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仙田

第91章 猪獾

    李青云极为兴奋,以为找到了空间升级的方法,忙用同样的方法把脚下的石头收进小空间,却失望的发现,空间几乎没有变化。
  
      他抬头看天,见太阳石如亘古太阳一般,不灭不熄,一直存在。脚下的土地变成了弧面半球形,除了土地,仍看不到土地之外的东西。
  
      按照空间的变化,这片土地应该会变成小星球的模样,只是变化时快时慢,又找不到合适的升级方法,偶尔加速一下,却又莫名的失去效用。
  
      带着困惑和遗憾,李青云几乎一夜没睡着,天亮后,揉着暗藏血丝的眼睛,把空间里捕捉的小怪兽揪了出来。此时,不知名的小怪兽已经苏醒,瞪着凶恶的小眼睛,不停的嚎叫。四脚被绑,再嚎叫再挣扎也没用。
  
      它身上的伤口居然康复了许多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小空间灵气的原因。它一出来,就被两只猎狗盯上,金币和铜币对它可不客气,目光更加凶厉,龇牙咧嘴的,发出呜呜的警告声。
  
      二十多斤的小野兽,李青云很轻松的就把它拎下梯田,到了池塘边。一夜之间,池塘里的水又涨了一些,好像地底下的泉眼往上冒水,水质很清,甚至能看到一些漏网之鱼的身影。
  
      刚好遇到下地除草的李铁柱,他顿时叫道:“咦?这不是猪獾吗?好多年没见过了,你从哪捉的?如果去掉腥臊,味道不比野猪差。”
  
      正在工地厨房里忙活的李大厨听到说话声,拎着菜刀就跑出来,看到捆得像粽子一样的小野兽,顿时大笑:“哈哈。我听有人说到猪獾,没想到还真看到了。这东西可不好捉,贼精贼精的,逼急了还抓人咬人,用土锅红烧。多放辣椒花椒,味道绝了。我好多年没吃过了,想起来就馋!”
  
      李青云恍然,似乎想起老人们说过的一种小动物,笑道:“我还以为是什么重点保护动物呢,原来是猪獾。没听说好吃啊,记得爷爷曾说过,这家伙的油是臭的,进山的时候根本懒得理它,就算不小心打到也不吃。”
  
      李大厨一听,顿时抢过猪獾。兴奋的说道:“那是你们不会处理,我们那时候,没东西吃,那年冬天差点饿死,也是命不该绝,居然从洞里揪出一只冬眠的猪獾,后来我动手做出一锅子獾子炖肉。那味道,做梦都梦见好几回。这只猪獾交给我处理,中午你来尝尝我的手艺……”
  
      李青云暗暗啧舌,或许李大厨吃的不是猪獾,而是一种忆苦思甜的情怀。反正自己也没时间处理,交给李大厨省事。
  
      李大厨提着挣扎不止的猪獾去里面忙活了,李铁柱见四周没人,突然问道:“福娃,你昨天的意思,是不是想承包我这片梯田?这几年种菜也种怕了。一年赚一年赔,等于瞎忙活。你给的价要是合适,我就给你种了。我家以后只种水田。”
  
      李青云点点头,说道:“这个山坡只有我们两家种,后面的背阴山坡太陡峭。种不了庄稼,就算种上果树茶树也不好采摘。不过我喜欢这个地方,想把整个山坡统一规划,建成我喜欢的模样。所以要承包,我就会长期承包,承包费用,绝不让你吃亏,会按周边水田的行情价给你算。”
  
      一听这价,李铁柱顿时急道:“什么?给我按水田的价格算?那一亩岂不得两三百块?不行不行,这你太吃亏了!咱们这个山坡可不算良田,和大块水田差远了。我这一片梯田零零总总有三四十亩,你一年给我一万多,比我种菜还赚钱,你又怎么赚钱?”
  
      “呵呵,等以后你就会发现,一亩地三百元的承包价是多少廉价。等有时间,我写个土地承包协议,咱们到村委会办手续。还有,这个承包价格是活的,以后每年只会提价,绝不会掉价。”
  
      “……”李铁柱千恩万谢的走了,又是感激,又是忐忑不安,生怕村里人骂他占李青云的便宜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认为这只是一种交易,两人都没有吃亏,各取所需而已。
  
      村里的荒山承包价极为低廉,就算承包一个类似面积的山坡,一年的价格也不过几千块,不过那些山坡一直荒着,没人愿意承包。自己家分的田地都种不完,谁有空去承包荒山?光是开垦费用就是一大笔花销。
  
