纯天然无污染,吃了对身体好,要不我帮你洗一个香瓜吧?”
  
      本来老头子正赌气,绷着一张脸,谁也不理,可是闻到香瓜的味道,肚子却不争气的“咕噜咕噜”乱叫。
  
      “洗、洗一个……尝尝……”胡子富歪着嘴巴,非常吃力的说出一句话。
  
      “好咧!马上就好。”李青云把香瓜放在桌子,大西瓜放在床底下,就要去卫生间洗瓜。胡大海哪能让李青云忙活,接过三个香瓜,就去卫生间洗东西。
  
      高干病房环境不错,非常敞亮,在病人床和陪护床之间,有小型客厅,摆放着沙发和办公桌。在门口,有单独的卫生间,胡大海很快就从卫生间出来,拿着香瓜兴奋的喊道:“青云,去你家几回,怎么没见到这种香瓜?洗的时候,急得我直流口水。”
  
      李青云笑了笑,说是当时光顾着做野味,没想起来。其实这香瓜是他空间里种出来的,比梯田里种出来的高出几个档次,如果不是看望病人,李青云一般不往外露,只给自己家人吃。
  
      不光是胡大海,病殃殃的老头子突地直起腰,伸手索要香瓜:“臭、臭小子,你快……快点……你想饿死你爹啊……”
  
      胡大海乐了,取笑道:“病房里堆满了高档水果也没见你多看一眼,谁知道你好这一口啊。我妈要是知道,肯定高兴坏了,她还在家里给你煲汤呢。”
  
      胡子富根本不理儿子的打趣,用颤抖的手抓过香瓜,直接咬,根本不考虑用刀子切块。只咬一口,满嘴都是香味,胡子富眼睛一亮,嘴里咕哝一句好吃,就不再说话,专心吃东西,连里面的瓜瓤子都不放过。
  
      瓜瓤子吃多了会拉肚子,但是很多人最喜欢吃的就是这瓤子,也是整个香瓜中最好吃的一部分。
  
      胡大海最先吃完,拍拍肚皮,眼馋的盯着桌子上的剩余香瓜,意犹未尽的说道:“太好吃了,算了,忍忍,给老头子留着。”
  
      李青云慢吞吞的品尝着自己空间出品的瓜果,闻言笑道:“家里的蟠桃和葡萄快熟了,下次来,给你们带点水果。今天带的不多,等我买辆皮卡,给你们带一车厢。”
  
      胡大海大笑道:“哈哈,那咱就不客气啦。你看看我爸,吃得跟孩子似的,口水和瓜瓤子都流到衣服上了。”
  
      刚说到这里,就听门口有人敲门,胡大海跑出去一看,顿时热情的喊道:“是朱秘书啊,您怎么有空过来了?”
  
      胡大海说着,非常激动的把人请进来,对父亲喊道:“爸,市委的朱秘书来了。”
  
      李青云顺着说话的声音一看,顿时乐了,居然是今天进医院见到的那名男子,没想到这人还挺有身份,是市委的什么秘书。
  
      胡子富一看到这名男子进来,顿时来了精神,擦了擦嘴巴,就想从病床上下来:“朱秘书,您怎么来了?我这身体跨了,还没去看望黄书记,怎么好意思让您先来?”
  
      不知怎么回事,胡子富这一着急,说话居然利索很多。虽然发音还有些不清楚,但字句已经连续,不再断断续续。
  
      秘书外出办事,一般代表领导,胡子富以为朱秘书代表领导来看望自己,让他受宠若惊,所以很激动,准备下床迎接。
  
      朱秘书忙劝住胡子富,不让他随便乱动,解释道:“胡总,你身体不好,不要乱动,黄书记知道你的情况,等领导好一些时,会过来和你聊聊。我今天来这里,有私事咨询这位小兄弟。”
  
      说着,朱秘书指了指李青云所在的方向。
  
      胡子富愣住了,胡大海也懵了,不知道朱秘书居然认识李青云,还有“私事”问他。
  
      其实李青云想明白了,除了瓜果,朱秘书找自己不可能有其它事情。肯定是领导吃着好吃,想买一些。
  
      “朱秘书你好,我是李青云,没想到你和我朋友也认识,早知道就多分你几个香瓜。”李青云站起来,笑着对他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哈哈,这就是缘分。”朱秘书笑着和他握手,说道,“其实我找你的目的,你也能猜到,我们领导吃了你的香瓜,极为赞赏,胃口也好多了。我们领导夫人刚好在场,决定多买一些,你看方便送货不?如果不方便,我亲自去拉也行。”
  
      “呃……我今天来城里办事,暂时不方便回家。如果你们领导急着吃,你可以去青龙镇李家寨,我父母在家,找他们就行……”李青云还没说完,就被胡大海焦急的打断。
  
      “我的好兄弟,这是朱秘书啊,这是帮黄书记买东西啊,你有什么事能比这个重要?快快快,赶紧回家,帮朱秘书拉来一车。”胡大海恨不得掐李青云几下子,这是多好的机会啊,能结识市里的大领导,这么好的机会,自己求都求不来,这家伙居然还推三阻四的说不方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