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仙田

第90章 祸害西瓜的小野兽

    今天总共捞出九千多斤鱼,虽说平均分,但田牧比较强势,也比较有手段,最后不知怎么回事,他福满楼比别人家多出几百斤,弄得周丽雯火气更大。
  
      不过两天后就可以来拉蔬菜了,而李青云家的蔬菜目前只对蜀香阁供应,想到这一桩事,周丽雯的心情才算好一些。
  
      而田牧背景神秘,涉及多行多业,哪会看不出周丽雯那点小心思。其实他也在自我安慰,因为李青云家种的西瓜和香瓜只对福满楼供应。天价西瓜卖的太火爆了,赚钱赚得手软,吃过的富豪都说比日本的黑皮西瓜强百倍,价格却没有日本黑皮西瓜贵,超级划算。
  
      土豪的世界普通人无法理解,连田牧有时也弄不明白,有些土豪呼朋唤友来他们店消费,一次花费数万,居然只为了品尝每桌一份限量供应的青龙西瓜。
  
      只有余军付了钱之后,闷声闷气的走了,虽然必须仰仗李青云养的淡水鱼,但他觉得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很不爽。
  
      三人当中,也只有他付了一小部分现金。总共有两万元的现金,他本想像上次一样,拉走一千斤活鱼,付给李青云两万块就行了。怎么也想不到,短短几天的时间,一千斤活鱼就变成了三万块。
  
      在商言商,李青云并没顾忌他们的心思,一个愿意买,一个愿意卖,买定离手,没有谁强迫谁。李青云用钞票抽手心,甩得啪啪响,惹得围观的村民极为眼馋。他只抽出一沓子,剩下的一万多交给母亲保管。
  
      顺手抽给李云聪和猫蛋每人三百,余下的几千他装进了自己口袋。明天准备去镇农技站买点莲花种子。如果有合适的鸡苗也会买一些,这些都要用现金,他卡上的钱虽多,但还得去县里银行取,非常不方便。镇上的邮政储蓄所连自动取款机都没有。有带银联标志的银行卡都没用。
  
      陈秀芝不在乎收到多少钱,只喜欢儿子把钱交给自己保管的过程,觉得非常有面子,特别在人多的时候。她对李青云有种宠溺般的信任,觉得儿子抽走那么多钱,肯定有自己的用处。从小到大,根本没为他的事情发过愁……嗯,婚姻的事情除外。
  
      想到这里,她又怨恨起那个从东莞回来的打工妹唐月莲,听说已和陈二狗定了婚,双方正在商讨结婚的日期。哼。见钱眼开的瓜婆娘,说我们家穷?不跟我们家幺儿愿意?我呸!当时确实穷了点,但我们今天卖鱼赚了二十多万啊,差一点就到三十万了!
  
      李青云不知道母亲心中所想,把现金上交之后,跑到水桶边洗了一把脸,然后从车里拿出好烟。散给村里的老少爷们。一些胆大的人,直接询问李青云养鱼的诀窍在哪里,虽然想让大家一起致富,但这事实在说不出口,小空间的秘密他不打算向任何人透露。
  
      只说正在试验阶段,等这种高科技养鱼方法成熟之后,会向全村推广。有人欢呼,有人却不信,不过却拿李青云没有办法,嫉妒羡慕恨都没有。
  
      把烟让给李铁柱时。这个老实巴交的汉子差点没掉眼泪,接过烟说道:“福娃,叔也不是懒汉,也不是笨蛋,怎么就这么没能耐。种出的蔬菜没人要,养的鱼也没人要……你妹子过了暑假就该上大学了,以她的成绩考本科没问题,可是我怕凑不出学费啊。”
  
      李青云拍拍他的肩膀,安慰道:“铁柱叔,你放心好了,到时候真缺钱交学费,给我说一声,多了没有,学费的事情绝不让你发愁。”
  
      李铁柱急道: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是说……你不能教我怎么种出高价蔬菜?养出高价鱼?”
  
      这要求过份了,在青龙镇,有绝活的人很多,都是赖以生存的本事,轻易不外传。李青云还没说什么,旁边的人就忍不住了,纷纷责怪李铁柱老实人也有不老实的时候,人家福娃都说了,现在这种技术还不成熟,而且需要保密,不然会连累他在农科院的朋友。都这样了,你还不懂事,非要学习这种技术,不是诚心为难福娃吗?
  
      连李青云的父母都急眼了,冲过来说道:“铁柱兄弟,你这么说过分了呀!我们幺儿从来都没拒绝过村里人,只是说现在处于实验摸索阶段,不能公开,公开会承担法律责任。都这样说了,你还挤兑福娃?”
  
      李铁柱憋红了脸,汗珠子都涌出来了,结结巴巴的说道:“我、我还没说完呢……如果不能教我技术,能不能把我家种的蔬菜收走?或者用新技术改良一下?池塘里的鱼也一样!”
  
      这事绝不能答应,李青云立即拒绝,如果答应了李铁柱,全村的人都会来求他,这岂不乱了套?空间泉水怎么够?怎么向别人解释这么神奇的手段?
  
