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仙田

第115章 菜贱伤农

    李青云可没办法管住镇上的谣言,别说外地人,本地人信得比外地人都邪乎,还说什么自从陨石事件过后,山里的毒蛇都不见了,肯定被蛇神召了回去。若是有人无意中冒犯了蛇神,被吃掉也没什么稀奇的,神仙最大嘛。
  
      至于蟒蛇归不归蛇神管,这些村民就讲不清楚了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从镇上经过的时候,听了不止十遍类似的传言,都是一些老头老婆坐在摊子边聊天时说的。偶尔看见几个城里游客,也不敢进山,只说到附近的村庄看一看。
  
      还有两天就端午节了,集市上卖粽子的人很多,有生的有熟的,还有卖成叠的粽子叶,吆喝不断,比平时热闹一些。
  
      镇上的环城路居然已经动工,说是修建了一半,李青云没时间去观看。把孙大旗和付婆婆送到春秋医馆之后,就开车回家,先洗个澡再说。表妹杨玉奴也在车上,没说要回陈家沟的事,李青云只好也把她带回自己家。
  
      车子往北开了一会,李青云才发觉不对劲,常走的这条路居然不晃不颠簸了,仔细一看才惊喜的发现,上面居然铺了一层子沥青。车胎从上面滚过去,非常舒服,胎噪也极小,比原先的石头路强太多了。
  
      杨玉奴喜悦的说道:“吴镇长真讲信用,说是镇上的路动工时,就先把这段铺上沥青,咱们进山十来天,这段路居然修好了。”
  
      在无名道观住了五天,上山下山耗费四五天。加上今天,已算是十天。山中依旧,外面居然有这么大的变化,而且是件好事,李青云不可能不高兴。
  
      出了山,手机已经有信号,短信提示的声音不断,至少有几十条。现在没功夫看,等回家再慢慢的看。
  
      别的不好说,但至少有几条打款的信息。自己出去的这些天。卖掉的蔬菜和瓜果。账款都会打在他的银行卡上。
  
      车子开到南地的池塘边,发现小别墅已经盖到二层,进展神速。本想先回家洗澡呢,可是看到童童和一个年龄相仿的小男孩正在池塘边玩耍呢。那小男孩不是别人。正是自己的小外甥毛毛。估计是跟着姐姐来走亲戚的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把车停在空地上,杨玉奴下车后,帮着把两只猎狗放出来。
  
      “汪汪。汪汪……”两只猎狗看到熟悉的环境,顿时兴奋的大叫,一溜烟的跑向山顶的养鸡场,满山遍野的撒欢。
  
      “叔叔,你怎么才回来啊,我等得石头都烂掉了。”童童见到李青云,高兴得眼睛笑成一条缝,扔下小男孩就不管了。像一头矫健的小鹿,一跳一跳的,扑进李青云怀里。
  
      “是海枯石烂吧?从哪学的这词啊,小丫头片子。”李青云大笑,抱着童童,把她举过头顶。
  
      小屁孩毛毛不乐意了,撇着嘴跟过来,喊道:“舅舅,我来两天了,你怎么不回来看我?看到我了,也不抱我,肯定不疼我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哈哈,怎么不疼。我的乖毛毛,来,让舅舅看看长胖没有。”李青云力气极大,抱着童童不费什么事,空出另一只胳膊,让外甥毛毛上来。
  
      这一男一女都是四五岁,长得极其可爱,坐在李青云左右两只胳膊上,像金童玉女般,极惹人疼。
  
      杨玉奴喜欢得不行,捏捏这个孩子的脸蛋,揉揉那个孩子的耳朵,说道:“我的孩子要是有她们可爱就好啦。表哥,你说咱们……不,不是,你说我将来是要男孩好,还是要女孩好?”
  
      李青云好笑的瞅了表妹一眼,说道:“这有什么好纠结的,男孩女孩各生一个,如果有闲时间,多生几个咱们也养得起。别的地方有计划生育,咱们这里随便罚点钱就行,那点钱咱交得起。”
  
      “呸,谁说跟你‘咱咱’的,是我要生,又没说和你生。”杨玉奴面颊红润,羞涩得抬不起头。
  
      猫蛋刚好回来拿东西,见到李青云,顿时大叫道:“福娃哥,你终于回来了,给你发的短信收到没有?哎哟,城里来了大老板,说是专门做农副产品生意的,要把咱们的蔬菜全包下来。不过你没在家,我们没人敢做决定,就等你回来了。”
  
      李青云平静的笑道:“呵呵,这事不急,咱们种的东西还少,散卖都不够,怎么给他们承包?对了,围栏建得怎么样了?”
  
