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仙田

第102章 海东青抓猴子

  
      走下梯田,看到李大厨和李小厨正蹲在池塘边发傻,两个嘴里还含着牙膏沫子,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池塘水面上的莲花。
  
      尼玛,昨天落黑前,水面还是空无一物,一觉醒来,居然布满青翠的莲叶,靠近岸边的位置,还有一层厚厚的绿色水草,看那水草鲜嫩的模样,简直可以炒菜吃。
  
      至于偶尔浮出水面的像黄鳝一样的鳗鱼,他们根本无视,可能把鳗鱼当成了黄鳝。
  
  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怎么一夜之间,池塘布满了莲叶?福娃,是你种的吗?”李大厨见到李青云,才算回过神,又惊又疑的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是啊,刚清理池塘的时候,我就说过,要在池塘里种满莲花。种了好多天了,也该长出来了,有什么大惊小怪的?”李青云表面镇定,心中却暗暗惊奇,一夜之间居然长出这么多嫩莲叶,空间泉水简直太妖孽了。
  
      “明明昨天晚上还没有,一夜之间怎么全冒出来了?真邪门!难不成,这莲花种子也是从农科院弄出来的?”李小厨抹去嘴角的牙膏沫子,自动脑补,帮李青云找好了借口。
  
      “真聪明,不过要保密啊,不能让别人知道,不然我那朋友会出事的。”李青云神秘兮兮的交待道。
  
      这爷俩胸脯拍的砰砰响,向他保证道:“你就放心吧,我们的嘴巴比铁锅还结实呢。”
  
      李青云冲他们比了一个大拇指,优哉游哉的带着两只猎狗往家走。要陪孙大旗夫妇进山,带一个大背包就行了,里面的东西不多,主要的野外用具全在小空间里,不过该装的样子绝对要装。
  
      吃过母亲做的早饭,给他们说清楚要陪两位老人进山,探访仙女庙遗址。李青云的父母知道孙大旗夫妇的事,也曾去看望过,知道儿子陪他们进山,走猎户村那条路,比较安全,倒也没有什么担心的。
  
      至于城里三家饭店进货的事,只要看好称,记得好数量,让拉货的负责人签字即可,李青云回来时,可根据拉货时间查货款,核对账目。
  
      把登山背包放在车座上面,带上两只猎狗,很快就到达春秋医馆。下车之前,把海东青从小空间里放出来,交待它几句,把它放在肩膀上。然后吸取教训,从小空间里取出一块软皮子,包在左臂上,系上带子,就成了一个站鹰的护臂。
  
      吹声口哨,在海东青不解的眼神中,把它放到了缠有皮革的手臂上。这下子海东青明白了,叫了几声,还抬起自己的爪子看了看,似乎在说,自己的爪子不尖啊,为什么要垫层东西?
  
      金币和铜币,汪汪两声,催促李青云快点下车,好家伙,下车之后,两只猎狗找到一棵大树,抬起一只后腿,撒了一大泡尿,趴在地上嗅了几口,得意洋洋的返回李青云身边,似乎在说,自己的领地又扩大了,从瓜棚小山坡,扩展到青龙镇集市上了。
  
      一下车,就见孙大旗从医馆冲出来,焦躁的喊道:“你咋这么慢?要不是等你,我们已经开始登山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要不是陪你们进山,我还在睡大觉呢,别不识好歹,晓得不?”李青云觉得这老头不能给他好脸色,不然他从来不知道麻烦别人是什么。
  
      孙大旗恶人先告状,嚷嚷道:“哼!你这小娃娃,不知天高地厚,不知尊老爱幼,刚从我这里学走了一套军中擒拿格斗术,就翻脸不认人?对我摆起了脸色?”
  
      “从来都是你摆脸色,谁敢给你摆脸色?”李青云笑道,“和我爷爷打赌输了吧?一个星期就把黄书记治愈了,你是不是羞愧得没面子呆下去了,就迫不及待的进山?多呆一会就是煎熬?”
  
