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仙田

第155章 表妹帮捶背

    田牧说的是玩笑话,暗中已经得到李青云的保证,说是交给大华商贸代理,也不会断了福满楼的供货。两家若是断了来往,他今天也不会参加李青云家的楼房封顶的酒席了。
  
      不多时,蜀香阁的周丽雯也来了,先是抱怨李青云没有通知她封顶的事,要不是她的耳目灵通,还不知道这事呢。这漂亮女人幽怨起来,倒也惹人心疼,塞给李青云一个厚厚的红包,都没敢推辞。
  
      川府鱼王的余军自然也不会缺席,对待李青云这样特殊的供货商,他必须做到礼数,平日里的关系来往绝不能断。而且最近他听说李青云又养了一池子普通的淡水鱼,他眼馋很久了,不管原来的鱼是谁的,但是经过李青云的手,那质量肯定不一样。
  
      这是盲目的信任,没办法,他家的川府鱼王,全靠李青云家的特种鱼支撑。平时也不觉得有什么,但是只要特种鱼一断供,饭店里的食客们顿时闹腾起来,说什么的都有,说他们的厨师做饭时睡着了吧,怎么做得越来越难吃?什么野生鲜鱼啊,肉嚼着像破棉花,咽不下去,别说收钱了,倒贴钱都不来吃。
  
      这不,今天他想借着送红包的机会,再向他订一批鱼救急。这些普通食客的议论倒不严重,最严重的是小汤山疗养院的那些退休高干们,他们吃着不对味,随便唠叨几句,那就不妙了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让余军不要着急,说这池子鱼还不到时间,准备多放进去几条凶鱼,加大它们的运动量,让它们的肉更加鲜美。同时也提供特殊的食物、以及纯天然草料,争取让它们早些出网。
  
      余军也不知道李青云的养殖秘方,李青云说什么就是什么,就算以前他尝过李铁柱家的鱼,但也不影响他对李青云的信任。只是催促李青云快一些,他们饭店快撑不下去了,吃过他养的鱼,再买真正的野生鱼,顾客们都不愿意吃。
  
      这不,最近都没怎么赚钱,光是满山乱跑,去收野生鱼了。但野生鱼的质量差距太大,没法子,只好把仅剩的一些李青云养的特种鱼藏起来,专供那些来店里吃饭的退休高干,咬牙多坚持几天,就等李青云家的其它淡水鱼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让他先用田里的蔬菜撑几天,这些特种蔬菜,味道也是一流的,应该能堵住食客们的嘴。不过余军才苦笑着回答,说自己开的是川府鱼王,不是川府菜王,主次不能颠倒,不可能大批量的使用蔬菜。
  
      大家都坐到酒桌上了,镇长吴筱雨居然带着助理,出现在路口。
  
      “过来视察竹棚的建设进度,没想到赶上你家楼房封顶,作为老同学,不来沾沾喜气不像话。多了没有,添两百块钱意思一下,你别推辞,不收我不好意思吃饭。”吴筱雨说着,亲自把封好的红包塞给李青云。
  
      得,吴镇长什么话都说在前面了,李青云真不好意思和这个美女镇长推辞。要是拉来让去的,还以为占她便宜呢。
  
      他们这桌子人也不少,但是吴镇长带着助理过来了,猫蛋和李云聪非常自觉的让了位,给李青云打声招呼,就去别的桌了。
  
      好吧,反正都是自家兄弟,这时候也没办法谦让。毕竟连堂兄李青木都没坐这桌,说是这桌都是大老板,他怕说错了话,于是带着女儿童童坐了别的桌。
  
      童童今天很开心,抢了很多糖果。而且,李青云怕她抢不过同村的孩子,额外给她留了半方便袋,让她回家慢慢吃。李青云这桌开始喝酒的时候,她还专门跑过来,剥了一个糖果给他吃,关切的让他别喝多了,说是吃糖果能解酒。
  
      孩子天真的言语,惹得一桌子大人大笑不止,杨玉奴趁机抱住童童,让她坐在自己腿上,说是给她夹好吃的。童童却不依,小声的说,爸爸不让她在这桌吃饭,说是镇上来了领导,要是自己不小心顶撞了领导,会被打屁股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大笑,就问童童,你看看这桌子,哪一个人像镇里的领导啊?
  
      童童左顾右盼,很认真的鉴别,然后指着胡大海说道:“小叔啊,我觉得这个胖子最像领导,咱们这个桌,就他吃得最胖,和电视新闻上的官员最像。”
  
      “哈哈哈哈。”这一下子,把这桌上的大人们笑翻了,特别是镇长吴筱雨,捂着嘴,笑得像只小狐狸,指着胡大海说道,“老同学,你真应该去从政,不然多浪费这副好身板。”
  
      胖子胡大海一脸委屈,说道:“小妹妹,你咋这么冤枉人呢,我不就是多长二两肉嘛,你咋能说我是领导呢。真正的领导听了,该不高兴啦。”
  
      童童一脸迷惑,担忧的问李青云:“小叔,我猜错了吗?可是明明他最像嘛……不然其他的人,不是衣着光鲜的像老板,就是漂亮的大姐姐,哪里像镇里的领导干部?”
  