      猫蛋急道:“什么不急啊,咱们的蔬菜到了旺季,那三家饭店根本吃不下去,硬着头皮分完的。但是连续两次超量拉货,他们已经库存很多,这第三次快要到了,我怕他们会放咱们鸽子,要是不收,咱们临时找人收购就来不及了,怕是会烂在地里。至于围栏,你就放心吧,就差咱们这一段了,百分之九十都围上了,只要在周围种上爬藤,保准不影响美观。”
  
      “噢?等会我去地里看看再说,你先去忙吧。”李青云说道。
  
      猫蛋应了一声,匆匆到工地借了几件工具,就往外跑。李青云和杨玉奴带着两个孩子,上了梯田。粗略的扫了一眼,就发现蔬菜瓜果满地都是,比想象中的旺季还要繁茂,看来是最后一次灌溉空间灵泉起到了效果。
  
      照这势头长下去,确实不是三家饭店能够承受的。估计这几次,三家饭店的老板是痛并快乐着吧。
  
      山顶的养鸡场,只有李云聪一个人,忙得满头是汗。见到李青云和杨玉奴带着孩子过来,顿时大笑道:“你们总算舍得回来了,你们再不回来,我都以为你们进山生孩子去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滚一边去,狗嘴里吐不出象牙。”李青云笑骂一句,主要怕表妹脸皮薄,尴尬。
  
      杨玉奴羞涩之余,却也反击一句:“他嘴里要是能吐出象牙,也不会在这里养鸡了。”
  
      这一句话,把李云聪羞得没脸见人,好半天都不敢再打趣李青云和杨玉奴。
  
      童童和毛毛把两只猎狗拉了过来,掰着它们的嘴,想看看它们嘴里有没有象牙。看完之后,两人一起摇头,悄悄的商量:“象牙长什么样?”
  
      两个小屁孩商量着,还偷偷的向李云聪嘴里看,似乎在对比它们的牙齿有什么不同,想比划出来几根象牙。
  
      李云聪直接蹲到角落里画圈圈去了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趁众人不注意,往水桶里倒了一些空间灵泉,这些水都是给鸡苗拌饲料用的,加入空间灵泉,有病治病,无病强身,总归有很多好处。
  
      这批鸡苗很健康,这么多天,一只没死,精力非常旺盛,上蹿下跳,甚至想借着架子,往果树顶上的鸡网里飞。
  
      “铁柱叔呢?今天怎么没见他?”巡视一圈,李青云才想起这事。
  
      李云聪指了指远处的梯田,说道:“卖菜呢,来了几批菜商了,出的价格越来越低,再不卖,就全烂在地里了。可是这些龟孙子黑心菜商,居然只开几分钱一斤,连摘菜的人工费都不够,铁柱叔本想烂在地里也不卖。可是今天有菜商过来,他又忍不住,想要去碰碰运气。”
  
      “噢?今天种春白菜和春萝卜的不止他一家,都是什么价?”李青云望向隔壁的梯田,由于被豆角藤挡着,就算在山顶也看不太清那边的情况。
  
      李云聪恼火的说道:“一样的价,没有哪家例外。没到旺季时,白菜还能给八分一毛的样,萝卜也将近三毛一斤。现在倒好,白菜只给五分一斤,萝卜一毛一斤,还得让菜农自己找人摘菜,运到他们的货车上。”
  
      李云聪家里也种了几亩地的白菜和萝卜,不但赔了肥料和种子钱,这种被人压价的憋屈感,更让人难受。
  
      “别急,总会有解决办法的。”李青云不是不能改变白菜和萝卜的口感,但是这样做太明显了,会让人起疑心,所以他没准备赚这笔钱。
  
      不过看到同村的乡亲赔在这上面,也是急在心里,想找别的办法,为乡亲们解决燃眉之急。
  
      刚喂过小鸡,暂时没有别的事,李云聪洗了手,关上山顶的小铁门,跟李青云一起下山。
  
      童童和毛毛跑在前面,追逐菜地里的蝴蝶,几个大人在后面说话,被两个孩子撇出半截地。
  
      两只猎狗,在瓜棚附近看到一只刺猬,好奇的想要嗅一嗅,却被缩成一团的刺猬扎住了鼻子。两只猎狗顿时大怒,又是用爪子推,又是用牙齿啃,可是怎样都是自己吃亏,气得团团转,一时没了主意,拿这只刺猬没办法。
  
      刺猬也会祸害西瓜和甜瓜,但危害不大,远比不上猪獾的破坏力,所以李青云也不去管它。正要把金币和铜币叫下来,却突地听到梯田下面传来两个孩子的惊恐哭声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脸色一变,撒丫子就往下跑,杨玉奴也没落后,生怕孩子出现什么意外。
  
      “汪嗡汪嗡……”几声沉闷的狗叫,夹杂在孩子们的哭声里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跑下去的时候,看到一条黑色的藏獒,正张牙舞爪的朝童童吼叫,毛毛虽然吓得边哭边叫,却依然很有男子气概的挡在童童前面,低头头,闭着眼睛,想把面前的大藏獒推开。
  
      那只黑色藏獒甚至比这两个孩子还高一点,脖子上有脖圈,却没有绳子,长得很凶恶。毛毛的小手可能碰到了它的鼻子,它居然狂吼一声,张开大嘴就往毛毛胳膊上咬,这张大嘴要是咬上,孩子半条胳膊就没了。
  
      不远处有几名城里的游客,一年轻男子手里拿着狗链子,漫不经心的和朋友说笑着,甚至还有空拿出手机,给藏獒拍照,把孩子的哭声当成了乐趣。(未完待续。。)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