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仙田

第114章 下山回镇

  
      清风无奈的看着李青云,又安慰的拍着清纯的背,说道:“他是骗你的,锅里的甜汤没有动过的痕迹,淀粉形成的浓稠芡汁非常均匀完整,不可能是吐出来的。”
  
      清风不说还好,说完之后,清纯连早晨的饭都吐了出来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很无辜面对着众人的责怪目光,解释道:“只是一句玩笑,哪知道他这么当真。算了算了,都是我的错。”
  
      说着,他跑的远一些,因为清纯吐出来的东西实在难闻。
  
      表妹杨玉奴也跟着他,一边跑一边说道:“人家小道士不就是怪了你一句嘛,你怎么就拿饭食恶心他们?你太坏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嘿嘿,还好吧……”李青云谦虚的应了一句。
  
      付婆婆也捂着鼻子,离开刚才的地点,围着仙女庙遗址,转了一圈。其实也没有什么好看了,满地是砖瓦石块,唯一的仙女神像早被埋在废墟下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留给付婆婆缅怀的时间,等到太阳偏西时,几人再次上路,准备去山顶看一看无名道观。
  
      清风一路上介绍着沿途的风光,有种向导的觉悟。而清纯小道士时不时的怒视李青云一眼,走得极为吃力,简直像被人轮了一千遍的小媳妇,走两步喘几口粗气,满头是汗,却忍着不说累,更不提饿的事。
  
      傍晚时分,终于到达山顶的道观。道观不大,门口也极小,本以为没有匾额,更不会有道观的名字。实际却恰恰相反,几个鎏金大字,赫然写着“无名道观”四字,笔法飘逸,极为出尘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看得一头冷汗,面色古怪的瞅了其他人,发现众人和自己的表情类似。有蛋的蛋疼,没蛋的肾疼。
  
      给这道观起这名字的二货,到底得有多无聊?
  
      “请,几位贵客。师父应该早在道观中等待几位贵客光临。”清风很客气,站在大门口,请李青云几人先进。
  
      孙大旗不客气,扶着付婆婆先走进道观,李青云和杨玉奴跟在后面。
  
      道观门口不大,院子倒极其宽敞,院中有六七名年轻小道士在练拳,左右是两排厢房,正中是一座大殿,供有三清。
  
      大殿门口。坐有一名中年道士,外表极其邋遢,只穿一条裤子,上身光着膀子,
  
      一边督促弟子练拳。一边炒茶。
  
      他的头发很长很乱,随便扎了一个道髻,满脸的大胡子不知道多少天没刮了,像野草一样,疯狂的乱蹿。
  
      这时节,哪还有什么嫩茶,李青云不知道这货炒的是什么茶。远远望去,一片翠绿,茶叶子极其老,居然有几分圆润的感觉。
  
      “咦,居然还有悟道茶?”孙大旗惊叫一声,有几分欣喜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却摇头。这茶绝不是望仙峰的悟道茶,自己小空间里有三株老茶树,十几株小茶树,几乎天天看到悟道茶的叶子,绝对不会认错。
  
      邋遢道士见到孙大旗。先是一怔,然后大笑,从炒茶铁锅后面跑出来,迎接道:“哈哈,原来真是孙师叔,几十年未见,风采依旧啊。小子玄印,见过孙师叔。”
  
      “狗屁风采依旧,是我这张老脸没变吧。”孙大旗也露出一丝笑容,对着迎上来的玄印道士的屁股上踢了一脚。玄印道长极为配合的“哎哟”一声,好像遭到重创一样。
  
      “哎哟,不好,茶在锅里要糊了……”玄印道长突然想起来这事,跳起来就往回跑,跑到锅前,双掌飞快的在锅里翻炒,边翻边心疼的大叫,“坏了,已经闻到糊味了!哎哟,我的大叶子野茶哟!”
  
      孙大旗和李青云一行人已经跟了上去,孙大旗奇怪的叫道:“这不是望仙峰的悟道茶吗?怎么成为了大叶子野茶?”
  
      “孙师叔,我要是能得到一株悟道茶,做梦都能笑醒。日他仙人板板,那次外出历练回来,毛都没剩一根。这是我寻了二十多年,才寻到了大叶子野茶,剪去叶尖,是不是很圆?和悟道茶有七八成相似?嘿嘿,虽然味道差远了,但看着过瘾啊!”玄印道长咧着大嘴,非常得意的笑道。
  
      清风早就捂住了脸,感觉师父这行为很没下限,造假还有理了,还靠出自豪感了。这山寨悟道茶,除了模样有点像,哪一点好喝了?等到叶子长老之后再采,炒制之后,泡出来的茶又苦又涩,简直不能下咽,师父却把它当宝,每天茶不离手。
  
      果然,玄印道长从脚下提上来一个粗瓷茶壶,像变魔法似的,取出几个小碗,就要给孙大旗、付婆婆等人倒茶。
  
      “来来来,尝尝我自制的大叶子野茶,你们看看,泡出来的茶叶极其圆润,像不像一个阴阳鱼在水中游弋?”玄印道长说着,给每人倒一杯茶水,倒也巧妙,每一杯里面都有一片茶叶。
  
