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仙田

第104章 猴头菇下斗毒蛇

    李青云心想,是谁这么凶残,把猴子脑袋割掉按进了树干?不过似乎有点不对,因为只见猴子脑袋,却不见猴子身体,难不成自己离得太远,猴子身体被树枝挡住了?
  
  
  
      虽然惊惧,但好奇心大过一切,仗着小空间有摄取能力,遇到危险,大不了把“危险”摄进小空间。在小空间,他的灵体就是神,可以控制里面所有的东西,就算打斗起来,也不会吃亏。
  
  
  
      他心中这么想着,缓缓前进,目光紧盯着那只猴子脑袋,用手中的鲜树枝,慢慢拨开灌木枝叶,再往前两步,就能碰到那只猴子脑袋了。
  
  
  
      就在这时,突见铜币猛然蹿到李青云前面,对着他脚下的空地狠狠按了一下子,然后飞快的跳出一米多远。金币狂叫几声,脖子上的毛发竖立,大声警示李青云脚下有危险。
  
  
  
      早在铜币扑去的时候,李青云就感觉到了危险,同时往后跳。只听脚下传来“嘶”的一声,一条全身土黄色带有褐色大斑点的毒蛇,已张开大嘴,扑到了李青云刚才所站之处,只是它的眼睛和嘴角有一处爪痕,是铜币刚刚抓出来的。
  
  
  
      这是一条成年烙铁头,身长将近一米,极为强壮,本身就有极强的攻击性,此时又受了伤,正处以疯狂的边缘,高高昂起三角脑袋,目光怨毒的盯着李青云,时而轻转脑袋,戒备两只猎狗。
  
  
  
      刚才太危险了,如果普通人被这只成年烙铁头咬伤,注入大量毒液之后,就算有蛇药也来不及施救。而李青云就算用空间灵泉辅助施救,也会遭受极其痛苦的放血疗毒的过程。
  
  
  
      李青云后退一步,想和烙铁头拉开距离,可是暴怒的毒蛇已经没有理智,居然再次疯狂的朝李青云扑去。
  
  
  
      李青云怒了,本想放出海东青和这条毒蛇周旋,此时却被他缠得连脱身的机会都没有,手中的树枝“唰”的一声,就抽在它的脑袋上。啪的一声,这只一米长的烙铁头在地上翻滚几圈,居然又立起脑袋,不过立得不稳,显然被抽晕了。
  
  
  
      金币早就蓄势待发,这么好的机会,它不会放过。蓦然发力,一下子蹿到烙铁头的上方,两只前爪子同时下按,呈半交叉状,死死的按住了它的脑袋。
  
  
  
      一瞬间,李青云就看到烙铁头的脑袋一片血肉模糊,居然被金币用极大的力气按成了血泥。但是,就算这样,烙铁头毒蛇也没有立即死去,硕大的蛇身不停的挣扎,想要缠住金币的脑袋。
  
  
  
      可是铜币在一旁不干了,嘴巴咬住烙铁头的尾巴,死命的往后拉。一米多长的毒蛇,被它拉得笔直,再怎么挣扎,也回天乏术。
  
  
  
      李青云还是不放心,放出海东青,让捕蛇专家来解决份内的事务。让两只猎狗和毒蛇斗,没有专业优势,李青云不放心。
  
  
  
      果然,还是二秃子有办法,冲过去抓住仍然翻滚挣扎的毒蛇,长嘴巴一啄,就取出了完整的蛇胆,兴奋的一伸脖子,吞进腹中,拍拍翅膀,在李青云头顶飞了一圈,想要返回小空间。
  
  
  
      李青云没把它收回去,谁知道哪里还隐藏着毒蛇,自己还是小心点为妙。这次终于扒开了灌木枝叶,看到了这只恐怖猴头的真面目。没有什么猴身子,只有一个雪白的猴子脑袋,从树干里面长出来。
  
  
  
      看到这里,从小在山里长大的李青云哪里还会不明白,自己发现了稀有的野生猴头菇,因为外观太像猴子的后脑勺,产生了视觉混乱。
  
  
  
      猴头菇,又叫猴头菌,只因外形酷似猴头而得名。猴蘑,猴头,猴菇,是中国传统的名贵菜肴,肉嫩、味香、鲜美可口。四大传统名菜为猴头、熊掌、海参、鱼翅,猴头正是其中之一。素有“山珍猴头、海味鱼翅”之称。
  
  
  
      李青云记得这种珍稀蘑菇的介绍,书上说,这种齿菌科的菌类,菌伞表面长有毛茸状肉刺,长约两三厘米,它的子实体圆而厚,新鲜时白色,干后由浅黄至浅褐色,基部狭窄或略有短柄,上部膨大,直径三至十厘米左右,口感细腻,有素中荤之称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付婆婆好运气,猴头菇药用效果也很好,对脾胃虚弱、消化不良有奇效。”李青云小心翼翼的把这一枚珍稀野生猴头菇采下来,用鲜树枝挑起地上的无胆的毒蛇,快速朝林外跑。至于干柴,再回来一趟就是了。
  
