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仙田

第128章 碰瓷遇上黑吃黑

    癌症病人的汁液本就有一股异味,再加上空间灵泉的洗涤作用,体内的杂质飞快的排出,酸臭味更加浓重。
  
      不多时,这间病房就进不得人,刺鼻的酸臭味让人作呕。杨玉奴赶紧打开窗户,让空间流通,这才有好转。
  
      李春秋见状,满意的点点头,说道:“不错,药效很明显,等汗水干了以后,再去洗澡,免得着凉。以后每天的服药时间都在晚上,连服九天之后,我再来看情况。嗯……药必须让福娃来熬。好了,今天就到这里,福娃,给我找个旅馆,明早再回青龙镇。”
  
      “晓得了。”李青云应了一声,又交待表妹一些注意事项,就带着爷爷离开病房。因为药只有他能熬制,所以连剩下两副药也带走了。
  
      至于目瞪口呆,一直叫嚷着不可能的几名医生,李青云无法向他们解释其中的奥秘。
  
      离开时,李青云还小声对赵延寿说了一句:“一人一方,此方没有可复制性,不要乱给病人套用这个方子。”
  
      鲁主任红着眼,一副被打击得不轻的模样,喃喃自语道:“真邪门了,这药又没有发汗的成分,怎么出这么多汗?还有这么强烈的酸臭味?不管有没有复制性,我都要试验几次。小朱,咱们去药房,我要亲自试药。”
  
      小朱一脸迟疑,急得额头冒汗,犹豫的说道:“可是,那方子被李神医收走了,上面几十味中药,我只记得一半啊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你、你……真是个……你就不会用手机拍张照片?走,到我办公室,我也记得一部分药。咱们共同参谋一下,说不定就能记全。”鲁主任说着,已经气急败坏走出特护病房。
  
      赵延寿想起来还有药渣子呢,想去找时,发现药渣子早被李青云打包带走。说是帮表妹清扫病房,减轻表妹的负担。
  
      越是这样,赵延寿越是迟疑,总觉得哪里不对劲。开药方时,明明给外人观看,熬完的药渣子为什么要带走?难不成在熬药的时候。往里面加了一种神奇的药引子?不对不对,双君双臣的搭配不对,除非再加一味主药,才能降住双君双臣的配伍格局,新加入的主药才是真正的“君”,绝不是药引子那么简单。
  
      想到了这里。他忙跟着鲁主任离开了,要把心中的疑惑说出来,共同求证推测。
  
      回到小旅馆,李青云才把心中的疑惑问出来:“爷爷,你开方子的时候,随意他们观看,后来为什么又把药方要走了?还把熬药的渣子带出来?”
  
      “总要故布疑阵。才能显得更神秘。一个谎言,总要有百个谎言来圆满。做完这桩事,你这混小子千万别再求我办事,折寿。”李春秋懒得和孙子解释,摆摆手,让他滚回自己的房间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讪笑一声,无奈的返回自己的房间。要不是想为青龙镇召来一批高层次的游客,自传使出这样的招术?
  
      算算时间,也该差不多了。越是邪乎的事情,传来越是快。黄书记介绍来的那批患者身份不差,多是政府机关的亲属,他们往县中医院打听一些事,很简单。这样,离得更近的小汤山疗养院的离退休高干。也不会不知道。
  
  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李青云把爷爷送回青龙镇,他又马不停蹄的返回县城。联系“洋葱头”任务的收件人,对方派专人来取变异的烙铁头蛇毒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坐在车上,看着快到约定的时间了,才进入小空间。把绑在太阳石上的烙铁头拿下来,这货极为可怜,这些天只喝了一些泉水,喂它一点点鱼肉块,要不是有这些能量补充,早就被太阳石烤焦了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拿出取毒蛇的专用玻璃杯,捏住蛇头,把杯口卡在毒蛇的两个毒牙处,不用使劲,毒蛇自己就怨恨的想要咬住玻璃杯,把毒液排出,想要毒死面前的可恶人类。
  
      简直是酷刑啊,这只毒蛇觉得自己快被烤干了,幸好最近食物不错,极为鲜美,体重“噌噌”的增加,受罪的这么几天,竟然长长了半尺。
  
      它的恨意极大,毒液也很多,不一会,就取了小半杯毒液。李青云感觉这条毒蛇还需要教训,于是又把它绑在太阳石上,不理它的挣扎与嘶叫。
  
      封住取毒杯的口,李青云出了空间。空间里面,变异黄金蟒贼溜溜的伸出大脑袋,怜悯的望了绑在太阳石上的毒蛇一眼,偷偷的出了酒窖,飞快的钻进养鱼的水池,大口吞了几条活鱼,这才慢吞吞的盘踞在太阳石下晒太阳。
  
      有吃有喝,还有太阳晒,这日子过得太舒坦了。更让它惬意的是,还有一个倒霉蛋天天在太阳石上惨嚎,难道那个笨蛋不知道服软吗?
  
