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仙田

第95章 四处惹事的老头

一秒记住【爱去小说网.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  
  可惜,李青云盼望的武斗没有发生,两只闲得牙根痒痒的猎狗也没能展现护主神功,黄书记和夫人一出来,洪副镇长居然吓得一哆嗦,差点腿软。
  
  洪副镇长这种人,最擅于钻营,不但知道每个县、市领导的模样,连省领导的模样都记得清清楚楚。黄书记的模样很好认,因为曾被无聊之人评选为全市最帅的官员。
  
  黄书记很生气,居然有人打扰自己喝酒,简直不可原谅,自己都三个多月没喝酒了啊。今天喝到这么美味的陈年佳酿,谁不让自己喝就跟他急。
  
  “发生了什么事?为什么拿着刀棍来民众家里闹事?小朱,给县公安局打电话,让他们派人来查查。”黄书记发起火来,官威十足。
  
  “别打电话,这是误会,这是误会,我们这就走!李青云,咱们的事情一笔勾销,你跟黄书记解释一下。”洪副镇长绝对是吓傻了,智商急降几个档次,不说认得黄书记还好,一说认得,那肯定是体制内的人。
  
  “嗯?居然认得我?”黄书记有些意外,用疑惑的目光看向李青云。
  
  李青云忙解释道:“这是青龙镇的副镇长洪贵诚,他侄子伙同村里的地痞流氓抢我的钱,报警之后,被抓个正着。估计洪贵诚知道侄子要判刑,所以才来我家里闹事。”
  
  “青龙镇的副镇长?怎么跟流氓地痞一样?拿着刀棍来民众家闹事?”黄书记的脸色更加不好看,对身边正要打电话的秘书说道。“小朱,先把这事记下来,等回去好好让人查查。”
  
  由于洪副镇长来的快,走的也快,基本上没影响众人的胃口。不过李青云的父母第一次听说儿子被人打劫,担心得不行,听李青云解释一遍,这才安心,原来只是勒索,并没有受伤和挨打。当然。在自动取款机前。强行取款,绝对是抢劫。
  
  村里人有看热闹的人,此时才听说李青云把洪副镇长的侄子送进监狱了,村里的痞子李豁子也被抓了。简直大快人心。不少人家居然放起了鞭炮。放鞭炮有点夸张。估计是吃过李豁子亏的人,没处说理,此时听说李豁子要判刑十多年。高兴得过火了。
  
  饭后带他们去钓鱼,村里人凑过来问东问西,确认李豁子被关了,一个个顿时兴奋起来,称赞李青云厉害,说他比派出所所长都行,刚回村没多久,就把为害一方的痞子流氓送进了监狱。
  
  李青云笑着回应,说自己也是受害者,差点被抢劫,是县里的警察厉害,把李豁子、洪标等人抓住了,证据确凿,这才判刑。村里人可不管这些,仍是称赞他厉害。不过这也离真相不远,确实是李青云挖了一个坑,让李豁子、洪标等人跳下去的。
  
  选了一个好地方,李青云陪他们钓了一下午的鱼,父母那边有两个小伙伴做帮手,运来生石灰粉,均匀里撒在池塘里就行了。
  
  临走之时,李青云觉得黄书记帮了自己一个大忙,所以才给他们摘了一袋子香瓜,装了一小桶老泥鳅,两条黑鱼。人家带的礼物也很值钱,自己不能太抠门。双方都很满意,算是皆大欢喜。
  
  本来没事了,正要把黄书记一行人送上车。可是李青云的爷爷奶奶、孙大旗夫妇,四位老人散步,居然散到了鱼塘边。
  
  李青云也没想给他们介绍,毕竟不是一个世界的人。本想把黄书记一行人送上车之后,再给四位老人打招呼。
  
  可是孙大旗嘴贱,指着消瘦虚弱的黄书记,对李春秋叫嚣道:“李老二,你不是能耐吗?今天我也考考你,你能把那个酒色掏空身体的家伙治好吗?你要是能把这个病入膏肓的家伙治好,我就服你!”
  
  李春秋怒斥道:“孙大旗,你说话积点口德,虽然你也能看穿病人虚实,但在大庭广众的情况下,你让人家怎么接受得了?再说了,我什么说自己有能耐了?医者父母心,成与不成,都会尽力,哪有显摆之说?”
  
