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仙田

第127章 古怪的药方

    李青云带着爷爷走入阮冬梅病房的时候,看到几名医生,正站在病床前对舅妈说话。杨玉奴和杨文定担忧的站在一旁,表情凝重。
  
      “……没错,为了你的生命着想,必须全部切除。切除之后,也不敢保证癌细胞不扩散,所以必须观察一定的时间,随时准备放疗和化疗。你这是癌症晚期,能保住命就不错了,别想有取巧的可能。”鲁主任非常严肃的说道。
  
      赵延寿是主治医生,在旁说道:“阮冬梅,鲁主任是肿瘤科的专家,在整个川蜀省都有名,他说怎么治就怎么治,听专家的准没错。”
  
      杨玉奴闻方,忍不住说道:“鲁主任、赵医生,我怎么听说,用中医治疗,不用开刀,吃点中药就能治愈?”
  
      鲁主任笑道:“小姑娘,你听谁说的?这种说法不科学,你不要听信不专业医生的谣言,耽误了你母亲的病情。我们都是中医出身,不会贬低中医,但是也不能盲目夸大。该怎么治,我们心里有数。呵呵,如果有人能用中药治愈子宫癌晚期,我这么大岁数,认他当师父都没啥丢脸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反正就是有人能治。”杨玉奴不服气,非常相信表哥所说的话。但是,又不能公开秘密,所以她很为难。
  
      “咳咳,大家都在啊。”李青云带着爷爷,正式出现在病房里,一脸平静的说道,“我把爷爷请来了,我爷爷说了,他对癌症有独特的治疗手段,早期晚期差别不大,只要人没死,就有治愈的希望。”
  
      李春秋要不是还想要点玉髓液,都想一巴掌把这孙子拍死,我说过这样的话吗?真把我当庸医了啊,什么癌症早期晚期一个样。早期和晚期有天壤之别。能一样吗?
  
      但是,既然已经答应李青云,这时候说什么也得配合,于是一捋长须。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风姿,说道:“老夫李春秋,侥幸学过几年医术,因为和病人有点亲戚关系,所以才到贵院打搅。若有得罪之处,还见见谅。”
  
      赵延寿表情古怪,好像憋得快要吐血,非常郁闷的说道:“李青云,你昨天不是还说,纯中医治疗子宫癌非常困难吗?为什么今天就把李神医请来了?虽然我很佩服李神医的医术和医德。但这里是中医院,是肿瘤专科,你们这么做,有点不太合适吧?”
  
      鲁主任也带着气,非常不满的冷笑道:“老人家。不是我狂傲,这辈子还真没见过纯中医手段治愈子宫癌的例子。你要真有能耐,当面治愈这个病人,让我鲁智友磕头拜师都行。”
  
      李春秋和蔼的笑道:“呵呵,鲁主任不必了,我都一大把年纪了,没精力收徒授业。”
  
      好嘛。一句话把鲁主任气得差点犯了心脏病,这老头,似乎感觉自己赢定了,信心十足,太奇怪了。
  
      杨玉奴高兴的跑过来,焦急问道:“爷爷。你真有把握啊?”
  
      “那是当然!没把握,我来中医院干嘛?丢人现眼不成。”李春秋说着,非常自信的说道,“别耽误时间啦,让我先号号脉。看看病情到哪一步了。”
  
      旁边的几个医生差点晕倒,这什么神医啊,连号脉都没有,就说有把握治愈,吹牛吹大了吧?
  
      李青云忙给爷爷拉来椅子,让他坐在床头,给舅妈号脉。号完脉之后,又看了舌苔,查看了内眼皮血色,以及指甲色泽。
  
      “嗯,病得很重,病源有扩散症状。中医病理显示出,湿热蕴毒,流注下焦,或由七情所伤,肝郁气滞,冲任损伤所致,开始多为实证,蕴毒日久,气血大伤,正气不支,以导致肝肾阴虚,脾肾阳虚。由宫颈蔓延整个宫体……所以,必须下重药,我开三副药,一副药分三天服,九天后病痛自消。”检查完,李春秋极为笃定的说道。
  
      鲁主任瞪大了眼睛,不可思议的叫道:“你确定没看过她的彩超检查?以及mri检查?你怎么知道是由宫颈蔓延整个宫体的?一副药分三天服,也叫重药?总共三副药就能药到病除?”
  
      赵延寿也是一副见鬼的表情,叫嚷道:“检查结果全在我手中的病例资料里,一直在我办公室存放,别人不可能看到的。先不说这些,既然知道病得这么严重,还说三副药治愈,我从来没见过这么狂的医生?我师父他老人家,行医一辈子,也没说过这样的狂妄言语。”
  
      李青云从药箱里拿出纸和笔,随口说道:“狂不狂咱们九天后见结果。而且,我爷爷说了,是病痛自消,应该是治标,可没说一定清除癌细胞。能控制住不犯病,就是天大的成功。你们这些医生都是专家,得讲科学啊。”
  
      狗屁科学,是你们爷孙俩颠覆现有的科学认知吧?
  