      二秃子海东青最近在一棵最高的果树上做了一个窝,不过最高的果树也很低,大蟒蛇一直身子就能碰到二秃子的窝。
  
      不过它不敢碰,因为由于好奇,脑袋刚碰到窝的茅草,就被二秃子攻击了半天,脑袋上的鳞片都被抓花了。
  
      本来它也想和二秃子斗一斗的,决定谁才是这片领地的老大。不过李青云刚巧看到了争端起因,一巴掌把蟒蛇抽飞,不用说什么教训的话,大蟒蛇立即就知道自己错了。
  
      不过,李青云还是给他解释了出错原因。
  
      “你看二秃子都没进你的窝,你怎么能靠近它的窝?”
  
      闲得无聊时,大蟒蛇也在思考,有这么蠢的海东青喜欢往蟒蛇的地洞里钻吗?好吧,虽然那是个藏酒的地窖,但入口终归像个洞穴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没注意这条蟒蛇变聪明了,还以为它被自己打怕了呢。不过,绑在太阳石上的烙铁头怎么就管教不好呢?哪次抓住它的脑袋,它都会拼命的攻击自己。
  
      最近烙铁头的力气也变得极大,如果不是在小空间里用灵体收拾它,在现实中绝对不想碰这种大个头的毒蛇。
  
      洋葱头任务的取件人很准时,刚取出毒液,就见约定地点开来一辆黑色的大众汽车。从车子里面下来一名容貌普通的中国男子,三四十岁,和普通的上班族没有什么区别,混在人群里,都没人多看他第二眼。
  
      “李先生是吗?我来取件。”中年男子笑着问候一声,直接说明来意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把封好的玻璃杯交给他,让他观测一下,然后把打印好的任务单,交给取件人签字写编号按手印。双方握手,互相道别,一切显得很正规。
  
      这个任务单只是留证用的,一切流程都在网站上搞定。等这名取件人在网站任务上确认收件之后,李青云的这个任务就处于发件状态,等待任务发起人验证检测,是不是自己要的东西。验证之后,放款加分,再给评价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发现任务模式和淘宝差不多,唯一的区别就是取件人很关键,是洋葱头协会严格筛选的人,也是整个任务最关键的枢纽。
  
      “回头再查查这个协会的合法性,有关部门不会说我走私吧?”李青云心中有些不确定的想着,有点走神,突见一辆摩托车蹿在自己车前,咣当一声,居然自己摔倒了。
  
      嘎吱一声,李青云紧急刹车。因为摩托车摔在自己车前,如果不刹车,肯定会从摩托车和人身上压过去。
  
      “真是躺枪呀!”李青云车上装有行车记录仪,倒不怕人碰瓷,不过人家摔在自己车前面了,出于人道精神,也得下去看看。
  
      车前面,那名摩托车驾驶员惨嚎着扔掉头上的头盔,半坐在地上,不说自己身上有没有伤,却哭嚎道:“完蛋了,我家的祖传宝玉啊,肯定被你撞碎了,价值几百万的古董啊。”
  
      那男子哭嚎着,从怀里掏出一块巴掌大的雕花玉佩,拿出来一看,居然没碎,他怔了一下子,眼中闪过一丝慌乱,然后一咬牙,突地拍在地上,瞬间碎成三瓣。
  
      然后抬头看着李青云,指着地上的碎玉,继续哭嚎:“大家快来看看啊,给我评评理,这是货真价实的美玉啊,被这个开豪车的人给撞了。”
  
      由于在行车道上,刚发生事故时,周围的车辆和行人都还没来得及围观。只是摩托车的倒地声,和这名摩托车驾驶员的哭嚎声惊动了不少人,已有行人停下脚步,准备过来围观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站在车前,冷笑一声,意念一动,运用小空间的力量,把面前的碎玉收进了小空间。
  
      摩托车驾驶员的哭嚎声戛然停止,因为他发现自己面前的碎玉不见了。他慌乱的揉了揉眼睛,确定不是自己眼花,而是真的不见了。
  
  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我的玉呢?”他瞪着李青云,他觉得就是这个家伙离自己最近,如果不是自己眼花,肯定是他做的手脚。
  
      “你在说什么啊?什么玉?哪有啊?”李青云装傻充愣,反正他下车后,挡在了行车记录仪前面,根本拍不到地面上的东西。既然这二货敢碰瓷,就别怪自己黑吃黑,先收了它的碎玉再说。
  
      此时,陆小光和猴子一行人坐在轿车里,停在路边,准备看热闹。本来觉得好戏已经开场,却发现找的这朋友居然不哭不嚎了。
  
      “光哥,不对劲啊,黄鼠狼这货怎么不哭不嚎了?这龟孙子下了本钱,为了给光可报仇,他拿的是真玉啊,不会摔傻了吧?”猴子在车里焦急的叫嚷道。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起点(qidian.com)投推荐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手机用户请到m.qidian.com阅读。)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