  两个老头在那吵起来,可把黄书记气坏了,可他碍于身份,不好撕破脸皮,可黄夫人却没有这些顾忌,顿时怒道:“你们两个怎么说话的?谁酒色掏空了身体?我家老黄是工作累的,想当年抗洪抢险时,那是七天七夜没睡觉!你们知道吗?要不是看你们一把年纪,真和你们没完!”
  
  孙大旗不知自己说话有多招人厌,仍以世外高人的模样吆喝道:“别讳疾忌医,你知道这位是谁吗?他是名满川蜀的神医李春秋。有病赶紧找他治,治得早,说不定还有治愈希望。不然,不凭他现在的底子,三天两头往医院跑,吃饭饭不香,困倦睡不着,房事事不举,有心实无力……”
  
  “你胡说!”黄夫人气得粉面通红,可是却暗暗惊讶,因为丈夫的病情被这讨厌的老头全说对了。
  
  “是不是胡说你心里清楚。”孙大旗一副欠扁的模样,医武同道,他的功夫修炼到一定程度,虽然不会治病,却能看出病人的情况,一看一个准。
  
  李春秋满脸无奈,不想让孙大旗再吆喝,忙走上前去,对李青云说道:“福娃,这是你的朋友?如果是,就到我的医馆里看看,如果不是,就让他们赶快回去吧,别和孙老头一般见识,他脑子不好使。”
  
  “爷爷,你这是什么意思?难道我朋友病的很严重吗?”李青云赶紧用一句话点明大家的关系,不想让冲突再加剧。
  
  “呵呵,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,你先问问朋友再说。”李春秋知道有些病人好面子,也不点破,只是看向黄书记。
  
  黄书记被说得心中发虚,确实句句刺到他心里。想要承认自己确实有那些症状,但实在太丢脸,什么有心无力,房事不举……那个黑瘦老头坏透了,简直可以拉出去枪毙掉。
  
  可是黄夫人却给他使了个眼色,两人一起钻进车里,然后对朱秘书说了几句什么。秘书正尴尬的要死呢,不知该听还是不该听,可是却收到领导的指示,说是想去李青云爷爷的医馆里看看。
  
  李青云不但感觉牙疼。马上连蛋都跟着疼了。这都是什么事啊。几个老人出来散步,也能散出事。不过李青云不好埋怨孙大旗多事,毕竟他算自己半个师父。付婆婆却没让孙大旗好过,揪住老头的耳朵。正在教训他不会说话呢。
  
  没办法。李青云只好告诉朱秘书医馆的地址。让他们先去医馆等着。自己开车送几位老人回镇上,只是前后脚的事,不会让他们久等。
  
  朱秘书点点头。上车之后,很快就开走了。李青云把自己的皮卡开过来,让四位老人上车,在车上,李青云告诉了黄书记的身份。
  
  李春秋点点头,没有什么表示。孙大旗更是淡定,一点也不觉得自己刚才说的话过分。只有李青云的奶奶惊讶了一番,却是追问李青云,怎么和黄书记交上了朋友,身份差距太大,别被人利用了。
  
  好嘛,这四位老人都是活宝,也不知真的见多识广,还是怎么回事,根本没把本市的市委副书记放在眼里。相比之下,反倒是自己大惊小怪,跟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一样。
  
  赶到医馆的时候,三个人正毕恭毕敬的站在医馆门口,一脸期待,不复刚才尴尬发火的状态。
  
  “李医生,您回来啦。您真的能治好我先生的病吗?”黄夫人居然使用了敬语,这是极少见的。
  
  “放心,四十多岁,阳气未衰,还能调回来,等我号号脉,才能确定需要多久。”李春秋很淡然,如果不是孙大旗挑事,他绝不会主动求着给人看病,这是他的规矩。
  
  黄书记夫妇跟着李春秋进去,李青云不想凑热闹,而朱秘书好像早就得到指示,不用跟进去。
  
  先是一阵沉默,朱秘书犹豫半天才问道:“你爷爷真是名医?不会……不会那个骗人吧?你先别怪我多疑,因为黄书记这人……不知道被骗多少回了,每次听说有治愈的希望,领导夫人不管花费多大的代价,都会跑去一试。结果现在仍是经常进医院……”
  
  “虽然我知道我爷爷很有能耐,但我也不敢保证一定以能治好黄书记。算了,我也进去看看吧,不然实在不放心。”耽搁好一会,该说的估计都说了,也不用担心黄书记的**被人听到。
  
  果然,进去的时候,李春秋正在给黄书记施针,嘴中还在念叨着什么。
  
  “你这身体阴阳混乱,内外失调,已经不能再药了,现在不管吃什么药,全部停掉。前七天你只给你施针,看情况再用药。每天晚上这时候来一次,不可中断。”说话之间,已在黄书记身上扎满了针。
  
  黄夫人在一旁紧张的说道:“已经这么严重了吗?可老黄心脏不好,脑血管也有问题,真能停药吗?一停药,不会出问题吗?”
  
