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仙田

第148章 表妹相陪

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
  
      楚计划与王书记握手之后,却盯着他手里的酒杯说道:“茅台酒要是假得像水,不挂杯、无浆色,老子拉练的时候,带兵平了他们厂。”
  
      王书记顿时尴尬得放下杯子,解释道:“来的急,误把水杯端来了。小王,快把好酒拿来,重新倒上,我要和楚政委喝几杯。”
  
      李青云暗笑,这个书记真倒霉,碰上爱较真的老头,假酒没喝成,脸却打得“啪啪”响。我让你作假,这回作到自己身上了吧?
  
      程局长趴在地上,都不想站起来,太丢脸了,如果地上有个缝隙,他都想钻进去不出来。
  
      王志修陪着笑脸,充当倒酒童子,什么也不说了,腿肚子现在仍打颤。打脸不成,反被人抽;装逼不成,反被人操。丢脸丢到姥姥家了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看着王书记连干三杯酒,带着一帮手下,灰溜溜的离开了。这也是最明智的做法,越早离开,屈辱越少。反正双方尿不到一个壶里去,明面上不得罪就行啦。
  
      出了这档子事,楚计划和黄市长也不可能一直在这里,陪李青云说了几句,就匆匆离去。明眼人都看得出来,这是李青云请来的救兵,并不是谢康的面子。
  
      领导离开之后,包厢里的气氛才算轻松一些,很多人憋了半天气,这时候才正常呼吸,一个个都说长了见识,居然和省领导坐在一个包厢吃饭,这辈子值了。
  
      “大恩不言谢,兄弟,这杯我干了,你随意。”谢康走到李青云面前,和他碰了杯子,郑重的感激道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也只好站起来,陪他干了这杯,说道:“小事一桩,那帮孙子踢了包厢门,影响咱们大伙的喝酒兴致,不抽他们抽谁?公园小湖的污染问题不用愁,说帮你解决,绝不含糊。”
  
      “哈哈,有兄弟这句话,哥哥就放心了。
  ”谢康大笑,其实他心里明白,冲突无助于解决问题。但是被人家欺负到头上了,你要是没能力反击,人家会把你踩到脚底下,继而把你踢出局。现在拉来一个市长和省委常委撑腰,什么气都出了,大家以后各凭手段,公平竞争就是了。
  
      大堂经理早就知道了这里的纷争,但她非常明智的没有出现。能当大堂经理的人,大多都是人精,人家市委书记和市长摩擦几点火花,普通人最好别靠边,不然火星子也能杀人于无形。
  
      直到此时,她才极度佩服老板的眼光,这李青云绝不止一个种菜的那么简单,不然哪能和市长、以及省里的高官同桌吃饭喝酒?
  
      谢康这包厢吃喝完毕,出去结账的时候,一切费用果真全免,结账的小姐说什么也不收钱,还指着电脑上的账单解释,说已经销账了,怎么可能再结一次?
  
      谢康无奈,拍着李青云的肩膀说道:“真让哥们我为难,想请你吃顿大餐,都要承你的面子。好吧,这顿算哥们欠你的,下次咱们换家饭店,我就不信每家都给你免费。”
  
      说笑之间,双方告辞离开。李青云今天喝得不少,杨玉奴扶着他,告诫道:“你喝酒了,不能开车了,要不咱们打车回去?”
  
      “嗯……这个……我喝多了,有点不舒服,要么先找家酒店,我躺一会再说。”李青云醉醺醺的说道。
  
      杨玉奴不疑有它,爽利的答应道:“好吧,反正你喝了酒,开车回去我也不放心。”
  
      说着,两人在旁边找了一家四星级酒店,登记之后,顺利入住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搂着杨玉奴的肩膀,嗅着她身上的体香,各种邪念纷纷涌现,心里正思索着是先洗澡,还是先滚床单联络感情的时候,表妹的手机响了,接通之后,居然是消失十来天的蒋勤勤。
  
      “靠,老娘总觉得上当了,毛的封闭培训呀,我感觉像监禁,一天补贴两百也不划算。
  这不,我刚出来,刚拿到手机,就给你打电话了。咱们在青龙镇的工作项目怎么样了?我去培训的时候,三个池塘的水已经变清了,现在是不是全部恢复正常了?”蒋勤勤打通电话之后,好像憋坏了,一口气说了一大堆。
  
      杨玉奴看了躺在床上的李青云一眼,如实说道:“我被天洁环保公司辞退了,那个项目好坏我也管不到了。不过我和表哥猜对了,天洁环保公司为了保护水草的秘密不外露,才把你调开,进行所谓的封闭培训。”
  
      “什么?公司为什么把你辞退?就因为请假吗?太可恶了。还有什么水草秘密?我怎么听不明白?几根水草也是秘密,那还有什么不能成为秘密?”蒋勤勤一头雾水,显然想不明白里面的奥妙。
  