  
  
      孙大旗刚把两只野兔和一只野鸡处理干净,回来之后,没看到李青云,正想着说什么话教训那小子。不过要说的话还没想出来,就看到李青云挑着一条一米来长的毒蛇,拿着几根形状合适的鲜枝条返回,更让他惊奇的是,胳膊肘里还抱着一个猴子脑袋似的蘑菇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野生猴头菇?连这种东西你都能找到,真怀疑你是不是这里的山神,太妖孽了。”孙大旗惊愕的叫了一声,教训李青云的话再也说不出来。
  
  
  
      李青云不接受他的赞美,继续板着脸,给他安排事务:“孙老头,饭可以乱吃,话却不可以乱说。什么山神不山神的,可别真冲撞了这里的真山神。喏,把这条毒蛇处理一下,扒皮去内脏,清洗干净,切段下锅的活全交给我了,我不放心你的手艺。顺便把这个猴头菇清洗干净,对脾胃虚弱的人大有好处,你可得当心。噢,还有这几棵香菜,都要用的,咱们今天煮猴头龙凤汤,全靠这点香菜增色呢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“哼,光指挥我干这干那的,你自己的事情还没干好吧?让你捡的干柴呢?没有柴火,我全洗好了又有什么用?”孙大旗可不是示弱的人,找到李青云唯一没办到的事情说事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谁说我没找到干柴,只是手里拿不完,怕弄坏了猴头菇。你等我一分钟,我去林子里把木柴取回来。”李青云说完,也不理目瞪口呆的孙大旗,转眼冲进树林,又飞快的跑出来,只不过回来的时候,背后多了一捆干柴。
  
  
  
      孙大旗这回没话说了,指着李青云,半天没找到合适的词语说他,没办法,憋红了脸,回头对自己的老婆说道:“昭文啊,就这样的小子你居然想让我收他为弟子?当初幸好没听你的,不然我这辈子非被他气死不可!”
  
  
  
      付婆婆却笑着说道:“我觉得福娃挺好的,心眼好人又能耐,只是你这个老头子横竖看谁都不顺眼。既然你不给人家好脸色看,他又为什么给你好脸色?别以为你传他两手功夫,他就是你徒弟了。你没有一个师父样,就别怪人家福娃没尽徒弟的本分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孙大旗这回没招了,不带对杨玉奴诉苦的,气得一跺脚,跑到小溪边处理毒蛇去了。这日子没法过了,想找个人骂一顿都找不到了。打又不能打,真他(娘)的憋屈。
  
  
  
      杨玉奴刚把手中的桃子吃完,崇拜的说道:“表哥最棒了。今天的午餐,几乎全是表哥弄出来的。”得,这一句话,把孙大旗仅有的一点小功劳也抹杀了。
  
  
  
      就在这时,几人看到从山下走来一名年轻的小道士,一身青色道袍,挽有道髻,眉清目秀,身材颀长,外观只有十八九岁。背后居然背着一个巨大的竹篓,里面装满米面蔬菜鱼肉等物,背这么多东西,他脸上居然没出一滴汗。
  
  
  
      他就这么平静的一步一步的往上走,丝毫没留意山顶游客对他的惊讶目光。一些年轻的女孩,已经捂着嘴巴,防止自己发出的尖叫声打扰到这位清秀的神秘小道士。
  
  
  
      小道士步伐很稳,走过李青云身边,目不斜视,丝毫不被外面的人和事影响。这时候,孙大旗拿着猴头菇和剥皮洗净的毒蛇回来了,嘴里嘟哝着什么,破坏了神秘静谧的气氛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格老子的,这毒蛇真邪门,脑袋都碎成这样了,居然还能张嘴,差点被他咬中。为吃这顿龙凤汤,老子差点连命都搭上。哼,要是李青云那货做的不好吃,我再找他算账,让他尝尝老子的厉害……咦,你们怎么这么安静?怎么不说话?”李大旗把想骂的话都骂完了,才发现整个山顶静得诡异。
  
  
  
      孙大旗说完,发现除了李青云瞪了他一眼之外,还是没人说话,大家的眼睛都盯着神秘的小道士看。
  
  
  
      他顿时大笑道:“我以为怎么着了呢,原来来了一个小道士啊。不就是力气大了些嘛,背一篓子食物有什么好稀奇的?年轻的时候,我一个人背一头牛都能爬到望仙峰找老牛鼻子喝茶。那情形若是让你们看到,还不吓死啊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小道士听到孙大旗的话,突然停了下来,转头看到了小老头的精瘦身影,眼中露出深深的戒备。那感觉,就像在山中看到老虎一样,小道士的气息瞬间紊乱,额头汗水不停的涌出,就像水洗的一样。
  
  
  
      满身的力气好像瞬间抽空,背上的东西重如千斤,小道士腿一软,一人多高的竹篓子先着地,他也坐到了地上,大口大口的喘气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这位老人家,您上过望仙峰的悟道观?”小道士眼睛依然紧盯着孙大旗,表情满是惊奇和意外。R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