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仙田

第154章 送钱来的客人多

    李青云安置好五爷爷,让他陪同村的老人们说话聊天,帮着李青虎把四坛子酒搬下来。这一坛能盛一百斤,四坛子四百斤,光成本价就值四千块左右,按照李青云给他的销售价,能卖八千。
  
      这份礼在农村可不轻,听李青虎说,五爷主要想感谢他,给钱他又不收,想趁着楼房封顶的机会,还他这个人情。
  
      现在五爷家的两个酒房同时运行,出酒量增加了一倍,忙不过来,又招了三四名帮工,都是本村或者邻村的剩余劳力,一天三十块钱都抢着干。
  
      这么一来,五爷一家子从艰苦的劳动中解放出来,只监管最重要的几个程序,平日里查查酒,联络一下粮商,再去陶瓷窑厂溜达几圈,已经有一个酿酒小厂的影子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给他们说了,只要酒的质量达标,无论酿多少,都不愁卖,让他们放开了生产。小五粮的酿造工艺稍微复杂,平均一斤的成本价10元左右。去掉尾酒,优选最中好的一部分给李青云供货,利润也接近一倍。
  
      算清楚盈利情况之后,五爷爷有些不安,好几次找李青云,问城里的老板真的愿意长期合作吗?别到时候嫌贵,再找其他家的酒厂进货,那他这些刚买来的设备就砸手里了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让五爷爷一家子放心,以现在每月四五千斤的稳定供货量,城里的老板肯定可以完全收货。但是成色不好的尾酒,以及不小心产出来的糊锅酒。是一个甩不掉的难题,这个必须由五爷爷一家子在镇上消化。
  
      算一算每年会有五十万左右的利润。最近五爷爷的腰板直了很多,和村里人说话时,嗓门亮堂很多。
  
      所以听说李青云的楼房封顶,直接让孙子送来四百斤好酒,眼睛都不眨一下。四千块咋啦,八千块又咋啦,家里哪个人敢咧咧几句,五爷爷酒坛子都敢砸在他脸上。要是没有福娃。家里能赚这么多钱吗?家里的蒸酒房能天天不断火吗?
  
      听到堂兄断断续续的表达出感激的意思,李青云也很高兴,自己富了,也让亲友们、乡亲们沾点油水,大家共同致富,这样才有意思。
  
      罗朋和村长李天来一起出现,两人这几天谈得不错。工程进展神速。两人勾肩搭背的,不时窃窃私语,要不是辈分不对,都想结拜成异姓兄弟了。
  
      罗朋笑道:“青云,这一段垂钓的竹棚最近几天就能完工,已经可以接客了。但是我得先回一趟南方。把我原先的工作辞掉。本来今晚就走了,但是见你别墅封顶,要是不讨杯喜酒,就太不仁义了。”
  
      李青云这几天没顾得上罗朋,本来安排他在家里住。可是后来居然搬到村长家里去了,占了村长儿子李壮壮的卧室。把李壮壮气得不轻,据说李壮壮已经几天没从渔场出来了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大笑道:“哈哈,好酒管够,美食随便吃。把你养肥了,才能帮我赚钱啊。不过你得看好村长啊,他可是我们村有名的智多星,别把咱们的投资给黑了。”
  
      村长李天来叫冤,指着李青云笑骂道:“你这小歪心娃子,叔什么时候黑过你?本想着再送你一笔来钱快的大买卖呢,没想到你这么说叔,那就算了,有好买卖我和罗朋合计,不带你了。”
  
      李青云不以为然,说道:“你能有什么大买卖,要是我不投钱,竹楼都盖不起来。竹楼盖好这一段,是不是该要钱买一批垂钓工具了?是不是要在竹棚后面盖一栋管理处,也就是办公地点,也需要钱吧?”
  
      “你小子咋晓得?这是我和罗朋刚商量好的,难不成是罗朋告诉你的?”李天来惊讶的问道。
  
      罗朋忙表明不是自己干的,说从商量出来,到现在,一个电话都没给李青云打呢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有些得意的说道:“切,这有什么好难猜的,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?以前出去游玩时,人家的水库垂钓中心,不都是这么干的吗?不过以我之见,在竹棚后面,空一条大路,路后面直接盖一栋竹楼,这个暂时当管理中心,以后竹楼饭店、竹楼旅馆盖起来时,可以连在一起,不用重复施工了。”
  
      罗朋和李天来面面相觑,没想到李青云能看这么远,把管理中心和后续的农家乐计划连在一起。刚才他们两个还为难管理中心的选址问题呢,没想到这么一来,什么问题都没有了。
  
      两人举起大拇指,称赞道:“怪不得你小子回来几个月,就能盖别墅,建公司,确实有点能耐。”
  
