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仙田

第120章 走亲戚

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
  
      既然收了李铁柱的鱼,等会就能捕捉一部分,放进小空间,用空间灵泉改良之后,当作宠物们的食物。
  
      大清晨没有人,正适合捞鱼。从草棚里取出撒网,在池塘里撒了几网,捕捉上来几百斤鱼,全部扔进空间里的小水池,把这个快被捞干的小水池填满了。
  
      李铁柱家养的鱼也不小了,味道也不错,比纯人工饲养的鱼强太多了,只不过在青龙镇,养的鱼都卖不上好价钱。除了鱼苗和初期饲料钱,散养一年也赚不了几个钱,如果发生病瘟疫情,那就赔大了。
  
      最近隔壁村就有一个养老鳖的人,借了七八万,把一池子老鳖养得半大,却不知老鳖感染了什么病,两天之内,全死光了,那人心灰意冷,当天夜里就上吊自杀了。
  
      这事在青龙镇传得很广,说什么的都有,有说他贪心的,也有说他不懂技术瞎养,更多的却是对养殖的恐惧,因为你养殖几年赚的钱,不够一次赔的。
  
      所以李家寨有很多池塘,空在那里几年,都没人承包。甚至连村民地头的池塘,也不是家家都养鱼的。
  
      村长的儿子李壮壮最近就挺着急上火的,因为养殖密度太大,鱼儿死了不少,死鱼卖不上价,连成本都没收回来。刚好,这么一整,也算是响应李青云的提议,被动降低了养殖密度。
  
      不过李壮壮逢人便说,今天亏大了,就算剩下的鱼能卖5块一斤,也最多保本,这一年白忙活了,别的不求,只求剩下的这点鱼别出毛病,安安稳稳的等着春节前卖出去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捞好鱼,又给这个池塘倒了半桶空间灵泉,惹得池塘里的大鱼疯狂的蹿来,争抢灵泉。好家伙,居然看到几条大黑鱼蹿出水面,有这样的大黑鱼存在,池塘里的鱼苗不知被它们糟蹋多少,一块小池塘每年能赚几千块,也算是运气。
  
      倒完灵泉,把小空间里的莲花又移植过来一些,空间里的莲花长得快,根部都结藕了,就算这样,李青云也把它们扔进了池塘。
  反正它们的生命力极强,几乎沾水就活。
  
      做完这些,看着这个池塘里也隔三差五的布满了莲花,这才满意的点点头,清洗完鱼网,放回原处,带着金币和铜币回家吃饭。
  
      早晨吃是粽子,明天就是端午节了,该准备的东西都齐全了。现在山村里的过节气氛不浓,不像以前,年轻人都在家,赛龙舟、赶庙会,吃粽子听大戏……现在传统的习俗渐渐发生变化,农村青壮劳力都外出打工了,谁还赛龙舟?哪有人请戏班子?
  
      现在过端午很简单,走走亲戚,五月初五当天,吃粽子,煮咸鸭蛋,门口插一些艾草叶子……现在连喝雄黄酒的人都少了,据说雄黄酒有毒,普通村民都知道了,于是就不喝了,只有一些老人习惯难改,还是会喝一点。
  
      吃完早饭,李青云的姐姐和外甥就要回城,李青云去五爷爷家拉了一车酒,顺便送姐姐回城。既然说是城里的老板收酒,自己总得做做样子。
  
      他这一车酒只拉了一千斤,装了十个酒坛子。因为是高粱酒和小五粮酒各一半,所以这次给的价格是每斤十五块,这价格在城里人看来很低,但对村里人来说,已经算是高价酒了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承诺,以后酿出来的小五粮烧,以稳定的二十元一斤收购。五爷爷一家人,为此高兴了半天,说是有了这笔钱,组建另一个锅炉的设备钱就不愁了,可以放心的扩大生产了。
  
      改变落后贫穷的山村,得一步一步的来,想要一口吃个胖子,怕是会吓到亲友。
  
      开车出发之前,李青云的父母让他早点回来,中午要去外公家。端午节,陈秀芝也要回娘家走亲戚,不管送的东西多少,这一礼节是不能少的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送酒就是一个样子货,把姐姐送到家之后,也没进去坐坐,只说要赶回家走亲戚,就匆匆离开了。
  
  
      找到一个没人的地方,他把车后斗上的十坛子酒装进小空间,移到了酒窖里,没搭理正在睡觉的大蟒蛇,就离开了。
  
      回到李家寨的时候,都十点多了,幸好李青云的父母早就准备好礼物,装在车上,就可以出发了。
  
      现在家里有钱了,陈秀芝走娘家也舍得,把上次黄书记拿的两瓶五粮液捎上了,又拎了几盒包装不错的营养品,割了十几斤猪肉,两只鸡,满满当当,这堆礼物到哪都不丢人。
  
      坐渡轮过了仙带河,往北有条小山路,汽车勉强可以通行,开了三四里路,就是陈家沟。这个村子比李家寨还大些,村子周边的小水塘很多,但可种耕地不多,所以经济上比李家寨还穷些。
  
