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仙田

第140章 鱼之乐

    李青云明白对方的焦急心情,于是心平气和的解释道:“你父亲摔倒了,目前处于昏迷中,情况不太乐观,很多路人已拨打救护车电话,同时也报了警。咦……救护车来了,估计你们家属要到医院才能见到电话的主人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父亲好好的怎么会摔倒?现在要送到哪家医院?”电话中的男子虽然焦急和愤怒,但条理非常清楚,直问最关键处。
  
      “据旁边的围观路人讲,是一个溜狗的年轻人撞的,已经报了警,应该可以调出监控视频的。而且,周边的店铺也很多,这些店铺也应该有监控。目前还不知道会送到哪家医院,但我会跟车过去,咱们在医院见吧。”
  
      “那……先谢谢你了,我们会调查清楚的。”男子从电话里听到救护车的声音很吵,又有很多杂乱的声音,怕耽误父亲的救治。
  
      医生下来,简单的询问一下情况,路人也帮着解释,说李青云是好心做好事,不是撞倒老人的凶手,你们医生护士也要帮着向病人家属讲清楚。
  
      医生护士都点点头,手中不停,很快就把老人抬上救护车。又听说李青云曾给老人服了一粒药,又是出手扶起老人的第一个路人,只好把他带上。因为……急救需要交押金的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听说医院不远,估计不会耽误和老朋友见面,就好人做到底吧,跟着上了救护车。在路上,知道医院的位置之后。李青云给家属打了电话,让他们直接去这家医院。
  
      进了医院。李青云帮着交了八千块的押金,没有把老人推进急救室,因为老人到了急救室门口就自己醒了。
  
      “嗯?我怎么在这里?”老人醒了之后,摸了一下额头,有些迷茫,但眼睛锐利,扫过众人,居然把医生护士吓得没人敢说话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刚好办完手续回来。见到老人苏醒,顿时松了一口气:“老人家,你没事就好,你还记得昏倒前的事情吗?”
  
      “昏倒前的事情?噢……让我想想,是你,是你把我撞倒的?你这年轻人,怎么在闹市溜狗?幸好我躲得快。如果被那条高加索犬咬中,我这老胳膊老腿就废了。”老人捂着额头,想到被撞倒前的情景,顿时大怒。
  
      说着,老人一下子从急救推车上跳下来,如果不是手腕上有针头。他已经冲到李青云跟前了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气得不轻,这老头怎么不分青红皂白呢,幸好把他抬上救护车之前,留下几名热心路人的电话,这些路人还再三交待医护人员。说李青云只是好心人帮助,并非溜狗撞人的年轻人。
  
      “老人家。你真的确定是我撞的?看清楚了吗?”李青云冷笑着,指着自己的脸,如果这老头真给脸不要脸,那自己也不会客气,那么多热心人做证呢,大不了就打一场声张正义官司。钱自己有的是,但不会给这种败坏社会良好风气的老人。
  
      旁边的小护士也是正义爆棚,气得小脸通红,说道:“老大爷,围观的路人怕你讹人,都不敢伸手帮忙。人家大哥好心帮忙,又是给你喂水,又是给你喂药,我们赶到的时候,围观的路人都帮着解释,说撞你的溜狗人早就逃跑了。”
  
      主治大夫也冷着脸,满腹愤慨的说道:“最近一段时间,像你这样的老人我见多了。大多都没人敢伸手,最终耽误了求救,送到医院时,已经不行了。这位年轻的先生还是一位中医,正是他的积极治疗,你才能保住一条命。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?你应该有心脏方面的问题,还很严重,遭到惊吓,额头又遭到撞击,多耽误一秒都有可能丧命。你现在还没进急救室,就已经清醒,还有力气跳起来骂人,你以为是什么原因?”
  
      老头被这些人三言两语训斥得满脸通红,又急又怒,可一想到某种事实,他又冷静下来,愧疚的说道:“我只记得是个男青年,具体面貌我确实没看清。这事我会调查清楚的,如果是我冤枉了年轻人,我会向你郑重道歉。如果是你撞的,还不承认,我可不会轻易饶你。”
  
      “呵呵,我就知道好人不能做。”李青云见老人不再肯定自己是撞人凶手,这才平静的说道,“老大爷,我给你办住院手续时,用的是我自己的身份证,并留了手机号,如果有什么问题,你可以随时报警立案,会找到我的。但现在你没事了,我却还有很多事,就不陪你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……你这年轻人,怎么说话的?搞得像我诬赖你似的……”老头突然说不下去了,因为在场的所有人,都用异样的目光看他。
  
      这样还不算诬赖?人家忙东忙西,又垫付了八千块钱,不但没得到一句感谢的话,还怀疑他是凶手,搁谁身上会好受?
  
