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仙田

第84章 选西瓜的方法


  杨玉奴皮肤太白,脸上的红晕不容易消退,等跑到山下瓜田里的时候,漂亮的脸颊还像朝霞一般,配上她那妖娆的年轻身段,显得更加光彩夺目,让人沉醉。
  李青云的观念已经有了转变,开始把杨玉奴当成一个成熟漂亮的女人,而不仅仅是自己的小表妹,幼时过家家的玩伴。
  李青云有意无意的目光,把杨玉奴羞得抬不起头,但心中窃喜,眼角浮现的妩媚风情,怎么也掩饰不住,没少被蒋勤勤打趣。
  瓜田里,朱秘书已经摘了二十多个香瓜,估计没有找到更多的成熟香瓜,开始往西瓜地里跑,希望能挑几个成熟的西瓜。可惜,应该是不会挑选,弯下几次腰,都没敢摘。
  李青云走过去,笑着说道:“朱秘书,成熟的香瓜没有了,咱们可以摘几个西瓜。想知道西瓜熟不熟,非常简单。田里有田里的看法,在路边买瓜也有路边的看法。”
  “噢?这里面有什么说法吗?”朱秘书好奇的问道。
  李青云指着不远处的一个西瓜说道:“你看这个西瓜,个头不大,但是它已经成熟了。不信你看……”
  李青云说着,拿出身上随身带的小刀,在西瓜上切了一个三角口,取出来,就能看到通红的瓜瓤,西瓜特有的清香扑面而出。
  朱秘书感到惊奇,问道:“你是怎么看出来的?教教我,以后也好在领导面前炫耀一番。”
  不光朱秘书好奇,听到动静杨玉奴和蒋勤勤也凑了过来。
  “你们看,在瓜把子连接瓜藤的地方,前后都有须子,只要前后两三个须子全干枯了,这个西瓜肯定熟。若是这样还不确定,可以看一看西瓜的屁股,也就是花蒂收缩处,只要收得小,像针眼一样,就可以百分百确定成熟。”
  “在路边买西瓜的时候,就用第二种判断方法,随便挑个西瓜,看它的花蒂处收缩得小,就知道成熟了。当然,你要是喜欢吃八九分熟的,可以选花蒂收缩处稍大一些的,这样的瓤子稍硬稍脆,但甜味不减。”
  “至于听声音判断成熟度,不太现实。因为不同的西瓜种类,瓜皮厚度不同,产生的声音也不同,不是专业瓜农判断不出来。”
  李青云说着,已把这个切开口的西瓜摘掉,准备等会切给大家吃。这几个人学到了挑西瓜的秘籍,纷纷表示要实验一下,一下子散开,不多时,每人抱着两个大西瓜回来了,让李青云评判一下,看看他们摘的行不行。
  这么简单的测试方法,如果再摘不准,可以去撞墙了。李青云只瞅了一眼,就笑着恭喜他们:“不错,全部都是成熟的西瓜,不会出现白瓤。”
  朱秘书见好就收,觉得地里也没有成熟的香瓜了,就拎着小半袋子香瓜,准备返回市里。
  李青云抢过他手中的编织袋,说道:“吃过西瓜再走吧。咱们到下面的瓜棚里,那里有案板和西瓜刀,在那里切瓜方便些。顺便再给你找一个编织袋,专门装西瓜。”
  朱秘书没干过重活,拎着香瓜有些吃力,只是碍于两个美女在场,不好意思说自己拎不动,见李青云非常有眼色,主动帮自己拎,心中非常欣慰。
  “那好,我正想尝尝你种的西瓜呢。香瓜这么好吃,西瓜肯定也不差。”几人说笑着,走进半山腰的草棚,里面有一个床和一个案子,平时李青云带着两只猎狗在这里看瓜。
  到了瓜棚里,李青云切了西瓜,蒋勤勤和杨玉奴前天已尝过西瓜的味道,此时再吃,仍是兴奋和大呼小叫,像小猪似的,呼噜呼噜,抢着吸食西瓜的瓤子,多汁多液,甘甜可口,特殊的清香化作淡淡的灵气,滋润着食者的身体。
  “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来称赞这种西瓜,只能用最朴实的言语称赞,太好吃了。”朱秘书这么讲究的一个人,也吃得满脸汁液,完全不顾形象。
  “哈哈,朱秘书喜欢就好。”李青云只吃了一牙西瓜,不跟他们抢,自己空间里的西瓜比这好吃数倍,想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吃。
  看着他们吃,李青云也非常有成就感,手中也不闲着,把刚摘的六个大西瓜装进另一个编织袋里。这几个西瓜很重,一个有二十斤左右,六个西瓜装满一个大编织袋。