      外公家在村北头,偏西的位置,那里有一个大院,房屋很破,却是三四栋房屋。两个舅舅成家之后,也住在大院里。李青云的表哥结了婚,也住在大院里,大表哥已有了孩子,一家人算是四世同堂,极其热闹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开车进村,立即引起陈家沟的轰动,一些闲聊的人对着车子指指点点,直到李青云打开车窗,他的母亲亲热的和村里人打招呼,这些人才知道,原来是陈秀芝回娘家走亲戚了。
  
      这下子上来说话的人就多了,一个个称赞陈秀芝这辈子熬值了,儿子有出息了。上大学时,还来娘家借过学费,现在好了,毕业没两年,居然盖楼房买车了。
  
      当然,还有一些消息灵通的人,听说陈秀芝家里种菜发了财,人家的菜几乎卖不出去,可她家的菜十块一斤,还有城里的大老板抢着要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一看,围来的人人太多,干脆让母亲下车说话,不然这车架子太高,要是不留神有孩子钻到车底下,那就麻烦事了。
  
      就这样,进了村,反而慢了下来,走走停停,好不容易才把车开到外公家。
  
      外公在村里是村长,也是陈家这一代的族长,权力大着呢。
  车子进了大院,看到外公正坐在树底下乘凉,眯着眼睛,观看大舅教导同族的孩子们练拳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小时候就非常羡慕能在这个院子练拳的孩子们,他小时候虽然经常在这个孩子里玩,但每到大人们教拳的时候,外婆就会以各种借口,把他带走。
  
      想一想,满是心酸泪啊。所以,回村这么久,今天才进外公家,和小时候的经历也有点关系。
  
      “外公,大舅,不耽误你们教拳吧?”李青云一下车,就笑着问道。
  
      李承文在后面推了儿子一把,不让他报怨,这是人家陈氏的规矩,说几句风凉话只会把关系搞僵。再说,除了不教他练拳,其他方面,外公外婆一家绝对是没得说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的外公胖乎乎的,身材不高,给人的感觉却是极其魁梧,仔细看他身上的肉,却没有肌肉的层次感,和普通的肥膘没有区别。
  
      “是福娃来啦,说什么鬼话呢,你以前也没少耽误吧?哈哈,你小子能耐啦,啥时候买的车?”
  
      老人家还是挺喜欢这个外孙的,因为考上川大的事,没少给他脸上涨光。看到李青云从车上下来,就大笑着迎过去,接过他手里的礼物。
  
      没等李青云说道,老头又眯起了肿泡眼睛,欣喜的叫道:“好东西啊,你这娃子当真发财了,居然给阿公买了两瓶五粮液,今天中午有口福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呵呵,以后好酒会更多。”李青云笑着,又朝走来的大舅打声招呼。
  
      大舅近五十岁了,身体极其强壮,脸上带着庄稼人的憨厚笑容,接过李承文手中的东西,说道:“咋拿这么多东西?就算有钱了,也不能乱买呀。”
  
      说着,还冲后院吼了一嗓子:“陈胜,快出来接接你姑父一家子,整天闷在屋子里,拳也不好好练,庄稼也不好好种,整个就想着研究种蘑菇,研究两年,也没成功过一次。唉,你要有福娃一半能耐,我也不用替你发愁了。”
  
      李青云忙劝解道:“大舅,你这是打我脸啊,我有什么能耐?上大学的钱还是从你这里借的呢。毕业后,也没找到像样的工作,逼得没办法,才回村种田的。这些天没敢来这里,就是怕你们笑话。陈胜哥研究种蘑菇怎么了?要是成功了,一年就能发大财。”
  
      大舅抱怨道:“你不知道,他想人工种植竹荪,那玩意又不比普通的蘑菇,娇贵着呢。摆弄两年了,还不如种点普通蘑菇呢。”
  
      正说着呢,陈胜穿着拖鞋,从后院跑出来,满头乱发,脸上胡子拉碴的,眼中血丝非常明显。见到李青云,脸上挤出一丝笑容:“福娃,你来啦。正好,我有事向你咨询,我在看种植蘑菇的资料时,有好多术语听不明白,听说电脑能上网,网上什么东西都能查,你能不能帮我查几个……”
  
      还没说完,就听李青云外公重重咳嗽一声,很霸道的说道:“今天客人来了,只吃饭喝酒聊天,别的事统统放下,就算有天大的事,饭后再说。”
  
      “知道啦,爷爷。”听到爷爷不耐烦的咳嗽声,陈胜就吓得一哆嗦,小时候,他可没少挨打。现在要是做得不是那样,也会招来爷爷的一阵拳脚。
  
      这个陈氏的族长,可不是随便喊喊的,权力比村长还大,全村姓陈的,全听族长的。幸好老人家又是族长又是村长,不然别的人当村长还真没啥意思,指挥不动人。RS
  
      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