      李青云摆了摆手,扭头就走了。走了两步,又回来,差点忘了把电话还给老头。
  
      “你的家人应该快到了,刚才用你的电话和他们联络过了。”说完,李青云大步走出急救楼,准备打车返回约定点,因为罗朋快到了,已经发来信息。
  
      老头指着李青云的背影,又急又气,想留又不好意思留,生怕旁边的医护人员再度误会他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刚走,就见一辆军牌越野车“嘎吱”一声,停在急救楼门口,从车上冲下来一名年轻的军官,不等车后的女人孩子下车,他就冲进急救大楼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就当自己回到学校旁边,再度犯傻热血一回吧,对这老头不想说太多,见到罗朋的时候,基本上就把救人的事情从脑子里抹掉了。
  
      两个老朋友见面,顿时基情四射的抱成一团。罗朋身高和李青云差不多。留着短发,一身西装。极为精神,他捶着李青云的胸口笑道:“哈,两年不见,你小子变得蛮帅气的嘛,只比我差一点点。”
  
      李青云性情淡泊,最近几个月一直服用空间灵泉,以及小空间种出来的蔬菜水果,排尽身体中的杂质。让他整个人变得飘逸出尘,明亮洁净。
  
      这种趋于自然气息的人很少见,在人群中,显得鹤立鸡群,与众不同,让人心生亲近之意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却不客气的打击道:“哈哈,你不自恋会死吗?罗朋罗大帅。你最近两年可快长残了,这脸上的肉和小肚子上的肉,怎么就涨起来了?”
  
      “这正是成熟男人的标志,跟你这样的纯情男讲不清楚。就我这样的人,往酒吧里随意一坐,那些美女会像飞蛾扑火一样上前搭讪。你行吗?”罗朋大笑着。跟在李青云后面,往楼上走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很严肃的对他说道:“罗朋,你不装逼,我们还是好朋友。”
  
      两人说说笑笑,把东西放进房间之后。就到路边的烧烤小摊上,吃烤肉喝啤酒。似乎又回到了大学时代,谈女人,谈未来,谈论好朋友,骂几个阴损的仇人。
  
      “胡大海那么爱凑热闹的人,怎么没跟你一起来?”喝得晕呼时,罗朋似乎才想起同寝室的朋友。
  
      “他父亲生病了,一是要照顾老人,二是全面接手公司的事务,最近忙得不可开交。说是明天一定抽空赶来,但到底能不能赶来,还不一定呢。”李青云给他倒满一杯啤酒,解释情况。
  
      “靠,那是个土豪啊,该不会怕我们吃大户,所以有意避开我们吧?”罗朋打了一个酒隔,打趣道,“赵百乐呢,这货给我们打电话时那么积极,他怎么也没到?”
  
      李青云说道:“他就危险了,说是公司来了一宗大单,忙着加班呢。为了混口饭吃,看老板的安排吧,他自己没自由。”
  
      “唉,说好的事情,都有可能因为这,因为那而取消,这同学会指不定办成什么样呢。如果不是太想念兄弟们了,我都不想来。你知道的,这次同学会的发起人是鲁成功。他和我们可不太对路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没事,都是成年人了,应该不会像在学校时那样,这次聚得开心就常办,聚得不爽就不来了。听赵百利说过,这次是鲁成功那伙人出的钱,没让大家出钱。”
  
      “他可是追过秦瑶的,你现在和秦瑶分手了,他指不定怎么笑话你。要不,临时租个女友,充充面子?”
  
      “滚一边去!至于吗?李青云还没混到这个份上。”李青云把剩下的半瓶啤酒一口气喝光,打着酒隔说道,“好了,吃饱喝足,咱们回去睡觉。”
  
      “呃……我也吃饱了,就是酒还没有喝好,咱们回去接着喝。毕竟还没问你最近在做什么呢?在云荒市做不下去了,跟我一起去南方,凭你的技术,在哪不能混份年薪十万的工资?”
  
      李青云付了饭钱,拒绝了罗朋的好意:“别介,程序员的活我做腻了,现在只想在家里种种地,养养鱼,那日子快活似神仙,给我一个项目经理我都不干。”
  
      “青云,你可别堕落成这样啊,山村穷成那样,你在家里能有什么发展前途。你看看赵百乐,他是学企业管理的,毕业后一直做业务,最近才转向项目策划,不一样混得风声水起,月薪过万?”罗朋喝多了,搂着李青云的肩膀,才能不倒下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见罗朋已经醉了,只是轻轻的说了一句:“子非鱼焉知鱼之乐!”当然,李青云见他们在外地做得挺开心,也没强行拉他们跟自己一起做乡村企业。或许有一天朋友们厌倦了城市生活,自己会邀请他们,留意一下自己的公司,窝在山村,也能干出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。
  
      两人回到酒店房间的时候,李青云接到一个陌生电话,是受伤老人的儿子打来的,说调查清楚了,确实不是他撞的,让李青云去医院一趟,拿回垫付的钱,同时也给他们一家人感谢的机会。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起点(qidian.com)投推荐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手机用户请到m.qidian.com阅读。)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