      有主的梯田,承包价也不贵,很多年轻人外出打工,留下老人在家种田。可是老人的精力有限,也没能力种太多田地,想承包出去,却苦于找不到下家。
  
      所以李青云一提出要承包李铁柱的梯田,给的价格又高于普通价,李铁柱一点犹豫就没有,兴奋的答应下来。唯一的忐忑,是怕村里人骂他黑心,收的承包费太高。
  
      建筑工人陆续起床上工,父母也来到工地上照看,李青云想去镇上医馆里学拳,给父母打声招呼,就开车离开。
  
      这回走的是大路,除了一些石头,基本上畅通了,离镇上集市比较近的一段路,正在山崖的一方安装护栏。等这段路拓宽工程全部结束时,护栏也会装完。
  
      孙大旗早就在院子里等他,额头有汗,好像已练完自己的拳术。李青云对他所谓“绝学”不感兴趣,老老实实的喊了一声孙爷爷,就继续跟他学习擒拿术。
  
      今天仍是没教李青云拆招,把三十六式大擒拿教给李青云之后,说是让他勤加练习,练到做梦都能使出标准的擒拿招式时,再陪李青云拆招、对练。
  
      爷爷李春秋装作路过,冷哼一声,不屑的说道:“懒!都说拳术是打出来的本事,没听说能练出来本事。”
  
      孙大旗是炮仗脾气,一点就着,叫跳起来反击道:“我教徒弟管你什么事?有本事你也教一个出来?这么好的苗子被你浪费了二十多年,你还有脸说?我呸!”
  
      一提起这茬,李春秋就没底气。嘀咕了一句什么师命不可违之类的,就灰溜溜的离开了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可不想听这俩老头吵架,两位奶奶倒是出奇的和睦,在这里混了一顿早饭之后,忙寻个借口离开了。
  
      把长角号停到农技站门口。进去问老板有没有莲花种子,老板拿出三包种子,说本地常见有三种,根据花色分,叫大红莲、白莲、粉莲。不过种子种出的莲花会有一定的比例变异,他可不保证莲藕的产量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只想在别墅前的池塘里种点莲花看着玩。哪管莲藕的产量问题,三种莲子各要一包,付了钱就走。
  
      却见皮卡车旁边围着几个人,李豁子躲在车后面,对一个青年嘀咕着什么,虽然离得很远。李青云依然能听到他们的谈话。
  
      “洪哥,这就是李青云的车,听说值几十万呢。我跟你说,他家现在可有钱了,卖菜卖鱼赚大了,趁这车还没上牌照,咱们讹他几百块钱花花!”李豁子目光闪烁的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讹他几百块?李豁子你这是恶心我是吧?老子出手。不讹他几千块,我洪标以后怎么在镇上混?”那满脸痞气的青年给李豁子一巴掌,摆起了身份。
  
      “是是,还是洪哥英明,快看,李青云出来了。”李豁子紧张的一缩脖子,想要躲到车后面。
  
      “瞧你这点出息,怕个鸟!看我的!”洪标恨铁不成钢的骂了一句,从车后面走了出来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听到他们的窃窃私语,知道没好事。也不想在街上和他们起冲突,免得耽误了正事。听奶奶说,石桥边有一家专门卖小鸡的,每次孵化的小鸡不多,但质量特别好。很少有病瘟情况出现。
  
      可是这帮人盯上他了,想躲却不容易,所以走过去之前,他打开手机的录音功能,以防不测。
  
      “你就是李家寨的李青云?”洪标带着几个混子,笑眯眯的拦住了李青云。
  
      “怎么了,有事?”知道他们没安好心,李青云非常戒备,语气也好不到哪里。
  
      “没啥,最近手紧,想跟你借俩钱花。也不要多,万儿八千的就行了。”洪标搓了搓手指,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。
  
      “跟你又不熟,凭什么借你钱?别说八千,八毛都没有。你们再纠缠下去,我报警啦!”李青云摆出一副很生气,同时也有些慌张的模样。
  
      洪标变了脸色,开始来狠的,威胁道:“嗬,小子挺硬气啊!你也不在这镇上打听打听,我洪标想要借钱,哪个敢不借?少啰嗦,赶紧掏钱,不然我们兄弟几个可就不客气了!”
  
      “你们这是勒索,这是抢劫!是谁告诉你我有钱的?是不是李豁子?是他让你们来抢我钱?”李青云装作很激动,语序混乱的叫嚷道。
  
      “叫什么叫,给我们洪哥老实点!快点拿钱!”几个小混子喝斥李青云几句,同时动手,推搡他几下子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顿时夸张的叫起来:“别打,别动手啊,有话好商量!你让李豁子出来给我做个保证,要是拿了这笔钱,他就别再毁坏我家的庄稼和鱼塘了。他要是这么保证,我就给你们钱!”
  
      李豁子躲在车后面,听得心惊肉跳,直觉上不对劲,这不像李青云的风格啊,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说话了。而且,自己什么时候毁坏他们家的东西了?这是污蔑啊!
  
      洪标哪里想太多,一见李青云怕挨打,顿时乐了,为了尽快拿到钱,当即喊道:“李豁子,你快出来作个保证!只要这小子给我们拿一万块钱,你就别毁坏他家的东西了!”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起点(qidian.com)投推荐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手机用户请到m.qidian.com阅读。)
  
      PS:各位父老乡亲们,仙田上架了,速求几张保底月票,有月票的恩主们,请给点支持啊!今天努力多写点,全部发上来……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