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仙田

第124章 回头的浪子

  
      李青云拎着饭盒里的鸡汤和一方便袋甜瓜,走出小旅馆,在路边小摊上又给杨玉奴他们带了早饭,这才快步走进医院。
  
      在二楼的一间病房里,陆小光和三个月朋友穿着病号服,趴在窗户脖子都望酸了。此时见到李青云的身影,顿时激动的叫嚷道:“来了,来了,就是这个家伙。咱们盯好了,看他去几楼哪个病房,等找到机会,让他好看。”
  
      陆小光恨恨的说道:“此仇不报非君子,敢放狗咬伤我们,又把我的黑将军咬得半死,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,也不能放过他。猴子,你腿上没伤,赶紧去跟着。”
  
      一个染着黄头发的瘦弱青年叫苦道:“光哥,我腿上没伤,但屁股上被狗咬了一口。走起来,屁股疼得蛋都缩进去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少废话,跟丢了我们大伙轮了你。”陆小光故作严厉的骂道。
  
      “你们这群龟孙子太无耻了!”猴子一听,顿时怪叫一声,捂着屁股往外跑。
  
      没过多久,猴子就捂着屁股回来了,一脸兴奋,说道:“光哥,我打听清楚了,那人叫李青云,舅妈生病了,住在五楼的特2病房。陪护的人当中,有一位绝色美女,就是当天我们在山村遇见的那个特丰满、皮肤特白的那个女孩。当时没看清楚,今天仔细一看,哎哟我的娘耶,那身段那皮肤,看得我眼珠子差距凸出来。”
  
      陆小光在他后脑勺上拍了一巴掌,骂道:“住特2病房?你特么才二呢!一个山村过来的农民,有什么资格住进特2病房?你确定没看错?”
  
      猴子叫屈道:“我发誓,绝对不会弄错。护士台的一个护士,是我姐的同学,刚好认识,资料是我向她打听出来的。说他也没什么背景,只是刚好认识一位主治医生,这才安排进特护2病室,如果来了领导,马上就得搬出去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陆小光摸着光秃秃的下巴,沉思道,“我们得好好合计一下,打又打不过他,放狗也不顶用。要不,我把那个漂亮的妞泡过来,送李青云一顶绿帽子?”
  
      猴子和另外两人称赞道:“好主意!光哥高明啊!这样就能兵不血刃的报得大仇。不过就算光哥泡那妞,咱们也不能放过李青云,必须找人揍他一顿。哎哟,提到他的名字,我的屁股就疼。”
  
      “谈正事呢,别特么整天提屁股,再说这个词,哥们立即爆了你。嗯……猴子,麻烦你再下楼一趟,到商店里买点水果和鲜花,我得去五楼看望一下病人。化干戈为玉帛嘛,主动向李青云和解,这样他出了事,也和我们无关了。”陆小光想到这里,用力一拍手掌,兴奋的决定道。
  
      “啊?为什么又是我啊?”猴子苦着一张脸,无奈的向另外三人报怨。
  
      “谁让你没伤到腿呢,我们大家腿上都有伤。”陆小光义正言辞的说着,塞给猴子五百块钱,让他出去办事。
  
      拿到钱,猴子再也没有报怨,滴溜一声,飞快的跑下楼,好像屁股也不疼了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到了病房,把鸡汤倒给舅妈,又把其它饮食给杨玉奴和杨文定,回应着她们一家子的感激话,去了洗手间,把甜瓜洗了三个,她们一人一个,自己就算了,急着赶回去办事呢。
  
      正要离开,却见门口传来一年轻男子的声音:“李青云,舅妈生病了你怎么不早说,要不是我朋友看到告诉我,我还蒙在鼓<ahref="http://m/wenyishidai/">文艺时代最新章节</a>里呢。”
  
      话音未落,陆小光就走进了房间,左手提果篮,右手提花篮,走路虽然仍是一拐一拐的,但是脸上却挂着灿烂的笑容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张大了嘴巴,一脸愕然,不明白这货犯了什么病,居然来看望八竿子打不着的舅妈。难道上次把他打醒悟了?浪子回头金不换?
  
      “呵呵,我是陆小光啊,咱们也算不打不相识。打完之后,我觉得收获良多,至少知道那条藏獒是假货,我已经让人追究卖家的责任了,准备让他退款。而且也明白了山外有山人外有人的道理,从此不再高调惹事。今天,你就给我一个赔礼道歉的机会吧。”
  
      陆小光说着,犹如无人之境,把果篮放在床头柜上,把鲜花放在仍在发怔,不明白怎么回事的阮冬梅床头。
  
      “你确定没有被打坏脑子?”杨玉奴抢在李青云之前,说出大家心中的疑惑。
  
      陆小光一脸洒脱,大笑道:“哈哈,脑子怎么可能坏掉?我陆小光这人没有多大的本事,但就是不记仇,我有一半以上的朋友,都是打架认识的。正式认识一下,不知这位美女怎么称呼?”
  