  “想在我这里治,就听我的。”在治疗这方面,李春秋还是比较霸道的,不容别人怀疑自己的诊治手段。
  
  黄夫人此时不再凶悍,反而有些低三下四,唯唯诺诺:“好吧,那一周需要多少钱,我先付你钱吧……”
  
  李春秋施完针,不耐烦的摆摆手:“治好病再给钱也不迟!以后我施针的时候,别在我面前说话。唉,身体这么虚,才扎上几分钟,就全身冒汗!再坚持五分钟,不然起不到调理效果。福娃,去给黄先生倒杯水!”
  
  黄书记全身是针,不敢说话,只能乖乖的点头,他心里已经有几分相信李春秋的医术,因为他从头到尾,从来没提诊金多少,自己的夫人主动提出,反而遭到训斥,这种行为,确实有名医风范。
  
  李青云应了一声,去隔壁房间的饮水机倒水。本想倒普通的纯净水,可是一想到黄书记虚弱不堪的身体,怕爷爷治疗不力,反而得罪了满怀希望的黄夫人。索性一咬牙,给他倒了一杯空间泉水,要能治好,算是从此结交一个权贵,如果是治不好,那也没有办法了,珍贵的空间泉水不可能再给他服用。
  
  倒好水,端给黄书记,全身是针,倒也不影响他喝水。黄书记也是渴了,一口气喝完,咕噜咕噜,一滴都不剩,只觉得今天这水非常好喝,喝进腹中,有一股奇怪的感觉,好像润滑油一样,把这破烂不堪的身体滋润一遍,许多不通透的疼堵之处,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。
  
  一时间,涌出的汗水充满酸臭味,汗水颜色也变成了灰黄色。李春秋看到,微微皱眉,疑惑的扫了李青云一眼,然后握住了黄书记的手腕,再次给他号脉。
  
  只号了几十秒,李春秋就松开了手,开始给他拔针,说道:“情况比我预想的还好,说不定不用吃药,针灸一星期就能全愈。拔完针,去后面冲个澡,回家好好睡一觉,明天告诉我身体反应。”
  
  “就这样,就能治好?”黄夫人一百个不相信,瞪大了眼睛。
  
  而黄书记却感觉身体好奇的好,好像消失多年的力气一下子恢复了,拔完针就站起来,挥动几下胳膊,好像全身有使不完的力气,也顾不得身上的异味,欣喜的喊道:“神医,真的是神医啊,感觉一下子年轻十岁,全身非常轻松,胸口也不堵了,小腹也不疼了!”
  
  李春秋却叹息一声,说道:“好了,今天先到这里吧。福娃,带你朋友去后面冲个澡。明天有空,到我这里来一趟,我有话问你。”
  
  李青云直咧嘴,难不成爷爷看出水的秘密了?不过小空间的存在太玄幻,正常人想都想不到,到时候随便编个理由,希望能糊弄过去吧。
  
  黄书记冲完澡出来,正式拜谢李春秋,对李青云的语气也亲热不少。等出门的时候,他主动说出自己的名字,又给了私人联系方式,说李青云是他的幸运星,还说等病好的那一天,再正式拜谢李青云一家子。
  
  李青云目送他们的奥迪a8离开,耸耸肩,无奈的想道,或许忙碌一天,唯一的收获就是得到了黄书记的私人号码,哦,还知道他的名字叫黄明义,翻翻本市报纸就能找到的名字。
  
  开车回家的路上,看到一名三十多岁的男子背着一大堆行李,后面跟着一名模样可爱的四五岁女孩,极为疲惫的走在山路上。
  
  小女孩李青云不熟悉,非常面生,可那男子却是他的堂兄,夫妻二人一直在南方打工,怎么这个时节回来了?还一个人带着孩子返乡?(未完待续。。)
  
  ps:下一章明天晚上8--9间更新,几章在一起连更,以后会尽力固定在这个时间,请大家关注转告一下。手机用户请浏览w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