  天空有点阴,隐隐有点雷声,朱秘书看时间不早了,天气也有点不对劲,忙急着告辞。所谓的告辞,只是让李青云送他,他可不会背着两袋子瓜走到镇上。
  李青云知道他的时间就是领导的时间,客气的挽留几句,就帮他拎下梯田,走到自己的长角号皮卡跟前,轻描淡写的就把两袋子瓜放到了车后斗上。
  杨玉奴和蒋勤勤用纸巾擦着嘴,欢呼雀跃的在后面大喊道:“等等我们,我们也要坐车。”
  道奇公羊长角号皮卡是双门五座车,车厢内的装饰不比专业的越野车差,朱秘书主动坐在副驾驶上,把后排大空间让给两位美女。
  拓宽公路时,石头散布在路面,非常难清理。由于雇用大量的村民帮忙,工程进展很快,现在已拓宽到李家寨南边,第一阶段的拓宽工作,很快就能完成。
  李青云听表妹这么说,很果断的选择来时的老路,过渡口,绕到高洼不平的山路上,又过了一把越野的手瘾。两个女孩子没有什么不适应,兴奋得叽叽喳喳,大乎过瘾,像过山车一样刺激。
  唯一不适应的还是朱秘书,不过比来时强多了,只是微微冒汗,并无头晕呕吐等症状。
  等李青云把朱秘书送到奥迪a8旁边时,蒋勤勤才惊讶的捂住嘴巴,这个见多识广的女孩似乎明白了这个朱秘书是何方神圣。刚才在车上,她可没少取笑朱秘书。
  把两袋子瓜放进奥迪车之后,朱秘书和李青云握手,说了一番感谢的话,还要付他钱,李青云推辞了。不是李青云慷慨大方,而是朱秘书不知道瓜的真正价格,如果塞给李青云三百五百的,还不够一个西瓜钱呢,收它做甚?还不如落个人情呢。
  目送朱秘书离开,李青云上车,送杨玉奴和蒋勤勤去皮毛作坊后面的池塘。路过皮毛作坊的时候,发现大铁门紧锁,外面贴着白色封条。
  除了直接排放的那个乌黑的小池塘,这里三个池塘染污较轻,每个池塘的岸边都有人在捞死鱼。那些捞鱼的人一看到两个女孩出现,顿时满脸焦急的跑过来,询问她们什么时候治理污水。
  蒋勤勤告诉他们,明天或者后天就可以了,只要公司和镇政府签好合同,她们就会动手治理。还没解释完,就听杨玉奴的手机响了,镇长助理打来的电话,让她们有空去吴镇长的办公室一趟,说是环保公司来人了,准备签订污水治理协议。
  李青云本想找机会把空间里的水草放一些在这几个池塘里呢,可是没机会下手,杨玉奴和蒋勤勤就要去镇政府,没办法,只好再寻机会试验空间水草的治污能力。
  把她们两个放到镇政府之后,李青云闲得无聊,突然想起孙大旗夫妻还在爷爷家里,说好去看望他们,一直没去成。
  回到车上,李青云从小空间里取出一些蔬菜,十来个蟠桃,装在方便袋里,当作礼物。想了想,又把储藏的大西瓜取出来两个,空间原产的西瓜灵气足,给老人食用,对身体更好。
  李青云把车停在春秋医馆门口,没有病人,两个老头在药店大堂下象棋,正杀得难解难分,远远的就能听到孙大旗扯着嗓子要求悔棋,说没看清,而爷爷李春秋不屑的冷哼一声,说他堂堂的特种兵总教官居然眼神不好,骗鬼呢。
  两个人不愧是死对头,互不相让,吵得面红耳赤,难解难分,两个老婆婆坐在一旁嗑瓜子喝茶聊天,还时不时的取笑两句,说孙大旗半小时没过去就悔棋三次了,再这么做,这棋就没法下了。
  “哟,这么热闹啊!爷爷、奶奶,这回有人和你们作伴,不会再寂寞了吧?”李青云说笑着,拎着几个方便袋,抱着一个大西瓜下了车。另外一个西瓜太大,实在抱不完了。
  “我的乖孙孙,路上这么难走,你咋开车来的?你借谁的车啊?”李青云的奶奶有些担心的站起来,准备接孙子手中的东西。
  付婆婆也站起来,和蔼的笑道:“有客人来了,你们别下了,争来争去的,让人笑话。”
  李大旗借着话头,跳起来说道:“不来了不来了,和你下棋真没意思,悔几步棋都不同意。哈哈,有好吃的来啦,我最喜欢吃你孙子带的西红柿。”
  “我孙子给我带的东西,你这棋品不好的人不给吃。”李春秋不是小气的人,此时却斤斤计较,看来他和孙大旗的结怨不浅。
  怀里的西瓜太大了,也只有交给爷爷这样的武功高手才放心,百十斤重的大西瓜,太**了。爷爷接过西瓜,方便袋里的蔬菜水果被两位奶奶接去,李青云才返回长角号,取出另一个大西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