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仙田

第118章 治理污水

    这顿饭杨玉奴吃得有点尴尬,不过陈秀芝也知道自己问得唐突了,接下来不提婚事,倒也其乐融融。
  
  
  
      李青云的父母和童童的爷爷奶奶不和,但对这个晚辈,还是非常疼爱的,有什么好吃的,给毛毛一份,就有童童的一份。
  
  
  
      吃饭的时候,李青云接到不少电话,居然都是来求购“青龙蔬菜”的,既然知道“青龙蔬菜”这个李青云随口说出来的品牌,肯定是市里那两家大饭店透露出的消息。
  
  
  
      李青云猜测,是不是这几家饭店吃不下这么多蔬菜,决定透露消息,把压力转移。不过,这样做,他们就失去了高端市场的唯一性,弊大于利,这不像有识之人干出的事。
  
  
  
      目前蔬菜产量很多,蜀香阁的美女老总把蔬菜份额让出去,这个可以理解。一是女人家,气度稍显不足,二是蜀香阁运营方式限制了高速发展,只做高端,做到了精,却没做出量。当然,也有可能周丽雯做不了蜀香阁的主,毕竟她只是一个总经理。
  
  
  
      而福满楼的老板田牧却不一样,多出来的蔬菜份额他全接,瓜果份额却没让出一丝。新进场的川府鱼王只得到一点蔬菜份额,也算是意外之喜,垂涎已久的瓜果份额仍没得到一分一毫。
  
  
  
      别说是川府鱼王,连蜀香阁都没得到一丝一毫的瓜果份额。用田牧的原话说,我得到的份额谁也别想分去,吃不下撑死也要保持市场上的唯一性。
  
  
  
      说白了,就是垄断,只有垄断才能获得高收益。这一点,田牧看得极准。不过他没有亏,反而赚得更多,因为他推出了外卖服务。整个西瓜,整个甜瓜,都可以出售给需要的客户。不过他卖出的价格却是268元每斤。
  
  
  
      听到这个消息时,李青云觉得自己亏大了,自己作为货源批发商,居然没有这个小小的零售商赚得多。不过嫉妒羡慕恨都没用。因为他还没有合适渠道,无法把产品推向真正的高消费人群。
  
  
  
      今天打来电话的人,多是趟趟价,并没有真要合作的意思。李青云也表示理解,先供好关系,谁没有用到谁的时候?
  
  
  
      市里的朱秘书居然也打来电话,嘘寒问暖,亲热得不行。然后很客气的问李青云什么时候有空,去市里做客,黄书记和黄夫人想请他到家里坐坐。
  
  
  
      这是一个大靠山。李青云觉得黄书记这人还不错,也是有意来往,应了一声,说是有时间会尽快看望黄书记,到时候再去麻烦朱秘书。
  
  
  
      说起来电话挺多。但真正要回的却没有几个,以前同宿舍的同学打来电话,说是下周要在省里举办同学会,要李青云务必参加。
  
  
  
      同学会这种东西,早就变了味,要么变成了装逼会,要么变成了炫耀会。李青云不太想去,不过宿舍里的几位朋友关系挺不错的,毕业之后,没见过几回。现在自己回乡了,以后指不定还能见到几回呢,能见就见见吧。重温大学时在一起哭过笑过醉过的日子。
  
  
  
      电话快结束时,那朋友还叮嘱一句,可以带家属哦。
  
  
  
      李青云握着电话,心虚的瞅了表妹一眼,所谓带家属是指带媳妇。没家属的肯定带女朋友。真要把父母带过去,那就笑掉大牙了,不带这么玩的。
  
  
  
      忙碌的电话接打完毕,李青云松了一口气,进一趟山,不知省掉了多少电话。
  
  
  
      下午本要去帮父母清理仙带河畔的荒草,不过杨玉奴却接到蒋勤勤的电话,说是让她去镇上一趟,逃了这么多天的班,再不去工地上看看,就等着被炒鱿鱼吧。
  
  
  
      杨玉奴心虚的很,本以为只进山三两天,哪曾想这一去就是十天,玩的很开心,跟表哥的关系也进展神速,天大的事也甭想把她拉回去。现在下了山,接到无数信息,这才知道惹了不小的祸,说是公司的领导层已经知道了,要处罚她呢。
  
  
  
      李青云还没发话,他的父母就发话了,命他送表妹去镇上,多陪陪表妹,家里的事不用他操心,不就是一点荒草嘛,今天干不完明天干,明天干不完后天干,又不急于一时,镇里所谓的农家乐项目还不知道能不能干成呢,平时难见几个城里的游客,咋赚钱?
  
  
  
      李青云却告诉父母,这个项目肯定能做成,而且很赚钱,让父母用心一些。就算不图赚钱,朋友来了,也有一个地方招待不是?
  