      “电话里不好说,等你回来后,咱们找时间再慢慢说吧。对了,我和表哥正在市里办事,你要是回来,可以给我打电话。”杨玉奴说道。
  
      “我就在市里呀,你以为我在哪里培训?”蒋勤勤惊诧的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……不是在省城培训吗?我给你妈打电话,她这么说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哎哟,一言难尽。刚开始说是去省城培训,可是没收一切联络设备之后,就临时改成了在公司总部培训,就在本市。加上我,总共有十个员工,培训什么国外的先进环保理念……你们在哪里,我去找你们。”蒋勤勤无力的解释道。
  
      杨玉奴差点说自己在酒店,看了看表哥,又看了看自己,突然发现孤男寡女在酒店里同住,似乎不太对劲。于是话到嘴边,就改成了一家两人常去的星巴克,说在那里见面。
  
      “表哥,你好点没有?”杨玉奴挂断电话,走到床边,俯身询问李青云情况。
  
      “好像……有点头疼……”李青云的眼睛睁开一条缝,看到表妹由于弯腰而露出胸前的一片雪白,顿时觉得口干舌燥。不是说要出去了吗,这是要闹哪样?咱不带玩诱惑的。
  
  
      杨玉奴爬到床上,关切的说道:“今天喝的都是好酒,怎么会头疼?”话这么说着,却已抱起李青云的脑袋,放到自己腿根中间的软乎处,用手指帮他按头。
  
      “哦嗯……再用点劲,真舒服啊。可能混了几种酒,酒太杂,就会头疼。”感受表妹的冰凉手指在自己头上脸上抚过,李青云舒坦得不想睁眼。本来有其它想法的,但在表妹的按摩中,居然真的睡着了。
  
      睡梦中,似乎抱住了表妹的腰,腆着脸,说她的腰细,摸着真舒服。表妹抓紧自己的手,不让乱动,可是大夏天的,穿的是裙子,不让动腰,却顺着雪白修长的大腿,摸到了腿根处,一片柔软湿濡。表妹可能真的急了,双腿夹紧,不让自己的手再动,掐了自己一下子,才让那只大手老实片刻。
  
      之后连梦都没有了,一觉醒来,发现衣服扔得满地都是,自己身上赤条条的,只穿一条短裤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跳下床,左看右看,满脑子郁闷,想不能自己怎么就脱光了,还扔得到底都是。记得表妹当时也在的,不知道表妹什么时候离开的,看到自己这副糗样没?
  
      从空间里取出一杯泉水,一口气喝下去,感觉脑袋里的眩晕感很快消失,身上的酒味也淡了,闻了闻手,却是表妹身上的体香。
  
      “明明睡着了,难不成这双贼手碰表妹了?”拍了拍脑袋,似乎记起一点梦境,顿时羞愧得不行,梦里何止摸了表妹,差点把人家的衣服扒光。
  
      跑到卫生间冲了一个凉水澡,李青云才压下心中的燥动,拉开窗帘看了看天色,刚到黄昏,正是市里热闹的时段。
  
      记得表妹出去了,自己呆在酒店里无聊,索性出去逛街,多买一些玉石,升级小空间。
  
      云荒市有一条古玩街,假货居多,但也有不少真东西在里面,像街口那几家玉石店,都有正规发票和玉石珠宝的鉴定证书,接受任何正规机构的检测。刚开始消费者也不太相信,但随着时间推移,倒也打出了名气,成了云荒市的玉石名店。
  
      顽石斋位于古玩街第一家店,店面很大,是云荒市最著名的一家玉石店。除了玉石,还有翡翠、玛瑙等名贵宝石。
  
      刚进去,就有漂亮的服务小姐过来招呼:“先生,请问您需要哪种宝石?这边的柜台是翡翠,这边的柜台是玉石,不但有现有的饰品成品,还可以根本先生的要求定制。”
  
      这是店内迎宾,也算是导购的一种。柜台后面的小姐,算是销售人员。李青云也不想浪费时间,直接对这女人说道:“你们老板或者经理在吗?我想找他谈笔大买卖,饰品我不要,我只要玉石原石。”
  
      玉石原石是没有加工雕琢的玉石,价格比雕琢后的饰品便宜很多,像李青云这种,买来用来升级小空间,要雕琢后的太浪费。
  
      那迎宾小姐脸上一喜,不管客人要哪种玉石,只要做成生意,她都能提成。
  
      “先生请稍等,我们老板刚好在店里,我这就请他出来。”迎宾小姐说着,从拐角上了二楼,不多时,她又快速跑下来,气喘吁吁的说道,“先生,我们老板请你到楼上的办公室说话。”
  
      二楼有一些锁在玻璃窗的展品雕刻,不知真假,但在灯光的照射下,极具卖相。李青云对玉石不懂,全靠左手抚触,感应玉石中的灵气强弱。
  
      店老板是位中年,四十多岁,早等在办公室门口,见到迎宾小姐带着李青云出现,微笑道:“这位先生需要多少原石?是要未开解的大石,还是要开解后的小石?”RS
  
      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