      阮冬梅根本不知如何是好,只在那里说道:“如果不痛不痒,那不跟正常人一样了吗?我就是难受得吃不好睡不下,才来治病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舅妈,你就放心吧。吃药之后,你自己体会。什么东西都能骗,但骗不住自己。”李青云安慰道。
  
      众人瞪大了眼睛,屏住呼吸,看李春秋到底开什么神奇药方。本以为他会把这方子当成机密,却没想到,他会当众写出来,一点也没遮没挡。
  
      等开完方子,签上李春秋的名字时,鲁主任终于忍不住,质疑道:“行气化瘀,解毒散结,你用白花蛇草就算了,为什么要加百年野生黄精?现在哪有这种百年黄精了?能找到十年的就不错了。在治疗的同时,你为什么又加入补益心脾几味药?主药居然是百年人参?她这种病,不是重点补血虚吗?为什么要重补气虚?”
  
      赵延寿也是满脸疑惑不解,喃喃自语道:“不对吧,君臣佐使乱套了。为什么会有双君双臣的现象?这个方子能吃吗?李神医,我知道你还有几片百年人参,可这百年黄精,似乎更难找吧?”
  
      “呵呵,没有百年的黄精,找几十年的也能凑合。”李春秋写完,把方子交给李青云,吩咐道,“你去药房抓药,百年人参和百年黄精我这里各有几片,你就不用再买了,其它的按分量来。这是特护病房,应该有煎药的地方吧?”
  
      鲁主任阴沉着一张脸,又困惑又焦躁,说道:“就算没有熬药的地方,我也给你准备。小许,你去准备炉子和砂锅。我倒要亲眼看看你这药的效果。”
  
      李青云拿着药方,就要出去抓药。
  
      舅舅杨文定拉住他,掏了一把钞票,说道:“不管怎么样,也不能让你出力又出钱,福娃你拿着,我知道这些钱买不了一片百年人参,但你舅也只有这点积蓄了,别嫌少。”
  
      李青云推辞不要,忙喊表妹来帮忙:“别,除了人参和黄精,其它的三副药加起来不到一百块钱,我要你这么多钱干嘛?玉奴,拉住你爸,这时候治病重要,别拉拉扯扯的让人看笑话。”
  
      杨玉奴很听他的话,过来劝住父亲,让表哥先去抓药,钱的事以后再说。
  
      赵延寿看不下去了,说道:“去掉百年人参和黄精,还有什么值钱的药?小朱,你去楼下的中药房把这三副药抓过来,就说是特需,先挂账。”
  
      李青云耸耸肩,得了,什么都省了。很快,炉子和砂锅就搬上来,三副药也拿了上来。李春秋仔细查看每副药,觉得份量准确,又把自己药箱里带来的人参和黄精片拿出来,加进去,才让李青云亲自熬药。
  
      “福娃,熬药的活就交给你了,三碗熬成一碗,熬三遍,混成一份,再分三天喝。别人熬药我信不过啊,下面就看你的了。”李春秋一语双关,意思是说,牛皮吹出去了,三副药能不能见效,全靠你那玉髓液了。
  
      “爷爷,你放心吧。”李青云说着,就把药倒进砂锅,在卫生间接了半碗自来水,先泡了半小时,然后才放在炉子上熬。
  
      鲁主任、赵延寿等人,瞪大了眼睛,观看李青云熬药的每一步,和普通人熬药没什么区别,火候控制,甚至不如普通的中医煎药实习生。
  
      第二遍熬药时,重复上一次的步骤,没有什么两样。此时,夜已深,有医生撑不住了,觉得看人熬药太无聊,甚至有点虐心。
  
      所以第三次加水时,都没人跟李青云进卫生间了,就在这个时候,李青云往里面加了一杯多灵泉,再混些自来水,熬制第三遍中药。
  
      第三遍熬的时间很短,一是怕影响灵泉的效果,二是药效也没有多少了,随便煮煮就行了。
  
      三碗药汤混在一起,温度刚好。分了三分一,倒在一个小碗里,端给阮冬梅。在众目睽睽之下,阮冬梅忐忑不安的一口气喝光了喝里的药汤。
  
      “怎么样,有什么感觉?”鲁主任快急疯了,此时终于见药汤熬好,病人服下,立即就问对方的感受。
  
      李春秋淡淡的说了一句:“就算是仙丹,也得给病人消化的时间吧?”说话间,他已得到李青云的暗示,表明已加入玉髓液。
  
      阮冬梅坐在病床上,突然惊叫一声:“咦,你们还别说,真有点奇怪的感觉……身上暖暖的,一直想冒汗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