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仙田

第106章 何首乌

    小道士一头雾水,不明所以然的说道:“我的师兄弟都是‘清’字辈的,我们这一支派,从没听说有‘明’字辈的人,更不可能是我的师弟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“可惜,有清风,有明月,岂不就有镇元大仙?果然,神话里都是骗人的,当不得真。我们这里只有清风啊……”李青云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,却把几个看过西游记的人笑得肚子疼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哈哈,你这小滑头,什么玩笑都开,也不怕人家小道士生气。哟,快看看锅,是不是该放猴头菇了?”付婆婆笑得眼泪都出来了,煮汤的火突然大了点,有点往外溢汤汁。
  
  
  
      李青云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,把切片的猴头菇放了进去,同时用筷子捞出姜块和葱段。这些料子的味道已经熬出,放在汤里已经没用,只会影响汤的观感。
  
  
  
      等几人把两只烤兔子和一摞子烧饼吃光之后,恰好龙凤汤煮好,猴头菇混合着鸡、蛇的特有香味,飘出老远,同在山顶吃午餐的游客馋得直想过来讨口汤喝,不过看到锅不大,而李青云这些人又多,就没好意思过来。
  
  
  
      一只野鸡一条蛇,加上汤,他们五人勉强一人分得一碗。孙大旗抿了一小口,脸上露出一丝陶醉之色,想再喝一口时,却突地呸了一声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呸,什么破汤啊,简直浪费了这块野生猴头菇,一点不合我胃口。昭文,这碗汤也给你喝了。”孙大旗说完,就把这碗汤放在了付婆婆身边。
  
  
  
      李青云瞪了他一眼,没有搭理这老头,想秀恩爱就秀呗,非要踩自己几脚才安逸。这汤要是不好喝,这世上还有好喝的汤吗?
  
  
  
      付婆婆又好气又好笑的说道:“好喝就是好喝,用得着为了多给我喝几口汤,就打击孩子们的积极性吗?晚上要是没东西吃,才找你这老头子算账呢。汤我喝了,肉全给你!”
  
  
  
      “哼,我用得着说谎嘛,不好喝就是不好喝,肉还凑合,我就将就着吃吧。”孙大旗硬着头皮,把自己的意见坚持到底。
  
  
  
      杨玉奴揉了揉肚子,满足的喊道:“真好吃呀,已经九成饱了,要是哪位吃不下去,我可以代劳哦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“……”李青云苦着脸说道,“喂喂喂,你不是想打我这半碗的主意吧?汤已经喝完了,肉全给你吧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“谢谢表哥!”杨玉奴有些羞赧的应了一声,居然真接过去,把最后半碗肉塞进肚子。
  
  
  
      李青云惊愕的盯着她那平坦的小肚子,吃了这么多,居然没有一丝涨鼓,真厉害啊。
  
  
  
      小道士清风也没有吃饱,不过他很含蓄,没有说出来。李青云暗暗啧舌,觉得这些练武的人都是大胃王,自己只不过比他们多吃了一个兔子后腿、多吃了四个烧饼,怎么就饱了呢?真奇怪啊!
  
  
  
      收拾完锅具,几人结伴上路。下山的路更难走,不过没有七拐八拐的岔道,到山下的时候居然还没黑。
  
  
  
      到这里的游客多是为了捕捉黄金蟒而来,都带着捕蛇工具,偶尔遇见毒蛇,也会捕捉,装进袋子里。一条毒蛇在外面卖一两百,稍大一些的卖三四百的也有。这些人没有空手,一个个兴致很高。
  
  
  
      付婆婆的腿脚不好,走到这里,已经很累,坐在一块青石上捶腿,说走不动了。杨玉奴忙着拍照,李青云到哪她就到哪,体力极好,从来没喊过累。
  
  
  
      小道士清风背着一篓子食材,对几人说道:“诸位,我先行一步了,今天午夜定能到达无名道观,师父、师兄们还等着我买的东西下锅呢。孙老前辈,若有时间,请一定到我们道观一坐,我师父知道你去,肯定会高兴的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孙大旗点点头,一副前辈高人的模样,淡淡说道:“放心,若是方便,我一定会去你们道观看一看,和小印子聊一聊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清风刚离开没多久,李青云和孙大旗正商量着在哪里扎营,就听山谷林子里传来一伙人的兴奋喊叫道:“我抓到一只黄金蟒,哈哈,悬赏贴示上说的没错,果然是在这里跑丢的。大家快找找,说不定其它蟒蛇也在附近呢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李青云听到这些人的兴奋叫喊声,看到几人抓着一条三米多的黄金蟒跑出来,黄金蟒性情温驯,不会轻易的攻击人,但是听到这些人的叫嚷,挣扎得厉害,这几个人居然有点抓不住它,不时发出刺耳的惊叫声,这些叫喊声惹得黄金蟒更加焦躁不安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真的有黄金蟒啊!”杨玉奴好奇的跑过来,看到一条金色的大蟒蛇在几个人手里挣扎,看得惊心动魄,那几个人居然控制不住它,居然被它挣脱,外观不太大的脑袋张开嘴巴,居然也能吞下婴儿脑袋大小的物品。
  
