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仙田

第145章 酒宴如江湖

    “想看新技术啊?呵呵,这个简单。”李青云笑道,“不过看你一把年纪了,就算我们治理成功,也不让你鞠躬了。庆功宴上,给我敬杯酒就行了。”
  
      这话一说,把宋平气得不轻,这不是明摆着让他敬酒赔罪嘛。谢康偷着乐,他平时被宋平压得没话说,此时有人帮自己出气,倒没觉得李青云过分。
  
      工作人员已准备好合同,这合同很简单,这是来之前,谢康让他们准备好的。谢康心里的想法很简单,如果李青云有能力治理好这个污水湖,不管花多少钱,自己都赚了。
  
      就算治理不好,也是人家的一次尝试,生意不成仁义在。再说,以李青云和黄市长的关系,比自己强太多了。靠外公的名头能混多久?外公不知道还好说,如果让外公知道自己打着他的名头求黄市长办事,肯定要挨骂。因为他听外公说过,有人对黄明义这个人的期望很高,值得重点培养。
  
      杨玉奴在签合同,李青云就提着水桶,把一铁桶水草,像撒鱼一样,沿着小湖,每走几步就往里扔几根。
  
      梦幻园林跟来的技术员像见鬼一样,张大了嘴巴,不知道该如何评说李青云这种非专业手段。至于技术,更别鬼扯了,往里面撒几把水草就能治理重度污染水?开什么国际玩笑!
  
      宋平眼睛一瞪,厉声说道:“怎么了?小赵,有话就说,他们这水草治污法不靠谱?”
  
      “何止不靠谱啊,简直……太不专业了。就算天洁公司以前做过大量的消毒工作,但他们新接手之后,居然不检测一下水质,就这样种水草?别说七天,就算是七年,水质也不一定能达到四级。”技术员小赵扶着眼睛。恨不得钻进污水里,免得被李青云这种治污手法恶心死。
  
      宋平冷笑一声,准备看李青云的笑话。当然,更多的是看谢康的笑话。让他安分一些,不要觉得翅膀硬了,就能把自己踢一边。宋平要让谢康知道,自己不但是公司最大的功臣,也是他离不开的终生导师。
  
      谢康虽然见过青龙镇的水草治污结果,但看到李青云的农民式手法,还是震惊得无话可说,捂着额头,觉得不但脑袋疼,连蛋都有点抽搐。
  
      小湖其实不小。但李青云的速度很快,脚下生风一般,围着小湖把水桶里的水草扔了一圈,又把里面的半桶水倒了进去,拎着空桶回来了。
  
      此刻。杨玉奴才刚签完合同,盖上了青玉环保公司的公章。这是代办机构帮刻的,一条龙服务,什么东西都齐全了。
  
      第一次盖章,八百万到手,李青云觉得这是好兆头。至于治理不成功,他压根就没考虑过。刚才水桶里的水草不足时。他可是从小空间里调出十多根,扔进了污水湖。
  
      “表哥,你辛苦啦。这么一大桶,这么快就撒完啦。”杨玉奴说着,掏出手帕,想给李青云擦汗。可惜。李青云跑了一大圈,一点汗都没出,让她无从下手。
  
      在纸巾横行的年代,用手帕的女孩快绝迹了。
  
      “不累,这算什么活。养鸡场收白菜时,我可是成麻袋往山上扛。这不,喂得太好了,小鸡苗已经长成半大的鸡仔,铁柱叔都快吓晕了,说长得太快,不合常理。”
  
      李青云拍着胸脯,表示自己很强壮。
  
      谢康在一旁看着这两个极品,觉得再看下去,可能三观尽毁,明明再谈污染治理,你们把话题歪到美国没有?
  
      “咳咳,那个青云啊,这就是你们的新技术?就不需要往里面加点别的化学物品?”谢康有点不自信的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哦,不用,就这么多东西。对了,等水质变清时,你记得打款噢。我们这个青玉环保公司连办公地点都没租好呢,正缺钱。中午饭就不麻烦你们了,我们自己找地方吃。”李青云说着,提着水桶,拉着表妹,就像归家的农民一样,优哉游哉的往停车处走。
  
      “到中午饭点了,我早就让人安排好,你这么走了,让我以后在朋友面前,怎么抬得起头?走,不管生意怎么样,也不耽误我们的友情。”谢康说着,拦住了李青云,非要留他吃饭。
  
      宋平黑着一张脸,站在一旁不说话,心想,吃饭不是重点吧?你不是正在问治污问题吗?怎么一转眼就转到吃饭上去了?还拉得这么用心?跟这两个乡下人合作,会降低品味啊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本想陪表妹过二人世界,既然父母都帮自己提亲了,自己这边也该加紧了。吃吃饭,逛逛街,再看场电影……嗯,差不多就该到夜里了,以山路不好走的理由,应该能够开房吧?
  
