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仙田

第131章 前任和现任

    李青云第一次看到秦瑶尖酸刻薄的模样,说实话,他对这个前女友的愧疚大过怨恨,当初家里确实没有钱,才导致她的父母反应这段交往,最终劳燕分飞,各奔东西。
  
      只是……往日已远去,那一页不堪回首的往事,早在风中腐烂,被刻意遗忘。
  
      “呵呵,衣服可以换,人却不能。这位女士,请注意你的言行,因为你已伤害到我的女朋友。如果不是念在一日夫妻百日恩的份上,你早就倒在地上忏悔了。”李青云也不知道自己是以怎样的心情,说出这番话的。
  
      不过说出之后,表妹那茫然无助的表情,瞬间变得坚毅,双手紧抱自己的胳膊,小鸟依人般的露出幸福的笑意。
  
      “哎呀,你怎么能这样对前女友说话呢?女人再坏,你也不能动手吧?打女人的男人不是好男人,打女人的男人,才是好男人。”杨玉奴娇嗔的责怪道。
  
      “就你的舌头灵活,不许在我面前玩绕口令。”李青云幸福的微笑,看着性情温柔的表妹在曾经的情敌面前,表现得有些尖锐,他非常有成就感。
  
      陆小光蹲在柜台角落画圈圈,郁闷的嘟哝道:“灵活的舌头?这对奸夫yin妇,太可恶了。别在我面前秀恩爱好不好?狗男女啊,经常干什么事啊。唔……不过,那不是许静守,这货新找的女朋友不会是被李青云玩过的货色吧?靠,亏那孙子还整天在**里炫耀自己的女友是女神。我呸!”
  
      秦瑶恨得咬牙切齿,没想到李青云会如此反击,他身边那位看似温柔如水的孩子,居然同样伶牙俐齿,反击犀利。
  
      她身边的男人许靖守却忍受不住“一日夫妻百日恩”的说法,顿时怒道:“李青云,你别特么找抽。收拾你这样的垃圾货色,老子不费吹灰之力。”
  
      李青云平静的笑道:“呵呵,忘了在车站的事情吗?我那便宜师父,把你外公打得满地找牙。我不说多,同样能把你打得满地找牙。不过我在老板店里买东西,不想在这里妄动干戈。若是不服气,咱们出去练练。”
  
      “就你这个连房子都买不起的穷鬼,还有钱买玉石?买的假货吧,哈哈。”许靖守总算找到打击李青云的地方,所以笑得极其张狂。
  
      可是,这话却把店老板得罪了,那中年老板冷哼一声,说道:“这位先生手持工行的金卡,眼睛都没眨一下,就刷了十多万的钱,付了两块玉佩的钱。不知这款爷,你又能买什么价位的玉器?别的好说,那种三万五万的手镯,本店可不销售,只有几款价值十多万的龙凤玉镯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这……怎么可能?”许靖守一下子就乱了方寸,一是没想到李青云会有钱买十多万的玉器,二是没想到店老板会帮着李青云说话,三是自己带的钱不够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接过老板刚包好的玉佩礼盒,没有再刺激许靖守,更没有再多看秦瑶一眼。既然已经形同陌路,就不要再彼此伤害,相见不如不见,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。
  
      “小光子,我们走啦,找个地方吃饭。今天辛苦你帮我拎了一下午的包,所以地方你选,今晚我请客。”李青云一副财大气粗的模样,反正前女友对自己也没什么好看法,随便了,今后只关注杨玉奴自己的看法就行了。
  
      陆小光一副狗腿子的模样,谄媚的说道:“还是让玉奴选吧,我能混口饱饭,就是天大的恩赐。”
  
      走过许靖守的身边时,才惊讶的叫道:“咦?这不是许少吗?你怎么敢和我们云哥起冲突?哈,就你爹那破位置,不是找不自在吗?我这么牛叉的背景,都跟着云哥混,你特么的回去再吃几年奶再出来吧。”
  
      “陆小光,你怎么混到这种地步?给李青云拎包?”许靖守又惊又怒,一副见鬼的模样,怎么想也想不通,这是怎么回事。
  
      “你想拎包,还轮不到你呢。”陆小光不屑的说着,见李青云和杨玉奴走远了,忙跟了上去,懒得再搭理许靖守。
  
      在跑开的同时,陆小光心想,哥们我也只能挑拨到这种程度。你许靖守要是有一点点血性,就该找李青云的麻烦。格老子的,你不是整天吹嘘自己的外公是高手,自己的舅舅是高手,自己的舅妈是高手吗?高手不打人,还算毛的高手?
  
