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仙田

第152章 半大的刀鱼苗

    接下来,李青云又去购买了一些名贵中药,除了冬虫夏草不能人工种植外,数得着的名贵中药都种了一些,栽满了人参田的缝隙。
  
      前面有一家大型水产养殖公司,停车时,太靠近路边的人工蜂箱,被蜜蜂叮了一下,挺疼的,当时都肿了一块。想找养蜂人理论一下,可是左看右看,连个游客都没见到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一生气,把路边的几个蜂箱收进小空间,反正这里有很多蜂箱,养蜂人一时间也不知道少不少。
  
      刚开始在小空间里种西瓜的时候,并没有活物在里面传粉,当时的西瓜却长得挺好,李青云后来就忽视这些传播花粉的蝴蝶、蜜蜂之类的小昆虫。
  
      此时收了人家几个蜂箱,里面有无数蜂蜜,这才想起这茬。说起来,他现在的小空间,只有一些果树开有小花,地面都是药草,开花的不多。他甚至怀疑,会不会把这些蜂蜜饿死?
  
      水产养殖公司有保安,不让外人随意进入。不过听说李青云是来购买鱼苗的,保安顿时热情起来,给负责人打个电话之后,不多时就有人开着四轮电瓶车,来接李青云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上了车,互通姓名之后,就问这位姓苏的负责人一些鱼苗的事。姓苏的负责人自称是水产公司的经理,也是老板的亲戚,吹嘘这里有南方所有的淡水鱼种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不动声色的问了一句:“噢?那有长江刀鱼和鲥鱼吗?”
  
      苏经理手一抖,差点撞在路边的大树上,神色古怪的说道:“你不会也想养殖长江刀鱼吧?呵呵,要说鲥鱼,我们这里暂时没有。但是长江刀鱼,还真有一些。不过已经不是鱼苗了,已经长十厘米左右。说实话,这东西真不好养活,我们从上海进了一万尾鱼苗。养了几个月,死的还剩一千多条,赔死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们以什么价位进的?”李青云有点犯忌讳的问了一句。
  
      苏经理正处于报怨和悔恨的过程,一时也没有察觉。回答道:“上一年一条刀鱼苗128元,今年略有下降,一条合120元。当时我和一个养殖专家去进的货,总价值一百二十万的刀鱼苗啊,我们一路上都没合眼,不停的叮嘱司机开车要平稳,就算如此,路上也死了一百多条,那都是钱啊。”
  
      “更惨的还在后面,倒进大池子之后。不知是气候原因还是温差原因,当天夜里就死了几百条。我们老板气得拍了桌子,说一定要找出原因,这么娇贵的鱼,人家都能繁育出来。自己这么大的养殖公司居然养不活刀鱼鱼苗,太丢脸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可是越想做好,打击越大,当一万条刀鱼死得还剩五千条的时候,我们老板就放弃了,说让我们的养殖技术员随意试验吧,谁能找到合适的养殖方法。哪怕最后活一千条也行呀。”
  
      “不过等还剩最后一千多条的时候,已经没有技术员敢靠近刀鱼池的边。都把它们当祖宗伺候了,它们还是不停的死去,个头也不见长,不是这病,就是那病。”
  
      “喏。前面的右手边的2号试验池,就是刀鱼池,目前它们只长到十厘米左右,大一点的也有十三四厘米,小的也有**厘米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这个刀鱼池。已成为我们水产公司的噩梦,也不怕你笑话,如果你肯要它们,我们收个成本价就行了。赶紧把它们带走,我们好腾出池子,养殖其它贵重的淡水鱼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成本价?那是多少?”李青云最不怕的就是生病的小动物,看得出来,这个苏经理已被刀鱼搞得身心疲惫,精神都快崩溃了。
  
      “进价加我们这几个月的辛苦费,收你三百一条,你要觉得可以,现在我就叫工人帮你捞上来。”苏经理把车停在2号试验池旁边,指着池子里病殃殃的刀鱼苗说道,“瞒人也没意思,它们每天都会死一些。你看,早晨才捞过,现在上面又有十几条翻肚皮。”
  
      李青云下了车,皱眉思索一阵子,觉得这价格还行。因为刀鱼每年的行情都不同,饲养出的活刀鱼,价格高时达到四五千一斤,价格低迷时,四五百一斤也能买到。猜不透明年的价格,但是对方报价也算实在,进价加上这几个月的饲养费,要三百一条也能凑合。
  
      如果是普通的人,绝不会接收这批经常生病的刀鱼苗,但对于李青云来说,生病不是问题,有空间泉水,肯定能让它们活蹦乱跳的。
  
      心里这么想着,李青云还是还了价:“价格贵了,你们的养殖技术不行,虽然养了两三个月,但是这批鱼苗不但没有长大,反而耽误了正常生长。而且我也不确定它们现在生了什么病,而你们又给刀鱼喂了什么药,风险太大。两百一条,我勉强接受了。”
  
