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仙田

第93章 清理池塘捉泥鳅

    回家之后,李青云该干嘛干嘛,根本没把朱秘书的电话当回事。既然没通知当地政府,也没通知村委会,只给自己打电话,肯定是以私人身份游玩,没必要兴师动众的,甚至连父母都没告知。
  
  
  
      像平时一样,回瓜棚睡觉,夜里进入小空间,练习孙大旗教的擒拿术。累了洗个空间泉水澡,洗涤灵魂,增加灵体的力量。渴了让灵体返回肉身,取一杯干净的空间泉水,细细品尝灵气充溢的滋味。
  
  
  
      外面一天等于空间里的十天,一夜的时间至少也顶平日的四五天,如果精力旺盛,可以做很多事情。练完拳,觉得无聊,就把三棵望仙茶剪些枝条,一一插在水潭周围,然后浇上空间泉水,一夜的时间就能看到它们成活,长出新枝条。
  
  
  
      昨天插的铁皮石斛已经成活,生命力旺盛,翠绿如翡翠,今天插茶树也不会有问题,因为在空间里种的任何植物,还没有枯死过。昨天才泡的莲子也发了芽,李青云在空间水潭里种了十几棵,剩余的部分没有动,准备清理完外面的池塘再说。
  
  
  
      早晨,李青云醒来,先是打了一套擒拿套路,当是活动筋骨。然后取了鱼叉,准备清理池塘里的漏网黑鱼。
  
  
  
      昨晚回来时,李大厨给他留了一份猪獾肉,味道确实不错。不过放的香料太多了,反而吃不出猪獾本身的味道。李青云嚷嚷着不如黑鱼好吃,说明天用鱼叉扎几条上来,让李大厨做鱼吃。
  
  
  
      这不,他一顿饭没吃完,李大厨的儿子李小厨就鱼叉给他拿来了。这是最简单的三股鱼叉,叉尖带有倒刺,只要扎中,鱼就难以逃脱。
  
  
  
      李青云家里也有鱼叉,不过是五股叉,看上去有点笨,攻击范围稍大,一扎就是五个窟窿。对付黑鱼这种细身条的家伙,关键看准头和力量,五股叉反而有些碍事。
  
  
  
      李青云带着猎狗,围着池塘围了大半圈,也没看到黑鱼。或许躲在淤泥中,就算李青云眼神再好,也无法穿透淤泥。正急得想扎几只青蛙呢,却见旭日东升,一抹通红的阳光照进池塘。
  
  
  
      突然,一团乌黑的枯草动了一下,从里面吐出几个水泡,一个黑褐色的脑袋像蛇一样,缓缓探出来,游出水草的掩护,硕大的身体彻底暴露。好家伙,居然有两尺多长,不比前天捉上来的几条小。
  
  
  
      李青云大喜,激动的握紧鱼叉,另一只手抓紧尾绳,精神力集中,锁定黑鱼的身体,像投标枪一样,嗖的一声,呈现一股破风声。
  
  
  
      薄薄的水面顿时一阵激烈翻腾,泥水上涌,这一片水都变得浑浊不清,不过在泥水中透出几丝鲜红,鲜红不断的扩大,挣扎也越来越激烈。可是这根鱼叉没入水里一半,插得极深,这条极为凶猛的黑鱼居然挣扎不掉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哈哈,被我神叉太保李青云盯上,你还有逃命的机会吗?”李青云极为自恋的怪笑一声,拉动叉杆上的尾绳,把那条仍在挣扎的黑鱼拉了上来。
  
  
  
      两条小狗兴奋的汪汪直叫,好像在为他喝彩。当然,也有可能是想吃,没看它们急得直舔舌头嘛,口水哗哗滴往下淌。
  
  
  
      用鱼叉挑着这条黑鱼,觉得这鱼得有三四斤,这么大的黑鱼,已经极少见。当然,在一些大水库里,身长一米多的黑鱼体重能达到十斤左右。
  
  
  
      李小厨正蹲在河边刷牙,本想清洗完再去看李青云扎鱼呢,没想到一个牙还没刷完,他就扎上来一条大黑鱼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福娃哥,你真行!一次就得手了。”除了崇拜,也没有别的话可说。其实生活在青龙镇的孩子都有自己的绝活,李小厨也会扎鱼,只是成功率不高,动手十次能有三四次得手,就是不错的运气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嘿嘿,马马虎虎吧。”李青云谦虚的笑着,并把鱼叉从黑鱼身上拔掉,以他现在的身体协调性和控制力,百发百中也没有多大压力。
  
  
  
      等李青云扎上来第二条大黑鱼时,猫蛋揉着眼睛过来了,对李青云扎鱼的能耐,早就习以为常,嘟哝道:“福娃哥,算了吧,咱们把水抽干,然后扒开淤泥,把所有的漏网之鱼全部逮上来!你一条一条的扎,那得扎到什么时候?能扎死大的,小的黑鱼藏在泥底,你怎么扎?”
  