      茶叶像画出的圆,只是叶子中间的主纹不弯,更不像悟道茶那样,中间的主纹是一个标准的“s”状,把一片茶叶子分成阴阳鱼的形状,而且s纹左右两边的颜色还不相同,深浅不一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好奇,想尝尝这茶到底什么叶,将来也好为自己的悟道茶对比一下。只抿一口,差点就吐出来,果真像普通老茶一样,很苦很涩,细看茶汤,居然是深褐色,哪像其它绿茶,泡出的水是淡青色或淡绿色。
  
      强忍着怪味,又喝了几口,发现茶劲很冲,喝完之后,立即精神起来,说明这种老茶叶中的可可碱、茶叶碱含量很高,很提神。
  
      孙大旗却没这么好的耐性,只喝一口,就喷了出来,骂道:“狗屁悟道茶,连普通的野茶都不如,你这小印子,这么大年纪了,还像小时候,什么东西都喜欢模仿。赶紧给我们安排几间客房,没心情在这里看你炒什么破茶。”
  
      这邋遢道士也是个好脾气,怎么骂都不生气,但嗜茶如命,说话时,眼睛也离不开炒茶的铁锅:“呵呵。习惯了,习惯了。清风,快给你孙师祖一行人安排最干净的客房。等我把这些大叶子野茶炒好,再去给孙师叔问安。”
  
      李青云不用管孙大旗。他对炒茶很好奇,特别是看到炒制出的大叶子野茶居然缩一个小球形,像极了小药丸,但泡开之后,居然是一个完整的圆叶子。这种炒茶技术,比碧螺春还复杂,必须好好学学,为自己种的悟道茶做准备。
  
      玄印道长只管自己炒茶,也不管李青云在旁边观看,一直炒到天黑。才勉强把新鲜茶叶子炒完。收火时,才突然问道:“你也喜欢炒茶?”
  
      李青云如实说道:“不喜欢炒茶,倒喜欢喝茶。见你炒茶手法挺奇怪的,就想观摩一下。我听爷爷说过,望仙峰的茶很特殊。没想到炒制手法也这么特别,一片片圆叶子茶,居然能在锅中炒成药丸状的球形。”
  
      玄印道长眼睛一亮,这才恍然问道:“噢?你爷爷知道望仙峰的悟道茶?又是跟孙大旗师叔一起来的,莫非你是李家寨的人?你爷爷是不是姓李名春秋?”
  
      “是啊,我爷爷的名讳就是李春秋。”李青云大大方方的回答道。
  
      “哎呀,原来你是李师叔的孙子啊。失敬失敬,刚才忙于炒茶,忙了问你的来历。”玄印道长很客气,拍了拍李青云的肩膀说道,“小时候,李师叔没少指点我练功的诀窍。每次品茶的时候,我都会帮他多倒一杯,为此他没少传我绝活,我师父都说,我可以算他老人家的半个弟子。可惜。他那一身形意拳练劲的方法,没有传我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就知足吧,我爷爷连一招一式都没指点过我。”李青云委屈的抱怨道。
  
      “哈哈,那是李师叔的规矩,他传我的一些绝活也是他琢磨出来的。算了,不说了,咱们该吃晚饭了。走,咱们爷俩喝几杯,我这道观里不仅有好茶,还有自酿的好酒呢。”
  
      “好茶之人必好酒,咱们是同道中人啊。”李青云也不客气,跟他一起走进会客的偏厅。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李青云在这里呆了四五天,实在呆不下去了,茶不好就算了,玄印道长的酿酒技术,实在无法形容。喝过他的酒,才知道自己家五爷爷的酿酒技术有多高,就算是低端的高粱酒,都比玄印道长珍藏三年的酒强数倍。说是酒,居然能喝出醋味,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他了。
  
      除了炒茶的手法有些火候,其他方面,实在欠缺技艺,模仿得似是而非,没有一种酒能摆上台面。
  
      当李青云从背包里拿出两瓶“十年珍藏高粱酒”时,玄印道长算是没话了,抱着两个酒瓶子,差点一口气喝光,说自己好多年没喝过这样的好酒了,今天真过瘾。说完,扑通一声,倒在地上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和孙大旗一行人离开的时候,玄印道长仍在醉酒状态,强撑着送到道观门口,呜哇一声,又蹲在道观门口大吐一场。
  
      “青云小师侄,我过几天会到李家寨找你喝酒的……你这酒,喝着真香!吐出来真浪费……呕……”
  
      李青云捂着鼻子,跑得更快,跑了很远,才回了一声:“欢迎玄印师叔到我们李家寨作客,但是……下次别喝这么多酒了。”
  
      说完,头也不回的跑了。
  
      孙大旗和付婆婆、杨玉奴也跑得很狼狈,这邋遢道士吐得身上胡子上全是东西,还不让他的徒弟们帮他收拾,迎风三里都能闻到臭味,再不离开道观,恐怕也会吐出来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一行人返回青龙镇的时候,发现蟒蛇吃人的消息已经传开,刚刚有点人气的旅游业又恢复冷清,只有几辆警车偶尔路过,说是进山调查蟒蛇吃人事件。RP
  
  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