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仙田

第135章 卖参

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
  
      李青云停好车的时候,发现赵延寿和一名气质不俗的中年男子正在不远处等他。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好嘛,急到这程度了,价钱肯定开不低。
  
      “李青云,总算把你盼来了,这是我师兄宋致远,省保健局的专家。”一看到李青云下车,赵延寿就急着跑过来,为他介绍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心说,幸好早有准备,把手里的一个方便袋随意的一扬,说道:“知道你们的目标,我也吊你们胃口,自己拿去看。”
  
      “什么?你就把百年野山参放在方便袋里?”赵延寿极为惊诧,刚接过袋子,就被旁边的师兄抢了过去。
  
      “让我看看……李先生,你这真是百年人参吗?怎么长得……咦?须子好长,挖得好完整。”宋致远说着,把人参放到鼻子处闻了闻,脸上露出一丝陶醉的表情。
  
      “好纯正的香味啊。没破一点皮,就能流露出这样的香味,野参错不了。断定年份,需要从芦、纹、皮、体、须,这五个方面判断,这也是常说的‘五形’。”
  
      “芦即根茎,也称地下茎,即主根顶端细长部分,俗称“芦头”。每年秋季地上部脱落,在根茎上留下一个茎痕,俗称“芦碗”,其数量随参龄增加而增加,也是鉴别参龄长短的主要标志,由于生长环境和自然灾害等影响,分为好多种情况,并非人们常说的一个芦碗一年的说法,但一般说来,芦长、芦碗多而紧密,总是不错的。”
  
      说到这里,宋致远眉头微皱,指着这根人参的芦头说道:“你的这根野参芦头不多,大约只有几十个。和百年参有细微的差距。当然,不能单以芦头来判断,还要综合其它四点。”
  
      李青云有点紧张,他是知道这棵人参真正年份的人。听宋致远如此在行。三言两语。就把这棵人参说得头头是道,似乎每一根须子都是一种特征。生怕他鉴定到最后。说这是一颗十年份的普通种植参。
  
  
      幸好,宋致远对人参再熟悉,也只能根据现有的知识判断。
  
      他指着人参上的肩纹笑道:“你们看这人参主体的上半部分,这些横纹非常紧密。也非常深,一条条紧密连贯,错落有致,这说明这根人参的年份极长,甚至超过我以前所见的百年参。所以说,鉴定野生人参,不能从某一特征。武断的下结论。”
  
      “而且这根人参的表皮呈金黄色,似锦锻一样,这就是常说的锦皮特征,皮肉坚实。皮质细腻,百里挑一的好皮相。”
  
      论“体”的时候,宋致远说这根参是“疙瘩体”,品相不太好。
  
      但“须”的特征又极好,说这支野山参,根上生长的须根细长,柔韧性强,有弹性、其上缀有小米粒状的小疙瘩称为“珍珠点”。
  
      一番评点之后,宋致远总结道:“野山参的质量以生长年久、芦长、碗密、带圆芦、体丰满、纹深而密、螺旋状、枣核艼、带珍珠疙瘩、须根坚韧不易断,五形俱佳者为极品野山参,但并非所有的野山参五形都明显,由于各种自然环境的影响,一支看上去只拥有五形当中的几个形的,也可能是一支好的野山参。”
  
      李青云这根花盆里种出来的人参,被他评为“三形上佳,质感一流。”,年份在百年左右,香味醇厚,可列为一极野山参的行列,算不上极品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举起大拇指,极为佩服的说道:“高,真是高人啊。想不到一支人参,也有这么多学问。今天算是涨了知识,开了眼界。”
  
      宋致远微微得意,不过仍自谦的笑道:“一般啦,我也是跟着师父多学几年,由于师父一直给中枢部门的首长做保健医生,我见到百年野参的机率比较高。见的多,自然能分辨好坏真假。”
  
      李青云笑道:“既然宋医生是专家,那咱也不娇情,你说这根野山参值多少钱吧?价格合适了咱就卖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这个……由于野山参价格极贵,需要称重之后,再做估价。
  一般根据人参的干湿比例,一般相差四倍。也就是说,一棵鲜人参重300克,晒干之后,只能有70多克。”
  
      “像你这根野山参,如果鲜重有三百克左右,参加拍卖,或许能卖到两百万左右。但是,如果你急着出手,我可以以一百五十万的价格收购。毕竟拍卖会,需要很多手续和税费,到手的价钱和我开的差不了多少。”宋致远有几分迟疑的说道。
  
      可能压价有点低,他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。
  
      却见李青云大手一挥,极为爽快的说道:“既然你是赵延寿的师兄,那都不是外人,赵医生也帮过我不少忙的,就按你开的价卖掉。人参你拿着,钱打在我的卡上就行了。”
  
      赵延寿觉得自己极有面子,而宋致远却像做梦一样,没想到这么贵重的物品交易,居然这么简单,这么儿戏?一句话的事,就把人参交给自己了?
  