      “铁柱叔,你的心思我能理解。不过,这种事情我也办不到,毕竟你家的白菜和萝卜已经长成,再过一二十天就能全部采摘,用什么手段也改良不了呀。”
  
      “……”李铁柱也知道自己心急说错了话,可是一想起地里的蔬菜,还有女儿的学费,他就无法镇定,忙活大半年,不但没赚钱,还赔了种子钱和肥料钱,一斤几分钱,一万斤才几百块,这点收入能干什么啊?
  
      李青云扫过这片翠绿的山坡,心中突然一动,开口说道:“铁柱叔,我听说你这几年种地都不赚钱?怎么没想着把地承包出去?”
  
      李铁柱叹息道:“咱们村好几座荒山都没人开垦,谁有钱没处使,承包别人家的土地啊。再说这是梯田,就算有人承包也只承包上好的水田种稻子。蔬菜价格波动太厉害,今年赚了明年赔了的,太不稳定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不急,等明天我再找你详聊。”现在人多,李青云就算对这个山坡有意思,也不会公开宣传,等事情落实之后,再说不迟。别的山坡荒地虽然不少,但没有这座山坡灵秀,而且四周有水,断断续续的环绕,像腰带一样。
  
      李铁柱虽然忠厚老实,却也听出那么一点意思,他诧异的点点头,转身走了。不走不行啊,快被同村的人骂得直不起腰了。这就是山村传统规矩的约束力,只要某人越线了,所有人都会说你不对,不会昧着良心颠倒黑白。
  
      夜里仍是李青云守夜,父母年纪大了,李青云不放心他们。夜里下着蒙蒙细雨,外面一片漆黑,只有草棚里有细微的灯光传出,猎狗趴在门口,警觉的竖起了耳朵,左看右看,好像发现了什么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正想着用什么代价承包李铁柱的梯田,这属于私人交易,在所有权不变的前提下,村里允许民众转租,只要到村委会开个证明,双方各按一个手印了事。
  
      汪汪汪汪!金币和铜币突然大叫几声,朝山坡上面跑去,好像发现了什么东西。李青云的视力极好,也看不清黑暗中的东西,只好拿起矿灯,追赶它们。
  
      另一只手已从小空间取出锯短七连发,以防有凶猛的野兽出现。在村边极少有凶猛的野兽出现,但不排除例外情况,有些发晕的野兽闯进来了,你能拿它们怎么样?所以不带武器心中不安。
  
      汪汪!汪汪……山顶传来金币和铜币激烈的打斗声,同时传出野兽的怪嚎,“嗷嗷”两声,好像野猪的声音,不过却比普通野猪的声音更加尖锐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心中一紧,打了一个寒颤,要是有野猪出现,那就麻烦了。金币和铜币虽然厉害,但年龄还小,不一定干得过野猪。
  
      想到这里,他撒丫子就跑,以最快的速度,冲上山顶。手中紧握锯短七连发,稍有异常,他就会开枪,不管这枪的威力对野猪伤害有多少。在路上,踢到一个烂西瓜,肯定是山顶的野兽糟蹋的。
  
      惨嚎在继续,不过却没有看到野猪,在矿灯的照射下,李青云看清了战斗情况。金币和铜币压着一只奇怪的野兽咬,那只野兽有二十多斤,外表像小型的野猪,长嘴獠牙,四肢短小,脑袋上有几条白色的竖纹,身上的毛呈灰色,而尾巴上的颜色全白。
  
      “这是什么怪物?”李青云没见过这种野兽,不知道是什么东西,不过见金币和铜币把它牢牢的控制住,这才放心。
  
      金币咬住了它的脖子,鲜血已经涌出,而铜币咬住它肚皮上的软肉,同样凶狠不松,无论这只小野兽怎么挣扎,嗅到鲜血味道的猎狗就是不松口。
  
      那野兽见到李青云出现,挣扎得更加厉害,力气很大,竟然被它挣扎着站起来,歪歪扭扭的想往背阴山坡下面的果林里钻。
  
      由于不知道是不是重点保护动物,李青云没有开枪,从小空间里取出一根棒球棍,对着小怪兽的脑袋就是一下子。
  
      “嗷”的一嗓子,那野兽惨嚎一声,翻了翻白眼,一伸腿,彻底晕倒了。金币和铜币觉得它没有威胁了,才小心翼翼的松开嘴,守在一旁戒备着,随时都能再次攻击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用棒球棍捅了捅昏晕的小怪兽,发现它真的昏倒了,这才把它收进小空间,只是使用的灵力过大,把它身下的一块大石头也收进了小空间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的灵体瞬间进入小空间,准备用绳索把小怪兽捆住,可是他却惊讶的发现,同时收进来的大石头不见了,而很久没有变化的地面弧度突地加速扭曲,竟然瞬间形成一个半球形,让地表面积增加许多,本来很挤的植物立即宽松不少。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起点(qidian.com)投推荐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手机用户请到m.qidian.com阅读。)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