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仙田

第83章 表妹长大了

    李青云慌忙跑过去,看到瓜田中间,有一大片烂瓜和断掉的瓜秧子,西瓜皮上有动物啃过的痕迹,香瓜上有蹄子踏过的印迹。看到这些,李青云松了一口气,还以为是李豁子等人的报复呢。
  
      小动物嘛,经常会来祸害田里的庄稼,有的是办法对付它们,就是比较费事一些。有金币和铜币在,李青云觉得不是什么问题,只要今天夜里留意一下,说不定就能逮到凶手。
  
      不过这些烂掉的瓜果非常吸引虫子,草木清香非常好闻,导致这一片的虫子有点失控。光靠天空的飞鸟,有点不现实,李青云觉得应该在田里养些鸡,又能吃虫子,又能下蛋,一举数得。
  
      朱秘书有些好奇,问道:“不知是什么野兽糟蹋的,为什么不在地头,反而出现在地中间?”
  
      “地头人多,有什么野兽也不敢公然露面,钻进瓜田中间更安全。你先摘着,我去其它地方查看一下。”李青云说着,命令金币和铜币闻几下野兽留下的气味,然后让它们去寻找祸害瓜田的东西。
  
      虽然没有经过专业的训练,但金币和铜币非常聪明,很快就明白了李青云的意思。顺着垄间空地,一直往山上跑,李青云好奇,心想这东西如果在山上安家,以后的蔬菜和瓜果就麻烦大了。
  
      杨玉奴和蒋勤勤紧跟在后,不过路过蔬菜田的时候,被李青云的母亲叫住了。
  
      “白妮,你咋来了?快到姑这里说说话,先吃几个西红柿,等会给你摘香瓜和西瓜。”陈秀芝非常高兴,很热情的招呼这个漂亮侄女。
  
      白妮是杨玉奴的小名,亲人之间,特别是长辈喊晚辈,叫小名是习惯,也是现实,如果喊大名,反而不伦不类。在有的地方,亲人间喊大名还会产生疏离的感觉,平添误会。
  
      平辈之间,喊什么名字要出于场合和习惯,没有特别要求。正式场合,一般喊大名,私下场合,喊小名喊外号都行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在私下的时候,大多喊表妹的小名白妮,如果在她同事面前,多喊玉奴,在心情好的时候,甚至会喊她的外号“小白”。
  
      “姑,我来找表哥玩。最近工作非常轻松,在家里闲得慌。你知道我爸那人,家里没有活就习惯练拳,还逼着我练,有同事在家里也不行,整天累得全身湿透,难看死了。”杨玉奴本想陪李青云去找祸害瓜田的凶手,不过姑姑喊住自己,就不好走开,于是就跑过去,陪着聊天。
  
      陈秀芝拉着她的手,咋看咋喜欢,也不顾别人在场,亲热的说道:“你生在杨家是好运气,不像姑姑,小时候想学拳,你大爷爷都不教。前天我听福娃说了,你帮他打跑了村上的,干得好,回头姑给你做顿好吃的,补补身体。”
  
      “姑,人家最近在减肥呢,哪敢乱补。”杨玉奴害羞的说了一句,白嫩的面颊红通通的,非常可爱。
  
      陈秀芝眼睛一瞪,以她特有的方式安慰道:“胡说!你练了十多年的拳,身上哪有一丝赘肉?其实是身上看着胖,摸起来软和,抱起来轻盈,要是有哪个男人不开眼让你减肥,姑姑帮你抽他。”
  
      “哎呀,这里好多人,姑姑怎么能说这个?先不说了,我找表哥去,有东西在瓜田里使坏,表哥正让猎狗去抓它们呢。”杨玉奴红着脸,解释了一句,拉着正偷笑的蒋勤勤就跑。
  
      “白妮,白妮……姑姑还没话说完呢,你这孩子,怎么就跑了?”陈秀芝看着已经长成大姑娘的侄女,非常满意,纤细的腰肢下面有一个好生养的大屁股,这在山村里是能养儿子的显著标志,也是大多人家选好媳妇的首要条件。
  
      两家没有血缘关系,只是在关系上走得很近,所以亲上加亲的做法,没有任何不妥。以前陈秀芝还没有这方面的心思,但是这两年发现侄女白妮越来越漂亮,又非常贴儿子,撮合两人的心思越来越明显。
  
      李云聪和猫蛋在拔草,偷偷瞄了一眼跑过的两道窈窕身影,啧嘴道:“真漂亮啊,随便娶哪一个,都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!不过听说白妮一直喜欢福娃哥,咱是没机会下手了,那个城里来的姑娘也不差,咱哥俩努力一下,说不定还有机会呢。”
  
      猫蛋摇头,非常现实的说道:“算了吧,人家那么漂亮的城里姑娘,怎么会看上我们?就算娶过来,也养不起。大头,不是我说你,你别以为在城里读过几年书,就癞蛤蟆想吃天鹅肉,你要是敢接手你爹的手艺,说不定还有机会。”
  
      李云聪怒道:“你这猫蛋真没意思,现实很残酷,咱们幻想一下还不成吗?别提什么捕蛇的手艺,抓抓菜花蛇还行,你让我抓那些毒蛇,要是失手了怎么办?我爹那所谓的蛇药秘方,都是一个样,要是不灵了怎么办?”
  