  
  
      至于他正在建造的别墅,只是休息的方,可以招待朋友。池塘养殖名贵淡水鱼,也不可能向游客开放。最好能开辟一块新区域,吃喝玩乐一条龙,全包了。
  
  
  
      交待完琐碎事,李青云带着杨玉奴去镇上的污水池塘。那几个池塘附近只有蒋勤勤一个活人,连鱼都死光了,她正在拿着一个捞网拼命的捞鱼。
  
  
  
      看到李青云和杨玉奴出现,委屈得叫嚷起来:“你们两个跑哪去了,就留我一个人在这里瞎忙活,快累死了。你们再不来,我肯定会急哭。该死的公司技术员,只撒了一堆消毒粉,说是做前期处理。没见水质变好,反而把池塘里的鱼全整死了!”
  
  
  
      杨玉奴接过捞网,安慰道:“反正池塘里也没有多少鱼了,那些养鱼的乡亲们应该能理解的。至于不用污水处理设备,就处理这种程度的污染,我觉得很难,因为需要很长时间,怕镇政府等不急。没办法,咱们按照常规程序,一步一步的来吧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蒋勤勤找块干净的地方坐下来歇息,报怨道:“咱们经理来视察的时候,见你不在,批评了你,还说要扣你工资,你要当心啊。那个笨蛋经理是个外行,来了一会,让技术员把水消毒之后,早些用天然植物,把河水变得清澈。也不想想,这水的酸碱度适合移植水草不?你看看,刚移植一批水草,也跟着变黑了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杨玉奴倒没什么可抱怨的,毕竟旷工十来天了,笑道:“呵呵,真正快捷有效的方式是把污水抽出去,再灌溉进来清水。可惜,吴镇长担心抽出去的污水会毁坏附近的土壤。当然,我也不造成这种方法的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在她们两个说话的时候,李青云找到一个树枝,捞上来几根水草,发现水草已经完全死掉,叶梗都被污水泡腐烂了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这用的什么消毒粉啊,怎么看着还不如生石灰的效果?”李青云连捞几把水草,笑着问蒋勤勤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我们公司生产的,还申请专利了呢。不过照我看,不过是用生石灰粉混合一些增白剂之类的,效果不怎么样。你还记得市里那位承包公园修缮的年轻老总吗?他求我们公司治理公园中心的小湖,工程进展同样很差,两个老总快闹掰了,互相指责对方耽误事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李青云听得目瞪口呆,惊讶道:“你们公司平时就是这么处理污水的啊?真开眼界了。如果处理污水工程太长,确实影响施工单位的整体进展,出现扯皮的事,也很正常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“这些小河小湖的染污哪有这么容易处理,又不是专业的污水处理厂,没有专业的污水处理机器,你让我们拿什么治污?像我们面前的这三个池塘,时间是治理它们的最好方式,可惜大家都等不及,只好加入一点点人工干预。撒消毒粉,种植水草,甚至可以养一些生命力强大的小鱼,让它们帮着改善小池塘的生态环境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“如果环保公司干的都是这些事,我想我也可以开一家。”李青云取笑道。
  
  
  
      蒋勤勤说道:“只要你能治理类似的污染问题,不管你用哪种方法,都可以开公司,事实就是这样。当然,市面上的大多环保公司干的可不是环保的事,算起来,我们天洁环保公司还算是有良心的公司呢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李青云笑道:“那好,我就开一家更有良心的公司,所有污水,都能治理。我请玉奴当总经理,你来当副总,怎么样?”
  
  
  
      蒋勤勤一百个不相信:“哈哈,虽然你也算是一个土豪,但开环保公司就算了吧,不是你能玩得转的。赶紧帮我捞水草啊,后天会有一批新的水草运来,这些腐烂的水草,也会影响水质的。”
  
  
  
      现在多说无益,李青云会用事实让她相信。在捞完腐烂的水草之后,他偷偷的把两根空间水草种在池塘角落,甚至不用把根送进淤泥中,随便放水里一放,在水里都能生根,这也是当地水草的一种特性。
  
  
  
      做完这些,天也快黑了,几人跑到远处干净的池塘洗了手,这才返回,并把她们两个送回陈家沟。
  
  
  
      夜里,李青云正在瓜棚里看瓜,意外的接到了远在法国的蜜雪儿的电话,说是“洋葱头协会”的网站上发布一个特殊的任务,很适合李青云接,积分奖励和现金奖励都挺丰厚。
  
  
  
      “亲爱的蜜雪儿,贩卖国家珍稀动植物的事情我不可不干,而且我发现洋葱头协会里的任务也很难,我怕是这辈子也变不成正式会员。所以,你就不要拿我开玩笑啦,种地养鸡才是我的正经职业。”李青云躺在草棚的破床上说道。
  
  
  
      蜜雪儿解释道:“不不,亲爱的云,你误会了,我们洋葱头协会绝不是走私协会。这次的委托任务对别人很难,但对你却很简单。上次咬伤美国矿物专家的毒蛇估计产生了变异,他身上的毒至今还没清理干净。虽然目前已经回国治疗,但是美国专家需要那种毒蛇的毒液,研制最适合他的抗蛇毒血清。”R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