      “算了吧,要不我们不买了?”秦瑶仅有的一丝好心情,全部消失了。此时再也没有逛街的心情,只想回去一个人睡一觉,重温往日的美好记忆。记忆中的李青云,从来没有高声对自己说过一句话,永远是那么温柔,那么服帖。
  
      可是,现在为什么变成这样?做不成情侣,就做不成朋友?不过做朋友的前提是,李青云身边没有别的女人。
  
      “往事不要再提,人生已多风雨,纵然记忆都抹不去,爱与恨都还在心里……”公羊道奇车厢里,恰巧播放张国荣的这首经典歌曲,李青云心中暗暗苦笑。纵然两人已形同陌路,但往日养成的爱好习惯,却铭刻在彼此的骨子里。
  
      杨玉奴好像未曾察觉,笑道:“这首歌我也很喜欢,曾经借过表哥的几张cd,其中就有这张专辑《宠爱》。”
  
      说着,她跟着音乐的节拍,唱起这首老歌。她的声音很温柔,温柔中却暗藏一丝哀怨,不过却很好听,李青云喜欢她的歌声,喜欢她的声音。
  
      “切,一首死人的歌还有什么好缅怀的。”看到李青云和杨玉奴同时回头怒视自己,陆小光忙讪笑道,“呵呵,我随便说说,你们当我口误。喂,你好好开车,看前面啊!啊,我想到了,咱们去川府鱼王,那里的饭菜听说一流,小汤山的老干部都专门来这里吃饭。”
  
      杨玉奴怒道:“不请,一听就很高档的样子,花费肯定很高。”
  
      “……”李青云可没听出这有什么高档的词汇,笑道,“小光今天很辛苦,既然他提出来了,咱们不能爽了他的面子。”
  
      陆小光忙笑道:“对对,还是云哥仗义。其实也不算高档,只是全鱼宴,做得有一点点特色,咱们这里的鱼又不贵,我们三个人随便吃,能花费多少?如果云哥舍不得请,这饭钱我出。”
  
      杨玉奴不说话了,不想让表哥丢面子,却也不想浪费表哥的钱。
  
      小县城不大,天色将黑,李青云在陆小光的指点下,找到了川府鱼王的位置。有点偏,在县城北郊,离小汤山疗养院很近。
  
      此时,华灯初照,人来车往,非常热闹。李青云寻了半天,才找到停车位,这在县城,极为少见。
  
      “余军的生意不错啊,照这火爆程度,不去市里开分店,就对不起这张招牌。”李青云在心里嘀咕一句,停好车,带着表妹走进川府鱼王。
  
      陆小光紧跟在后,一副奸计得逞的模样。
  
      饭店门口,站了一排穿红色旗袍的女服务员,清一色的露着雪白大腿,见到李青云一行人进入,顿时鞠躬行礼,嫩生生的喊了一句:“欢迎光临!”
  
      然后,最外面的两个女服务员,主动跟了上去,问清他们几个人,说大小包厢只剩最后一个位置,问清楚他们几个人,好安排合适的包厢。
  
      可是一听说他们只有三个人,顿时有些冷场,其中一个女服务员有些不高兴的说道:“如果是三位的话,只能坐大厅了,我们饭店有规定,包厢最低六人起,而且要提前一天预定包厢。”
  
      李青云无所谓,坐哪不是吃饭,而且又是余军的饭店,没必要计较太多,于是说道:“大厅就大厅,给安排一个位置就好。”
  
      等转到大厅之后,其中一个服务员跑去大厅的领班沟通一下,回来之后,却一脸尴尬的说道:“实在不好意思,大厅满员了。要不,你们在这里坐着等一会,有了空位置,再请你们过去。”
  
      李青云还没说话,早就饥肠辘辘的陆小光却发火了,大声嚷嚷道:“靠,你们什么意思啊?不够六个人就不能进包厢了?这是谁特么的规定?让小爷坐大厅就忍了,可居然没有位置。让你们老板出来,如果三分钟之内不给我们安排包厢,我就把这里给砸了。小爷我说到做到。”
  
      几名服务员却不害怕,那名领李青云一行人进来的服务员说道:“没有位置,是我们的失误,但只要稍等片刻,就能找到位置的,我们可以保证。但是若要发火砸店,也不是我们小服务员能够阻止的。不过在砸店之前,我希望先生三思,因为在大厅里吃饭的就有几位从小汤山过来的老干部,曾在市里和省里任职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……擦……”陆小光顺着服务员所指,居然看到几个曾经的熟面孔,在电视台新闻上没少看到,到时熄火了,一声也不吭,低眉顺目,观看自己的脚尖,噢,好像鞋尖上有几片灰尘,该擦鞋了哟,我擦擦擦。
  
      杨玉奴好不容易看到陆小光吃瘪,顿时捂嘴轻笑。笑罢,用可怜兮兮的目光看着李青云,好像在说,她也饿坏了。
  
      “余军怎么搞的,什么**规定啊,包厢限制最低消费不行吗,非要搞一个最低人数,还要提前预定,没事找抽啊,等会见到他,再好好数落他。”李青云没办法,只好拿出手机,准备给老板余军打电话,让他给安排一个小包厢。
  
      可是,一抬头,居然看到许靖守和秦瑶好巧不巧的进了这家饭店。见到李青云一行人在等待位置,许靖守嘲弄道:“买得起十几万玉佩的人,怎么进不了川府鱼王的包厢?要不要跟我们凑成一桌吃饭?听说只有最后一个小包厢了哟!我有贵宾卡,不受人数和预约限制噢。”RS
  
      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