      “你、你这小娃娃懂个屁!我这是无聊急的!整天呆在这个破医馆,有什么好的?走走走,坐你的车走,把车停到山脚下,刚好我们能省一段路。昭文,快点上车啊,咱们又不是不回来了,和李老二这个混球有什么好说的。”孙大旗拎着一个大背包,心急火燎的跳上车,趴在窗户往里吆喝。
  
      付婆婆的精神好多了,腿脚也格外的利索,不复当初走路都需要人扶的情况。她主要是向李青云的奶奶告别,李春秋跟在旁边,倒没说几句话。
  
      “就急死你这个老猴子了!你再嚷嚷,我不跟你一起进山了,让福娃一个人陪我就行了。”付婆婆生气了,脸一耷拉,孙大旗瞬间就老实了,话都不敢多说一个,低眉顺目的坐在位置上,等老婆上车。
  
      仙女庙那位置,腿脚好的话,一天就能跑一个来回。不过现在天色有些晚,付婆婆腿脚刚好,不能劳累,必须歇着走。反正带的有锅有帐篷,走到哪吃到哪,走到哪住到哪,不用担心渴着饿着冻着。
  
      见车里有点挤,李青云放飞了海东青,让它跟着自己。至于能不能听懂,就看它的能耐了。海东青“咻”的一声,飞上蓝天,在医馆上空盘旋,没有离开,好像真听懂了李青云的命令。
  
      李春秋又交待李青云几句进山的注意事项之后,这才摆手道别。李青云发动皮卡,缓缓往十字路口走,从十字路口往西,过了仙带河的大石桥,往正西走三四里山路,就能到达进山的入口。
  
      不过刚到十字路口,就看到一个漂亮的女子朝李青云挥手,长衣长裤,一双红色的高腰布鞋,衣服非常朴素,斜挎一个小皮包。黑发披肩,皮肤雪白,明眸皓齿,没有化妆,素面朝天,只是有一些婴儿肥,漂亮的面颊处微微嘟起,靓丽中多出几分可爱气息。
  
      “表哥,你这是去哪儿呀?”杨玉奴正准备去污水池塘查看初期的治理效果,没想到一抬头就看到了李青云,顿时兴奋得欢呼跳跃,生怕表哥看不到自己。
  
      她也不想想自己多大了,这么跳起来,胸前一对山峰颤颤巍巍,极度活跃,惹得周围的男子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嘎吱一脚刹车,停在表妹身边,笑道:“陪付婆婆进山看看,而且我听说黄金蟒也在这条路线的第一个小山头丢失的,说不定能找到几条黄金蟒,发笔小财。你这是干嘛?”
  
      “我……我没事啊,闲得无聊,就想到集市上逛逛。我也好久没进山了,带我一起去好不好?”杨玉奴仰着头,大眼睛的睫毛很长,黑瞳如镜,照得李青云心中发慌。
  
      “好吧,反正最远只到仙女庙,也没什么危险,就带你进山玩玩。不过一去一回,至少需要两天,不影响你工作吧?”李青云受不住表妹的乞求目光,心一软就答应了。
  
      “不耽误,这几天刚好没事!”杨玉奴眼睛也不眨一下,脱口而出。
  
      身后的座位上传来一声冷哼,这是孙大旗表示不满的声音。李青云装作听不到,把副驾驶位的两只猎狗抱到车后斗里,给表妹腾位。
  
      杨玉奴开心的上了车,先给付婆婆和孙大旗打声招呼,然后拿出手机,偷偷的给蒋勤勤发条短信,说自己今天有事,先不过去了,如果有什么急事,再联系自己。
  
      这边的山路很宽,不过地面很不平,普通车辆难以通过,幸好李青云这辆长角号越野性能非常好。一路上,遇到不少城里来的游客,拿着照相机,四处拍照。
  
      “哎呀,我忘了带照相机,手机的拍照功能很差,不然就有很多美丽的风景图可以在朋友圈炫耀啦。”杨玉奴看到别人拍照,才想起自己什么都没带。
  
      “没事,我背包里有,从土豪胡大海那里顺来的。”李青云安慰道,“我上次进山就拍过不少照片了,这次把机会让给你。”
  
      “谢谢表哥,我会帮你多拍几张的。”杨玉奴甜甜的道谢,把手机一关,准备给自己放两天假,什么工作也别想烦到自己。当然,前提是她知道镇上的工作不会出什么大问题,公司把这里的任务交给她们两个,可以适当的偷懒。
  
      长角号很快就到达山脚下的张桥村,又名猎户村,村中居民全部姓张。村头有一条从仙带河分出的支流,把半个村子环绕,在上面修了一座桥,进村的人都要路过这座桥。
  
      把车停在一户院子宽敞的人家,给主人家扔了一包好烟,就把长角号寄存在这里,都是乡里乡亲的,主人家收了礼物,会尽心帮你看好车辆。
  
      路边的野花非常多,这时节,蝶舞蜂飞,凉风习习,几人说说笑笑,和普通的游客没有区别。登山的人不止他们四个,拿着悬赏告示来的游客多是为了寻找黄金蟒,看来不仅山里人为那二十万心动,连城里人也动心了。
  