      “什么叫有点能耐,我这是大才,哈哈。”李青云和他们说笑几句,让了烟,请他们到里面坐。
  
      没想到奶奶和付婆婆一起来了,说是家门口全是病人,夜里也不走,有安营扎寨的意思。虽然不吵不闹,但总觉得闷得慌,于是就出来散散心,听说李青云的新房子封顶,就过来帮帮忙,晚上不走了,就在李青云家里住。
  
      家里有活也不能让两个老人动手啊,忙喊来表妹杨玉奴,让她陪着老人说话聊天,不让她们动手干活,这么大年纪了,要是摔着哪碰着哪,就不好了。
  
      外公家、舅舅家也来人了,不过只来了表哥陈胜一人作代表,添了钱,就急着回去研究蘑菇种植技术。李青云知道他的性格,也不强留,送他出去的时候,邀请他明天中午过来吃酒席。
  
      陈胜这时候来,肯定被舅舅骂着来帮忙,如果单纯的来添钱,肯定是明天中午来。不过舅舅似乎使错了人,以陈胜现在的心思,哪有精力帮别人,他自己的一摊子事还没搞定呢。
  
      雪裙仙子的种植有一套成熟的技术,但是得去学,不是随便研究几天就能成功的。李青云也帮他找过资料,但流传出来的资料,多半不靠谱。李青云曾建议表哥去福建那边学学技术,但陈胜不信这个邪,硬是不去,非要自己研究。
  
      好吧,李青云暂时没时间去管表哥的闲事,第二天中午,在礼花和鞭炮声中,正式封顶。李青云的父亲全村的父亲对着人群洒糖果,刚封顶的屋里也撒了很多,惹得孩子们一阵疯抢,给阴潮的新房子带来鼎盛的人气。
  
      老乡亲全都来了,笑呵呵的看着自家孩子在屋里抢糖果,如果糖果落到他们脚下,他们也会动手捡几个。不过捡起来一看,嗬,好家伙,居然是城里超市里卖的好糖,顿时站不住了,也加入抢糖的行列。
  
      一时间,新房子里极为热闹,欢呼声连成一片片。李承文把一箩筐糖果撒完,这才开心的喊道:“吃完糖果吃酒席,大伙今儿谁也别走啊。”
  
      乡亲们大多是添过钱的,没几个舍得走,开心的应承几句,心急的人已经开始往搭好的棚子里找位置。
  
      谢康已经来到,给李青云添过红包之后,说了几句祝贺的话,然后就蹲在池塘边,谁拉也拉不走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的母亲陈秀芝直担心,让猫蛋和大头陪着他,说这城里来的贵宾不太对劲,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水草,还时不时的用手捞几根放嘴里,咋看咋觉得精神有问题,别想不开投河自杀了,给新房平添晦气。
  
      刚巧胡大海来到,听到陈秀芝的话,笑得捂着肚子,跑到谢康跟前,把他拉了回来,喊道:“谢总,你就换个地方蹲呗,你要是再是再蹲下去,阿姨会担心你自杀的。听说你公司项目的污染问题解决了,这是好事啊,咋还这么纠结呢?”
  
      谢康见是胡大海,顿时怒道:“靠,你小子别跟我套近乎,我跟你很熟吗?当天我让你找个路人甲来陪酒,你把李青云拉来了,还说他是个失业的技术员,让他平白帮我做了一个网站。好嘛,现在才知道,人家也是几个公司的老总,现在的身家也不比我差。请他吃顿饭,都沾他的光,人家饭店不给他收分文。”
  
      胡大海拍着肚皮,得意笑道:“嘿嘿,还不是我胡大海的朋友多,档次高嘛。随便拉出来一个陪酒的,就是身家几千万的老总。我还听说,你公司项目的污染问题,也是我兄弟李青云帮你解决的?你小子没事就偷着乐吧,我没找你要介绍费就算好的了。”
  
      谢康指着胡大海,笑骂道:“滚球!那是我跟青云关系铁,人家才帮我的。不过帮完之后,我才发现,他帮我解决污染问题的水草,不就是他家门口的胖水草吗?就这几根水草,就赚了我八百万啊,你说我什么心情?今天来这里之前,我已让公司的财务把八百万打到青玉环保公司帐号上了。几根水草就八百万啊,我刚才在想,那他这片山坡上的绿色蔬菜瓜果,又该值多少?”
  
      福满楼的田牧带着秘书出现在几人身后,闻言接道:“这位先生好眼力,发现这片蔬菜瓜果田的价值了。以后值多少钱我不知道,但是光是这几个月,已经从我这里刮去几百万了。一百块一斤的西瓜呀,我想全包下来,李青云这小子都不同意,还说什么垄断是不道德的。我呸,我这几天才知道,原来是大华商贸的人和他接触了,那小子要搞代理,不带我们这些小饭店玩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素有五星级标准的福满楼还是小饭店啊?哈哈,那我们今天的吃饭棚子,连茅草屋都算不上了。”李青云刚招呼完一波客人,才发现田牧到了,忙过来让烟,请他到里面坐。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起点(qidian.com)投推荐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手机用户请到m.qidian.com阅读。)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