      苏经理连连摇头,叫道:“不行不行,两百一条太低了。这批刀鱼,我们花了一百多万,现在只落到二三十万,差距太大,老板会骂死我们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账不能这么算,如果一万条刀鱼不死,长成这么大,就值两百万了,岂不是大赚?不过养死了,再这么讲就没意思了,谁会为死鱼买单?”李青云故作不高兴,淡淡的说道,“噢,那带我去中华鳖区域看看吧,实在不行,就带几千只鳖苗回去。”
  
      苏经理见李青云又上了电瓶汽车,心中一阵犹豫,开了一段路程,突然说道:“李先生,我看你也是诚心想要刀鱼,这样吧,我向老板请示一下,如果你今天确定要购走这批刀鱼,你再加一点价,差不多我们就卖掉了。”
  
      李青云淡然一笑,非常稳重的说道:“呵呵,你先向老板请示一下吧,如果晚了,这池子里的刀鱼说不定又多死几十条,那可都是钱。这么大的一点刀鱼,又生病,我怕运到家,它们会死掉大半。这风险太大了,就像赌博一样,稍有差池,我这点家底就赔光了。”
  
      苏经理没办法,拨打老板的电话,下车跑到远处,装作商议一通,然后挂断电话,一脸无奈的跑回来,说道:“李先生,我们老板说了,220一条,咱们初次打交道,你也得给我们留点财路。这些刀鱼都是进的鱼,有成本在里面呢。你要看的中华鳖苗,那是我们自家繁育出来的,外面标价两块一只,你要是要的多,一块五都能拿货。”
  
      “多少算多?一万只?两万只?”李青云心中大定,开起了玩笑。
  
      “呵呵,既然养鳖,不养十万只二十万只,好意思上我们这里进货吗?”提起这里的规模,苏经理又有了自信,挺着胸脯说道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却突地说道:“行,你记得给我开出的甲鱼苗的优惠价。既然你们老板都这么说了,那我不给面子,怕你们不做我生意了。刀鱼我今天就带走,你让人捞在水箱里吧。我开的是道奇公羊长角号皮卡,你们找合适的水箱,要刚好能放下的。如果高度合适,也可叠一层。”
  
      苏经理见李青云吐口要下刀鱼,脸上终于见了笑容,保证道:“放心吧,我们给大客户的价格是透明的,现在做水产品批发的,谁还能不知道谁家的价格。至于刀鱼苗的摆放问题,你也不用操心,一千多条说起来怪多,但装在水箱里,一点也不起眼。”
  
      在养殖工人捞刀鱼的时候,李青云跟着苏经理去了养殖老鳖的区域,看到一池池小鳖苗,非常可爱,鳖甲像铜钱大小,一把就能抓十多个。
  
      来这里进货的人不少,老鳖养殖属于高风险高收益的水产品,如果养得好,一池老鳖就能让农民发家致富。如果养得不好,一池老鳖也能让人倾家荡产。
  
      不多时,养殖工人给苏经理打电话,说是万鱼已全部捞上来,点了一下数量,有1300条,多出的十几条,半死不活的,没有算数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给刷了二十九万,连这些水箱钱也付了,二十多个小水箱,加了几个电池增氧泵。双方都留有电话,为了以后的合作,这些小东西都没人计较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说了,等回去把池塘清理好之后,让苏经理安排工人送货。鳖苗暂时不知道要多少,但不会少于10万只,毕竟环绕整个小山的池塘,断断续续共有九个,除去李青云家的一个养了鳗鱼,隔壁李铁柱家养了常见的杂鱼,余下的七个小池塘需要彻底清理之后,才能放养其它鱼苗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已决定养老鳖,以他的观点,觉得老鳖比黄鳝好养,经济价格也略高于黄鳝。他家池塘边的两个小水池里的黄鳝,他越看越闹心,长得太快,又挤满了,看来还得清理一个小水池,给它们安新家。
  
      拉着一车价值几十万的半大刀鱼苗,李青云把车停在不远处的树林里,见周围没人,就把车上的水箱一个个的收进小空间,把刀鱼苗倒进那个空了很久的空间小池塘。
  
      刚倒进去,那些病得翻肚皮的刀鱼也精神起来,居然围着莲花戏水,尾巴翻腾着水花,大口吞食着莲花叶下的鲜嫩水草叶。
  
      把这一千三百多条刀鱼苗全部倒进小空间里的养殖池塘,李青云才算松了一口气。进入这个小池塘,这些刀鱼才算安全。有病治病,无病强身,绝不能让它们轻易的死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