      如果不是旁边有人,他都想揪几根须子尝尝,想再确认一下,这到底是人参还是白萝卜?再或者是桔梗?
  
      李青云说完,似乎早有准备,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条,上面写着账号和户名。
  
      把纸条交给宋致远之后,就去了病房五楼,给舅妈熬药去了。
  
      等李青云走后,宋致远才叹了一口气:“你这朋友可真大气,一百多万的东西,说放我这里,就放这里了。还是你的面子好使啊!走走,赶紧到你办公室,我称一称这支参的重量。”
  
      两人来到办公室,仔细一称,有三百多克,宋致远乐得眼睛都睁不开了,一个劲的赞叹:“好参,好参啊。晒干之后,至少能有90克。我是舍不得拿去卖的,留着自己配药用,定能治好很多疑难杂症。神医的名头,全靠这支百年人参了。”
  
      赵延寿笑道:“要说神医,青龙镇就有一个。
  对了,就是卖你人参的李青云的爷爷,以前我只知道他的医术厉害,但最近才觉得神奇,称为神医,当之无愧。”
  
      “噢?怎么回事?”
  
      宋致远随口问了一句,正把李青云的账号和户名发给自己医药公司里的会计,让她快点打款,支付百年人参的货款。
  
      赵延寿说道:“他爷爷三副药,治好了一个子宫癌的病人。今天李青云就是来熬药的,其实这副药没吃前,病人的情况已经有极大的好转。要是做检查,估计已查不出病”
  
      “什么?三副药治好一个癌症病人?不可能!快带我去看看病人,以及他开出的药方。如果没有药方,查看他们熬药的药渣也行。”宋致远一听,就跳起来,往外面跑。
  
      “没用的,药方我们没记住,因为药太多,五十多种,我们没记下来。药渣也不行,每次都会被他清理干净,我们又不能明要索要这种秘方……”
  
      赵延寿和宋致远跑到特护2室的时候,他们发现鲁主任正在看李青云熬药。鲁主任的状态有些不对,脸色发青,面颊消瘦,似乎有点中毒的症状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正在和鲁主任说道:“……你以身试药,精神可嘉。不过,我爷爷也说了,怕你们知道这个方子,给每个病人都用,所以才不想泄漏秘方。乱用药是不行的,会伤害到病人。中医是一方治一人,而不是一方治一病。你是专家,你应该比我知道的多。”
  
      鲁主任声音沙哑的说道:“我后悔当初只顾着质疑李神医用药有违常理,居然没有记下那个神奇方子,我后悔啊。这几天我吃不好睡不好,一直在想,又熬了几次药,想要找出熟悉的味道,希望能还原出那个方子。你看看,你舅妈已经没事了,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,简直和正常人一样了,如果我还怀疑这个方子无效,那就是自欺欺人了。既然有用,我为什么不研究一下?不多给几个病人试用?”
  
      李青云见劝不通,只好说道:“那你随意了,你好好的闻药味吧,能闻出来多少就记多少。反正药渣我还会带走。这是最后一副药,你要把握好机会哟。”
  
      赵医生和他师兄也进来,先是观察阮冬梅的情况,又看了她的病历,前后不过六七天,身体差距这么大,只能用神迹来形容。
  
      “真是神医啊。有机会,定去拜访。”宋致远说着,又劝解鲁主任几句,效果不大。于是又给李青云说话,告诉他钱已经让会计打过去,让他注意查收。
  
      钱很快就到账了,药也已经熬好,李青云把药汤交给表妹保管,他清理完药渣,离开医院。
  
      没办法,为了保持爷爷的神秘性,这个似是而非的药方确实无法流传出去。很多人都见过这个秘方,却没人记得,这才是传奇。
  
      刚才在熬药的时候,表妹告诉他,最近几天有很多人来这里打听“三副药治好癌症的事”,虽然她们一家子不想多说,鲁主任却像多嘴的鹦鹉一样,他告诉每一个来打听的人,确实有这回事,是青龙镇李神医的手段,如果有什么疑问,可以去青龙镇的春秋医馆咨询。
  
      “唉,要辛苦爷爷一阵子了。不过,灵泉管够,老爷子应该没话说了吧?”李青云在心中感慨一声,当天下午就去市里,准备明天去黄书记家里做客。RP
  
      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