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仙田

第126章 青龙镇需要神医

    李青云不知道四爷爷怎么得罪了镇委书记,村长李天来在旁边想解释却又插不上话,非常尴尬。吴镇长似乎没把这事当回事,一直保持着沉默,四下观看着周边的风景。突地看到李青云身边的中年男子,顿时露出一丝惊讶的表情,忙走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孙国忠也挺意外的,见吴筱雨走过来,顿时笑道:“筱雨,听说你去了基层锻炼,却没想到来了青龙镇,这是一个好地方啊,就是穷了些。”
  
      吴镇长借着酒劲,带着几分娇憨,笑道:“孙叔,在你这个财神眼中,哪里都是穷地方。既然你说我们青龙镇穷,那就支援一把,让我们这些穷乡僻壤的民众也沾沾孙财神的光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这丫头,在哪都挤兑叔叔。你们这些当官的,过的滋润啊,吃罢喝罢,似乎还想找人打一架,这日子过得多逍遥,叔可比不过你们。”孙国忠见不得有人仗势欺人,镇委书记已经指着同样岁龄的老会计骂了几次了,人家瘦弱的会计忍了,你还不依不饶,他已有点看不下去。
  
      吴镇长不以为意,说道:“孙叔,你这是挤兑我这个当官的啊。不过我是芝麻官小镇长一枚,那位可是‘德高望重’的镇委书记,就算看不顺眼,我也无可奈何。”
  
      李青云趁机问道:“李会计怎么得罪唐书记了?”
  
      “在仙带河边创建农家乐的事,唐书记的意见是谁家的地,建的竹楼算谁家的,承建费自理,镇里只提供指导意见,不参与承建和经营。而李会计想要镇里给一半的财政补助,不然村里人不建。”吴镇长解释道。
  
      “噢?那你的意见呢?”李青云问道。
  
      吴镇长狡黠的笑道:“我也是镇里的干部,这事当然得站到镇委镇政府一头。其实想要镇里出一半的钱,也不是不可以。算作投资,营业收入分给镇里一半就行了。李青云,你觉得哪种划算?”
  
      李青云神色古怪的说道:“建几个竹楼,能需要多少钱,让镇里给投资,生意红火了,也不怕被镇里抢去所有权。镇政府与民争利。民众是争不过你们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这是公然黑政府吗?小心我让刘所长把你抓起来。”说到这里,吴镇长忍不住笑了起来,对李青云说道,“你能把大华商贸的老总请来,生意做得不小嘛。不如你帮村里解决承建竹楼的钱,让农家乐先开起来。到时候让村里人再回购嘛。”
  
      李青云直摆手,婉拒道:“呵呵,今天先不谈这个,等我看到你们的竹楼设计图再说。简易竹楼几千块就能建一座,复杂或者豪华型竹楼,一栋十几二十几万也有可能。我这个种菜的,能有多少钱建这样的竹楼?”
  
      “十元一斤的蔬菜。百元一斤的西瓜,有几个种菜的能达到这层次?算了,既然你无意投资竹楼,我们有机会可以谈谈别的。”
  
      那边一群官员,总算注意到吴镇长和这边的两个男人谈很久了。唐书记一愣神,不悦的喊道:“吴镇长,咱们下午还要去视察仙带河沿岸的清理工作,不要浪费时间。和不相干的人聊天。”
  
      “唐书记,你说错了,这两位可是财神爷,手里随便漏一点钱,我们也不用为农家乐的资金犯愁了。这位是大华商贸的孙总,在南方几省都属有名的财神。而这位年轻人,虽然事业刚刚起步。在我们青龙镇,也能当昨财神的称呼。”
  
      听吴镇长这么一说,李青云和孙国忠同时翻起了白眼,借势打击对手。用得太过娴熟。这一点明身份,就显得唐书记有眼无珠,认不出大人物。孙国忠无所谓,身份地位在那摆着呢,又和吴镇长家中长辈交情很深。可是李青云事业刚起步,就被称作财神,有种被架在火上烤的感觉。
  
      唐书记一听,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,压着火气说道:“噢,这么说,咱们镇的农家乐项目有人投资了?吴镇长,你拉投资很有能耐嘛,几句话的功夫,就拉拢两位财神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成不成还是两回事,有投资意向就是成功的第一步。唐书记你是一把手,掌控大局,投资方面的事,交给我们镇政府的专业人士就行了。”吴镇长绵里藏针,意思是说,唐书记揽过界了,经济方面的事你不懂就别插手,免得惹人笑话。
  
      镇里一二把手火药味很浓,气氛很尴尬,正在这时,却听人群中传来洪副镇长的声音:“财神?开什么玩笑,我怎么不知道,一个本村的农民,怎么成了财神?吴镇长,你别被人骗了。到时候,我们镇委镇政府的面子都跟着你丢光了。”
  
      吴镇长脸色一变,看了李青云一眼,让他帮着解释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无奈,完全被吴镇长绑上了战车,只好说道:“财神有点夸张,有点小钱倒是真的。刚才正和大华商贸的孙总谈一个代理合同,如果成功,一年几千万的收入还是有的。”
  
      在场的人除了李青云和孙国忠,全都倒吸一口凉气,就连吴镇长都惊愕得张大了嘴巴。她本以为李青云有几百万的身家就不错了,哪曾想和大华商贸的一个代理合同就能让年收入达到几千万?
  