      呃,好吧,想远了。现在谢康哭着喊着要请他吃饭,不好爽朋友的面子,刚才的计划暂时打散,等饭后再情况安排。
  
      一问安排的饭店在哪里,居然是福满楼,档次不低,看来谢康也挺给自己面子的。福满楼现在从自己这里拿到了蔬菜,生意一下子火爆起来,把蜀香阁的总经理周丽雯气坏了,直后悔不该小家子气,主动放开了独家拿货权,现在悔得肠子都青了。
  
      想重新收回独家购买蔬菜权,已经不可能,李青云不好开口,福满楼和川府鱼王也不同意。她要是逼急了,只会让两家联合抬价,反而把她挤出低价区,双方都不落好。
  
      现在是蔬菜旺季,明显三家饭店也吃不下李青云种的所有蔬菜。但是正春风得意的田牧却不怕,甚至已经联系好几家冷库,想把李青云所种的所有蔬菜都拿下。
  
      田牧打电话询问过李青云的意思,李青云没有立即答应,说要考虑一下。这不是吊田牧的胃口,而是和大华商贸做过约定,想要积累一定的货源,好向南方几省的五星级大饭店提供样品,为下一批蔬菜的销售,做好预期准备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和谢康一进门,大堂经理就跑了过来。谢康是常客。听说极有背景,大堂经理马虎不得。但是李青云是他们老板亲自交待要重点招待的贵客,听说是本店最重要的供货商,得罪了他。生意都做不下去。
  
      “李总、谢总,欢迎光临。如果知道谢总请的客人是您李总,我们老板刚才就不会出去了。哎哟,我带你们去贵宾包间,等会我亲自去厨房催菜,谁不上也得先给你们上。”大堂经理是个漂亮的少妇,三十来岁,说话挺会来事,细细品味,是个挺有味道的女人。
  
      宋平在后面气得直皱眉头。自己跟着来几次,这个的女人都没记住自己的名号,李青云算什么东西,居然称他“李总”?太气人了。
  
      谢康也蛮奇怪的,笑道:“哈哈。看来兄弟你也是这里的常客啊,居然让我们的美女经理记住了,倒是好福气。”
  
      李青云自谦道:“我算什么常客,就是一乡下种菜的,喊我一声李老板就受不起,叫什么李总?在你们这些身价上亿的大老板面前,我这种乡下小老板都是渣啊。”
  
      大堂经理扭着水蛇腰。在前面带路,声音甜美的说道:“李总,您太客气了。我们老板田总说过,你就是本店的财神爷,得罪谁都不能得罪你。现在我们饭店的生意比其他几个公司加起来都赚钱。这是我们田总亲口说的。还说,只要你来我们店消费。所有消费全免。”
  
      谢康惊讶的看了李青云一眼,暗暗思量他的真正分量,看来需要重新认识一下这个神秘的朋友。当初胡大海介绍李青云和自己认识时,也没怎么重点介绍,只说是一个能挡酒的好哥们。只是这个挡酒的哥们。越来越让人捉摸不透。
  
      宋平心中更是不平静,此时仔细打量李青云几眼,脸上的愤恨和蔑视全部消失了。既然看不透这人,还是先不要敌对,这是他混迹生辈子的人生经验,错不了。
  
      杨玉奴一脸自豪,觉得人家看得起表哥,自己脸上也有光彩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却大笑道:“好个田牧,他这么说,是不想让我进店吃饭了。说是给我全免,但我好意思进来吃吗?是不是怕我发现他的饭菜价格太黑,怕我的蔬菜也涨价吧。”
  
      大堂经理忙焦急的解释道:“李总,你误会了。我们田总听说蜀香阁就是这么对你的,所以才有样学样,把你当顶级贵客,消费全免,可没有不让你进来的意思。我们田总要是知道了,肯定会冤死的。”
  
      李青云当然知道这是玩笑话,人家大堂经理也没有真的紧张,只是风情万种的装装样子,你要是当真,那才犯二呢。
  
      此时,大家已进了贵宾包厢。楼层服务员见大堂经理亲自带人进来,知道是有身份的客人,过来四名漂亮的女服务员,端茶倒水,服务很到位。
  
      点好菜后,大堂经理果然亲自催菜,很快就上满桌。大部分蔬菜都是李青云家里种出来的,味道上佳,加上饭店大厨的手艺加工,色香味俱全,让口感更上一层楼。
  
      他们这一桌总共十来个人,喝过一轮白酒之后,又要了几箱啤酒。梦幻园林公司的高层重新认识到李青云的身份,对他极为客气,敬酒的多了,攀谈的人也多了,让整个酒宴的气氛非常热烈。
  
      一喝啤酒,上厕所的人就多了。谢康上厕所回来时,脸色不太好,还没坐下呢,包厢门就被人踢开了。
  
      一名中年男子带着酒气,醉醺醺闯进来,指着谢康喊道:“谢总,听说你最近混得不错,公园改造工程一定能按期完工吧。呵呵,市委书记和环保局局长都在我那包厢喝酒呢,你不过去敬几杯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