      杨玉奴拿着单反相机,像一只游戏花丛中的小精灵,不时给蝴蝶照几张特写,给蜜蜂几张快拍,玩到尽兴处,还让普通游客帮自己和李青云照合影。
  
      上到半山腰里,竟然有几只猴子守在一颗桃树上,冲游人龇牙咧嘴,如果有人学它们的表情,猴子就摘几个半生不熟的桃子往下扔,砸那些靠近的游客。有几个游客居然用石块反击,砸树上的猴子。
  
      杨玉奴看得生气,上前制止游客的野蛮行为,那游客是个男人,见杨玉奴漂亮,不好意思和她一般见识,悻悻的解释了一句,说是猴子先攻击自己的,然后才反击的。
  
      幸好那男子没有胡搅蛮缠的欺负杨玉奴,不然他会痛苦得满地找牙。无论是杨玉奴,还是李青云,再或者是孙大旗,哪一个人都能打十多名普通男子,甚至更多,和他们闹别扭,纯属想不开。
  
      地上垃圾有点多,因为没有成立旅游管理处,肯定没人清扫。这才接待多少游客呀,已经把环境污染了,把李青云看得直皱眉头。
  
      “或许不该过早的招揽游客,建立一个旅游管理公司之后,把整个青龙镇的旅游资源统一规划,至少要做好清洁工作,不要还没开发,就把整个自然环境毁掉。”
  
      李青云顺手接住一只猴子扔来的桃子,有点红,咬了一口,味道居然不错,于是冲那猴子喊道:“再来一个!再来一个!”
  
      那只小猴子“吱吱”两声,也不知是愤怒还是觉得好玩,摘了一个青涩桃子,再次砸向李青云。
  
      可是天空突然传来一声海东青的尖锐叫声,“咻”的一声,一头雪白的巨鸟,从苍穹间俯冲下来,像箭一样,笔直的射向那只攻击李青云的猴子。
  
      那只猴子听到如裂金石的海东青尖啸,吓得居然僵住了,眼睁睁的看着一道白光拂而,自己的身体就飞了起来,瞬间就到了白云间。
  
      这时候,猴子才感觉到头皮疼得钻心,它吱吱两声,想要用爪子挠头皮,却碰到两根钢筋一样的爪子,深深刺破它的头皮,鲜血已经溢出。
  
      海东青捕猎的速度太快了,从听到声音,到它抓住猴子的脑袋,只是一眨眼的功夫。李青云想要制止海东青的时候,它已经抓住猎物,扶摇直上,瞬间就拔高了几百米,似乎一下子就到了云间。
  
      “啊……这是山雕吗,怎么这么厉害,居然抓走一只小猕猴!”
  
      “不对呀,没有全身雪白的山雕吗?难不成是老鹰?”
  
      “你们全是笨蛋,连海东青都不认识吗?天哪,我居然看到一只巨大的玉爪海东青,要是捉到就发财了,比一百只黄金蟒都值钱……不过,正常的海东青能把猕猴抓上天吗?”
  
      附近的游客尖叫起来,也不知是惊叹海东青的神骏,还是为小猕猴的命运揪心。
  
      这些叫声都是同时喊出来的,杨玉奴连拍几张照片,把海东青从天空俯冲而下,到扶摇直上的动作,全部拍摄下来。然后才回过神,大喊道:“哎呀,猕猴是二级保护动物啊,这些坏鸟怎么这么凶?表哥,快想办法把小猕猴救下来。”
  
      不用她说,李青云已经吹起了尖锐的口哨,没办法,海东青飞得太高,想要大声喊它,根本听不到,只能把手指弯起,放进嘴里,用力一吹,就能发出尖锐的哨声,能传到极远的地方。
  
      “这只二货还挺护主,见到猴子砸我,就想把它干掉。忠心可嘉,但是……做事不要这么极端好不好?我整天拿巴掌抽你,教你以和为贵,居然听不明白?”李青云吹着口哨,心中却在暗骂海东青。
  
      但是,李青云的口哨刚刚吹响,却传来众人惊讶的叫声,却见天空的小白点把爪子下的猎物抛了下来,准备把它摔死。RS
  
  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