      洪副镇长愕然叫道:“几千万?你当真?你种的什么蔬菜,能有这样的营业额?你交税了吗?你有合法的营业执照吗?你的手续齐全吗?”
  
      李青云对这个家伙没好感,反正结的仇怨也化不开,回道:“代理合同还在谈,公司还没注册,目前仍是小打小闹,一个农民卖点菜,交什么税?农业税取消几年了,你这个副镇长不知道?”
  
      洪副镇长支吾几声,接不上话,逮住李青云的小尾巴还好说,逮不住不带硬诬蔑的。而且,他还没查明白,李青云和市里的黄副书记有什么关系,不敢往死里得罪。
  
      本村的村长和会计更是惊讶,特别是李春易,他怎么不知道自己的侄孙一下子就成了千万富翁?
  
      “福娃,你说的是真的?你承包的那个小山坡,能够一年赚几千万?”李春易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四爷爷,我们说的是合同上的代理收入营业额,去掉种子、肥料、人工费、税费,纯利润达不到十分之一,勉强能在咱们青龙镇站住脚吧。”李青云有意夸大了成本,免得让某些人过度眼红。同时也是向孙国忠诉苦,表明他种出来这些绿色蔬菜很辛苦。
  
      “噢,几百万的利润也了不起,要是有这笔钱,我们村的竹楼全部交给你投资也不担心了。好好,这样四爷我就放心了。”说完这句话,李春易的表情明显放松了。
  
      村长李天来也松了一口气,营业额几千万,纯利润几百万,这才合理嘛。格老子的,也不对,凭什么他承包一座小山坡就能一年赚几百万?村子里荒着的山坡多着呢,那该浪费了多少钱?
  
      不理这群人心里的翻天覆地,李青云觉得不能再搀和镇里领导班子的恩怨,和孙国忠一起,说了几句场面话,匆匆离开。
  
      给孙国忠准备一些地里的特产,也算是样品,方便他回去让其他下属给这些产品合理定价。
  
      送走了孙国忠,李青云也带了一些瓜果,装在方便袋里,开车去镇里接爷爷,准备带爷爷去县中医院。
  
      下午病人少,李青云去的时候,里面没有一个人。把袋子里的瓜果蔬菜给奶奶放下之后,就催促爷爷,快点走。
  
      李春秋背上医箱,自嘲道:“多少年没有背着医箱行医了,老了老了,却还要走这一遭。都这把年纪了,还需要神医的名声吗?”
  
      李青云抢过他的医箱,笑道:“爷爷,你就别矫情了!你或许不需要,但我们青龙镇需要一位名医。没有你这个绝世名医,汤山疗养院的离退休高干怎么会来我们青龙镇?我们青龙镇的民众什么时候能过上富裕的生活?”
  
      李春秋一边往外走,一边训斥道:“混小子,我是医生,不是经济学家。我有能力帮全镇的人看病,却没能力和义务帮他们致富。以我这种惫懒性子,如果小汤山疗养院的老头老婆全来找我看病,我还不烦死?你马上给黄书记打电话,病好了就算了,让他别乱宣传,净给我找麻烦。”
  
      李青云上了车,把医箱放在后座,对坐在副驾驶位的老人说道:“爷爷,你应该学学外面医院里专家的先进管理经验了。你要是怕影响练功,可以在门口挂个牌子,一天只看十名病人,看完你就关门,想到哪就到哪。如果有危急病人,你再发扬一下高尚医德,于情于理,都能说得过去。”
  
      “就你鬼点子多。对了,我的玉髓液快用光了,你什么时候再给我送点?”李春秋虽然满腹怨言,但对孙子的要求,还是尽量满足的。因为,他也有所求……
  
      “爷爷,咱能别迷信吗?那叫泉水,不叫玉髓液。别搞得给病人药里加一点,你就心疼得几天睡不着。作为一代神医,该有的心胸和气度必须要具备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送我一水缸玉髓液,我就做你心中想要我做的神医。不然,咱免谈。最多帮你治好白妮她娘的癌症,我就和你奶奶去省城旅游,到你付婆婆家住几天。”
  
      “……”李青云拿这老头没办法,每天一杯,喝到一百岁,绝对不止一水缸。哪多哪少,都分不清了。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起点(qidian.com)投推荐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手机用户请到m.qidian.com阅读。)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