      杨玉奴眨巴眨巴眼睛,觉<ahref="http://m/juedaiwushen/">绝代武神最新章节</a>得这货的脑子真的坏了,求助的瞅了李青云一眼,好像在问他这情况该怎么处理?
  
      李青云耸耸肩,让表妹随意,他也看出来了,这货没安好心。不过告诉他一个名字,也没什么大不了。今后盯紧一点就行了,真要对表妹图谋不轨,李青云会让他后悔活在人世间的,再说,旺财天天吃不饱,加点餐,它肯定很喜欢。
  
      得到表哥的示意,杨玉奴才不情不愿的回答道:“叫我杨玉奴就行了。而且,咱们真的不熟,一会走的时候,把拿的东西都带走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这就见外了不是?这是我来看望阿姨的一点心意,心意怎么能拿走呢?哦对了,李青云,你要是有事可以先离开,我在这里陪阿姨说话。而且,我也是个病人,你们也看到我穿的病号服了吧?能和阿姨同住一家医院,这就是缘分啊。”
  
      “……”李青云心想,你要是喜欢住院,我可以天天让你住院。如果住院是缘分,你可以和缘分过一辈子。
  
      看着仍在发怔,不明白这几人关系的舅舅和舅妈,李青云只好介绍道:“前天我们在乡下有过矛盾,陆小光带的藏獒差点咬伤我外甥毛毛,我养的两只猎狗护主,把他的藏獒咬得半死,然后还咬伤了陆小光和他朋友。我本以为惹到了天**烦,这帮人应该报复我和玉奴,但怎么也没想到,陆小光的心胸居然如此宽阔,这点让我自愧不如。”
  
      李青云介绍完,好像突然想起一件事,憨厚的问道:“对了,你不会是假装和解,暗中害我吧?”
  
      陆小光吓一跳,忙摆手笑道:“怎么可能,我陆小光不是这种人。我背景强着呢,真想报复,分分钟就能让你倒霉。你看看,我这么做了吗?没有!你要再怀疑我,我可真生气了,朋友都没得做!”
  
      李青云似乎很惭愧的笑道:“呵呵,好吧,那我愿意和解,我也刚好有事,我舅妈就拜托你了。既然你背景深厚,如果有人让我们腾出这个病房,你得帮忙搞定。”
  
      “没、没问题……”陆小光突然感觉有点不对劲,自己有点作茧自缚,李青云这人怎么这么好骗呢?其它说辞还没说出来呢,他就相信了自己?就把亲人托付自己?
  
      李青云大喜,拍着他的肩膀笑道:“你真是个好人。玉奴,你也得感谢陆小光,咱们能交到这样的朋友,真是幸运,我舅妈的事情就交给他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好吧,我听我表哥的,暂时选择相信你。陆小光,我妈妈的事情就先拜托你了。”杨玉奴收到李青云的眨眼提示,知道表哥不相信这人,自己多留几个心眼就行了。
  
      “不客气,不用客气……”陆小光笑得极其勉强,不停的擦汗,这和自己想的剧本不一样啊,李青云和杨玉奴怎能这么好骗?难道乡下人都这么好骗?
  
      李青云安排好这里的事情,就说要回家,因为今天有省城的客人来访,不回去不行。舅妈阮冬梅让他忙自己的事情,不用整天来看自己,舅舅杨文定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,让他路上小心,杨玉奴把他送到楼梯处,和他说了几句悄悄话,这才满脸欣喜的返回病房。
  
      表哥居然说他的神医爷爷连癌症也能治,也不用开刀放疗化疗,只是耗费的药材极其名贵,他回去就是想咨询爷爷能不能把药配齐,如果有好消息,一定会第一时间告诉她。不过在成功前,一定要让她保密,谁都不能说。
  
      至于陆小光,李青云告诉表妹,先把这个人当雷锋,既然人家“心胸宽阔”“不记前仇”,自己也应该表现得大度一些,给失足青年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。如果被他缠得烦,一巴掌拍飞就是了,出了问题表哥帮你抗。
  
      有了表哥的这些保证,杨玉奴才不担心呢,唯一该担心的应该是陆小光一伙人,被表哥盯上,就自求多福吧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回到镇上,把车停在春秋医馆门口,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,病人很多,仔细一看,发现这些病人穿戴不俗,一看就是城里人,不是本镇的居民。
  
      怪不得门口有几辆好车呢,原来是这些病人家属开来的啊。这些病人家属很有素质,李春秋给病人号脉时,他们老老实实坐在长椅上等,也不敢说话,生怕影响医生诊断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进了医馆大堂,给爷爷打了一个手势,示意爷爷,自己有事和他谈。
  
      李春秋刚好号完脉,停下来说道“福娃,什么事在这里说,今天病人太多,又都是从市里起来的,怕耽误他们回家。”
  
      李青云一副心急火燎的样子,喊道:“爷爷,我的事也挺急,赶紧给开副药,我舅妈刚查出来子*癌晚期,医生要给她手术切除,外加放疗和化疗,太折磨人。吃药能治好的病,做什么手术啊,快写个方子,我抓了药就给她熬好送去。”RS
  
  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