  
  
      这些道理李青云都明白,只不过他想过一过扎鱼的瘾。小黑鱼简直像泥鳅一样,怎么抓都抓不尽,更何况还有无数的黑鱼卵藏在河底的任何一个地方,每过一段时间,就会孵化出一批新黑鱼,简直杀不尽,捞不绝。
  
  
  
      少量的黑鱼,能增加一片水域中其它鱼类的活力,有掠食者的存在,能清理掉其它病弱的小鱼,让整片水域的生态保持在一个合理健康的范围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吃完早饭再抽水吧!现在……”李青云说着,居然发现一条漏网的大草鱼,这家伙的背也是黑黝黝的,不过一动就露馅了,一叉扎上来,竟然有十多斤。
  
  
  
      猫蛋怪叫一声:“昨天我们用网过了十多遍,这样还有大草鱼漏网,太没天理了!”
  
  
  
      李青云安慰道:“是水留得太多了,当时的水还到腰呢,今天抽干它,放点消毒粉,彻底清理干净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“放什么消毒粉,用生石灰就行了,省钱。”猫蛋很节约的,知道怎样为李青云省钱。
  
  
  
      李青云想了一下,点点头,说道:“好吧,效果差不多的,用哪样都行。用生石灰就是得多等七八天,等石灰中的毒性消失之后,才能放鱼苗。不过也差不多,毕竟自然蓄水也得一段时间。当然,用生石灰粉也有好处,一些杂鱼苗和水虫全部被杀死,就连黑鱼苗也逃脱不了。只有泥鳅的生命力强,简直是杀不死的小强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饭后,李云聪也来了,帮忙抽水。这一回要翻淤泥,所以把水彻底抽干了。水抽干之后,李青云找来几个铁锹,开始并排翻淤泥,找到藏在里面的泥鳅和黑鱼。而野生黄鳝也不少,不过它们大多藏在岸边的淤泥里,有隐蔽的洞穴,可以透气。
  
  
  
      论憋气能力,泥鳅和黑鱼能撇黄鳝几条街,养殖黄鳝的时候,都要在水池里加水草。普通水草不是喂黄鳝的,而是让它们休息的,身子趴在水草上面,露着头,在上面呼吸氧气。若是没有水草或者其它东西托浮身体,下场极惨,不是累死就是淹死。
  
  
  
      李小厨中午没事,也下到淤泥中帮忙。李青云的父母早就准备好大水桶,泥鳅放在一个桶里,黄鳝放在一个桶里,黑鱼和其它杂鱼放在一个桶里,甚至还能找到几个小老鳖。
  
  
  
      泥鳅的数量出乎众人的意料,还没翻一半就捉到了两水桶。李青云让父母挑选,大的考虑卖掉或者吃掉,小的放到黄鳝池里,和黄鳝混养。
  
  
  
      黄鳝和泥鳅可以混养,当地人都知道。李承文只了几斤最老的大泥鳅,其它全部倒进了黄鳝池,用他的话来说,反正现在也不缺钱,吃又吃腻了,不如全放进去,让大的生小的,小的长大再生小的。
  
  
  
      好吧,这个逻辑很强大,也是当地“懒养”的一惯思想,李青云有空间泉水,可以弥补各种问题。
  
  
  
      那挑出的大泥鳅,几乎全身发黄,一个个都有筷子长,力道很大,在水桶里扭动,想跳出去。你还别说,那四五十厘米高的铁桶,居然挡不住它们,没过半小时,就有十多只大泥鳅跳出来。没办法,赶紧找到石头,压在上面,这才制止住泥鳅大逃亡。
  
  
  
      李青云和他的小伙伴们正忙得挥汗如雨,却听母亲陈秀芝在岸上喊道:“幺儿,你的手机响了,名字是‘朱秘书’!”
  
  
  
      李青云一咧嘴,骂了一句粗话,一忙就忘了这事,朱秘书的那个领导和领导夫人要来村里钓鱼,那不是普通人,想拒绝都没底气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妈,你先帮我接一下,说我在河里捉泥鳅呢。他们要是过来,让他们直接来,等下我上岸后,会给他回过去。”李青云说着,给伙伴们重新分配一下区域,清理这个池塘,得并排挖淤泥,不然会有大量的泥鳅逃掉。
  
  
  
      李青云还没走上岸呢,就看到了朱秘书开的奥迪a8出现在池塘西面的大路上。今天算他们运气好,山路拓宽工程已经完毕,路上石头也全部清理干净,目前正在修公路防护栏。所以,他们的轿车才能顺畅的通过。
  
  
  
      母亲陈秀芝拿着电话,给李青云转述道:“朱秘书说他们已经到了……”
  
  
  
      “不用说了,我已经看到了。喏,大路上的黑色轿车就是他们。”李青云一身泥,忙找个水池冲洗干净。
  
  
  
      领导夫人也来了,这身打扮不像话,只穿了一个裤衩,全身是泥,绝对不能上去打招呼。只好装作看不到,冲洗一下,忙抱着衣服去临时厨房里穿上。
  
  
  
      市里的黄副书记挺年轻的,四十来岁,模样俊朗,身材挺高,只是身体非常消瘦,总有点病殃殃的感觉。而他的夫人更显得年轻漂亮,衣着款式朴素,但面料绝对高档,看上去非常有气质,挽着黄副书记的胳膊,显得十分恩爱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哈哈,小李在捉泥鳅啊,我们过来打扰你了。走,带我到池塘边看看,要不是身体不好,我也想下去捉几条泥鳅下酒呢。你不知道,我小时候家里穷,能吃上一顿泥鳅,简直是恩赐!现在看到别人捉泥鳅就手痒。”黄副书记很健谈,一见面,几句话就打消了李青云的顾虑。R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