  
  
      幸好一人机灵,拿出来一个厚厚的布袋子,把挣扎不止的黄金蟒装进了袋子里,才让蟒蛇消停一会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真可惜,居然是条小黄金蟒,赏金最多三万。咱们要是抓到那条五米多的黄金蟒就好了,那条悬赏了二十万呢。”刚把这条小蟒蛇降服,这几人又得陇望蜀,想要捕捉更大的黄金蟒。
  
  
  
      附近共有三伙寻黄金蟒的团队,每一伙有六七人,全是年轻男子,由于有人发现并捕捉了一条黄金蟒,激发了所有人的热情。也不管阴暗的林子里是不是有旱蚂蟥,低矮的灌木丛里是不是有毒蜂,齐腿的草丛里是不是有毒蛇……满山遍野,撒网式的寻找。
  
  
  
      可是山峰与山峰之间的峡谷很长,地势也极复杂,有石头、有溪流、有树林、有灌木、有草藤……想要在这里寻找数天前失踪的黄金蟒,只能看运气。
  
  
  
      金币和铜币守在帐篷附近,没有乱跑,李青云找个没人的地方,把海东青从小空间里唤出来,给它比划一下黄金蟒的样子,让它去寻找。
  
  
  
      二秃子一头雾水,实在不明白李青云想要找什么,还以为是让自己捕蛇,不多时,爪子里抓了两条竹叶青回来了,一大一小,加起来有两三斤重,蛇胆已被它吃掉。
  
  
  
      李青云拎着两条蛇尸,对二秃子的智商表示堪忧,把蛇放到营地之后,恰巧大风刮来一张寻找黄金蟒的宣传纸。  李青云给海东青指了指黄金蟒的图片样子,让它再去寻找。
  
  
  
      海东青满脸困惑,似乎在思考,自己怎么没见过这种东西,看样子个头不小,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抓得动。
  
  
  
      带着困惑,海东青再次飞上云端,在两个山峰间盘旋,飞了好久,也没见它有发现猎物的表现。
  
  
  
      表妹杨玉奴拿着相机跑来,说让自己给她拍照。李青云只好暂时不管海东青,让它慢慢寻找,给表妹拍照才是正事。
  
  
  
      女孩子总是会拍姿势,一颦一笑,魅力尽现,把女人迷人的风采全部展现在镜头里。表妹很白,在阳光下有种刺眼的感觉,李青云有时会想,小时候扒光她衣服的那会,她有今天这么白吗?
  
  
  
      可惜,时间过去太久,怎么想也想不起当时的情景了,李青云有些遗憾。
  
  
  
      离营地有些远,这里的溪流已经没有多少水,踩着细碎的石头,几乎不湿鞋。杨玉奴蹲在一块石头上,抓起身后的一株草藤,放在胸前,摆了一个细嗅草香的造型。
  
  
  
      李青云快速按下快门,连拍两张,正要让表妹换个地方拍照,却突地感觉那株草藤有点面熟,圆尖叶子,猛一看,有点像空心菜的叶子,但空心菜绝长不这么高,根梗也不会这么细,仔细观察,发现它的根部有点像小树,已脱离草藤的状态。
  
  
  
      一种名贵中药的名字,浮上心头:“小白,你快看这株草藤,像不像何首乌?”
  
  
  
      “何首乌?哪这么容易见到野生的。我怎么看着像牵牛花?”杨玉奴指了指叶子说道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真是小白一只,牵牛花的叶子有这么尖吗?你让让,我扒开土看看,根部要是有地瓜似的果实,就能确定是首乌了。”李青云说着,已找了根树枝,小心的掘开这株植物根部的泥土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讨厌啦,你才是小白呢,叫得跟宠物的名字一样。”杨玉奴对中药根本不关心,反倒纠结李青云叫了她的外号。
  
  
  
      李青云扒了一小会,果然看到根部有几块地瓜一样的东西,这是何首乌的根,是全株药草的精华部分。每年八月份左右,藤上会开白花,花落后,也会结果实,结果期为九月份左右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哈哈,果然是何首乌,年岁不小,根部很大,你看看藤根的树枝状木化部分,是不是有小孩手臂粗?这说明它没有百年,至少也有七八十年。扒掉,扒掉,这株何首乌肯定比黄金蟒值钱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李青云确定它是何首乌之后,满是兴奋,一心想着把它移植进小空间。
  
  
  
      杨玉奴却平静的说道:“表哥,你现在把它挖出来,怎么带上仙女庙和无名道观?不怕放坏了吗?”
  
  
  
      “呃……”李青云很想说自己有小空间,不过这也只能想想,如果不想被表妹当成神经病,就绝对不能这么干,于是说道,“先挖掉装背包里,大不了缠上保鲜膜拿在手里,这么贵重稀有的野生何首乌,我可不放心把它放在这里。这里有三伙捕捉黄金蟒的人,他们正四处乱逛呢,说不定什么时候就逛到这里来了,必须先下手为强。”R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