      吴筱雨笑得更狠了,点头说道:“童童,你猜的一点也没错,是那个胖子领导不敢承认。咱们吃菜,不理他了。”
  
      说着,她还站起来,给童童平了一个红烧河虾。这虾是从仙带河里逮上来的,有大人的指头那么,肉质鲜美,比水晶虾大数倍,肉也更有嚼头。这是为了准备今天的酒席,昨天夜里,李小厨偷偷的用扒网子在仙带河边缘扒上来的。
  
      别的桌上的是水晶小虾,唯独这桌上的是大河虾,毕竟这桌人的身份特殊,额外照顾一些。李大厨干了一辈子的流动饭馆,人又不傻,知道该怎么做。
  
      饭都吃到一半了,谁也没有想到,黄市长的秘书居然来了,急匆匆的,一来到就抱怨李青云不够意思,这么大的事居然不事前招呼一声。黄市长知道后,专程让他过来祝贺,跟着乡里的习俗,随了一份礼。
  
      好嘛,这下子让很多人跌暴了眼球,除了谢康神色平静之外,连镇长吴筱雨都露出极其震惊的表情。
  
      田牧略有所悟,毕竟以前就见过朱秘书陪李青云去看车,当时还以为李青云和朱秘书私人关系不错,没想到居然是因为黄市长。
  
      胡大海也忙站起来,向朱秘书打招呼。他也是糊里糊涂的,怎么想也想不到,黄市长这么给李青云面子,专程派朱秘书过来送上贺礼。早知道朱秘书要来,就开车带朱秘书一起来了,也好联络感情。
  
      村长李天来刚才还想给镇长敬酒,但是一听说市长秘书来了,顿时吓得不敢动地方了。说是级别太高,别给村里丢人了,自己这村长还是别露面了,一切让福娃帮着招待。
  
      重新上了新碗筷,又专门叮嘱李大厨加急上几个新菜,撤掉桌上的几个旧菜,这才少了几分尴尬,让气氛重新热烈起来。
  
      童童突然喊道:“我知道啦,这个也是官员,对不对?我在电视上见到过他。”
  
      众人又是一阵会心的大笑,见朱秘书一头雾水,李青云给他解释几句,顿时把朱秘书也逗乐了。李青云趁机给他介绍镇长吴筱雨,以及镇长助理。
  
      村里的电视用的是卫星锅子,县里的台收不到,却能收到市里的卫视,见过朱秘书陪同黄市长视察工作,也不意外。
  
      曲终人散,大家都很满意。村里的人听说市里来了领导,专门来喝李青云家的喜酒,顿时肃然起敬,在帮着收拾桌子的时候,纷纷打听市里领导的来路。至于镇上的领导,已经被村里的人忽视了。
  
      这也人之常情,当初镇长来李青云家里吃饭的时候,村里也是一阵轰动。不过新鲜劲过去之后,也没人多说什么,今天市里来的领导,村里总觉得很神秘很强大,甚至想到以后有什么冤情,要托李青云找这个市里的领导。
  
      送走了各方宾客,以李青云的强悍体格,也累得躺在床上不想动。杨玉奴偷偷的溜进来,掩上了卧室门,说要帮他捶背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暗乐,自从前天开房之后,表妹的胆子似乎大了起来,时不时的主动靠过来,李青云知道她的捶背手艺不错,当然不会拒绝。
  
      “咱先说好,捶背归捶背,可不要动手动脚的。”李青云躺好之后,开了句玩笑。
  
      “去!只有你帮我捶背的时候动手动脚,我才没有在你身上乱……哼哼,反正你喝多了一点也不老实。”杨玉奴羞答答的,数落李青云两句,却不敢往下说了。
  
      “你可别乱说啊,我什么时候动脚了?最多只是动手。哎哟……你轻点,最近你的手劲变大了嘛,这么好的功夫用在敌人身上,可不要趁机欺负你表哥我啊?”李青云发现表妹在自己身上报复性的发力,顿时老实起来。
  
      “就欺负你,谁让你欺负我的。”杨玉奴见表哥吃痛,得意的笑了起来,不过白嫩的小手却越发温柔,蜻蜓点水般的在他身上抚过,娴熟的推拿手法让李青云舒坦的哼哼起来。
  
      不过身上的疲劳退除之后,那手又不老实了,趴在床上的时候,手轻轻从表妹大腿上抚过。杨玉奴以跪姿帮他敲背,大腿绷得紧,腿面极为光滑,只是一眨眼的功夫,那手已经跑到柔软的肥臀上,还不老实的捏了两下。RS
  
      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