      “原来你信不过你家的蛇药秘方啊!”猫蛋恍然大悟,叫道,“怪不得你不肯继承你爹的秘方手艺,原来你自己也没信心!”
  
      李云聪瞪了他一眼,郑重的交待道:“这话我也只是对你说说,你可别乱传。被我爹听到了,非打死我不可。不过我爹说了,前段时间进山,他用祖传蛇药秘方治好了两个外国人,人家不但付了工钱,还多给了几百块的奖金。”
  
      猫蛋也算是高薪一族了,说话也有几分底气,撇嘴道:“那算什么钱,我听福娃哥说过,中国的专家是雇主,又找到村长出示了什么文件,才答应进山的。不然,以他们出的那价钱,根本没人愿意进山。请城里的翻译,五百一天人家都没来,最后福娃哥以每天一百的工资进山,还让村里的们羡慕了好多天。不过你爹对工资挺满意的,说比抓蛇赚的多点!”
  
      “屁!”李云聪反驳道,“要不是外地收蛇的商人太黑心,以我爹抓蛇的技术,早就发笔小财了。外地的商人来收蛇,一条三斤多的眼镜王蛇才给五十块,在外面你知道卖什么价?至少要卖三百块。”
  
      “那你爹怎么不去外面卖蛇?”猫蛋问道,“早发财,我也能跟着沾点光。你看看福娃哥发财了,咱们不就沾光了?下水抓一会鱼,就给了三百块的奖金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知道个毛!去外面卖蛇你以为那么简单啊,被人逮住就说你贩卖珍稀野生动物,不但罚钱,还要判刑的。那一年我爹抓了两百多条毒蛇,准备去城里碰碰运气,谁知道刚到市场,还没找到下家,就被人举报,不但罚了钱,没收所有的毒蛇,还关了十五天。出来之后,我爹发誓,再也不去城里卖蛇了!”
  
      “可惜了!说到底,是咱们没有渠道,要是有好渠道,山里值钱的东西多着呢,不至于被人以白菜收去,人家一转手就卖出黄金价。福娃哥的蔬菜能卖出高价,就是因为他有渠道,当然,质量也很重要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这不是废话嘛,如果不是质量好,人家城里的大老板怎会来我们这个偏僻的小镇买蔬菜……”
  
      两人边拔草边聊天,从女人开始,神奇过渡到销售渠道问题,居然谈得有模有样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跟着猎狗爬到山顶,山顶略为平整,有一亩左右,种满了果树。山坡的另一面,斜向北方,由于采光不好,又陡峭,没人愿意种,也没有开垦成梯田。不过种些果树和茶树,问题不大,李青云的父亲不愿意山头荒废,没少在上面种果树,可惜收成不大。
  
      金币和铜币“汪汪”几声,居然想往陡峭的山坡跑,李青云忙叫住了它们,就算祸害瓜田的野兽藏在陡峭的山坡上,现在也不是抓它们的时机。因为山坡陡峭,有些危险,在这种环境里,金币和铜币也不一定抓到它们。而且朱秘书还在瓜田里呢,不能真不把人家当回事,必须返回去作陪。
  
      “等夜里再收拾你们。”李青云放了狠话,叫住两条猎狗,准备返回。
  
      杨玉奴和蒋勤勤刚追到山顶,就见李青云要返回,有些不乐意,摇着他的胳膊说要看狗狗捕捉猎物,山坡陡峭一点有什么关系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不想招惹蒋勤勤,对小表妹可不会太见外,捏着她那吹弹可破的漂亮脸蛋,威胁道:“背阴的山坡毒蛇多,你要是敢偷偷的下去,我会打屁股的!”
  
      杨玉奴大羞,打开他的手,嗔怪道:“你敢!人家都长大了,再像小时候那样,我非告诉姑姑不可。”
  
      蒋勤勤却在一旁笑得直不起腰,起哄道:“李青云,原来你真打过玉奴的屁股啊!哈哈,手感怎么样?是不是很有弹性?你不知道,晚上抱着玉奴睡觉,她身上肉乎乎的,又软又光滑,我要是男人,拼了老命也要睡她一晚,唯一可惜的是,屁股不给我摸,更别说打啦。”
  
      李青云汗颜,不想惹蒋勤勤这个外表温婉的辣妹子,什么睡觉啦,什么手感啦,什么……总之,太不对劲,随着蒋勤勤的胡说八道,自己的眼睛真在表妹身上游走,无论是肥翘的屁股,还是挺拔的胸脯,都标志着小表妹的成熟。突然发现,表妹真的长大了,不再是随意扒衣服过家家的小时候,自己说话、做事不能再像小时候那样随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