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仙田

第164章 村里人闹事

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
  
      李青云把爷爷奶奶接了回来,而孙大旗夫妇却因为家里有事,回了省城。李青云家的竹楼已经完全收拾好,临路二层楼,一楼算是门面,二楼可住人,后面一个院,青石铺设,靠墙篱的地方空出一些,可以种花草。
  
      竹楼建得好,一年四季都可以住人。但是,山村的生活条件好了,冬天住竹楼有点凉和潮,现在存世的旧竹楼极少。这一批新竹楼出来,倒有几分复古风,很惹人注目,最近城里的游客多了,和这些竹楼、竹棚也有分不开的关系。
  
      “我这是避暑,可不是避难,医馆里的东西不用动,我每天还是会去医馆接诊十名病人的。”李老爷子住进竹楼之后,见李青云想把自己的医馆挪来,顿时大怒。
  
      “你这死老头子,跟孩子闹什么气?当初你要是听福娃的话,一天只接诊十人,哪会有今天的事?是你先坏了自己定下的规矩,哪有脸皮生气?”李青云的奶奶立即发火,把李老爷子训了一顿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缩了缩脑袋,趁机溜了,知道他们二老拌嘴,一时半会不会停歇。
  
      炉子锅灶都是李青云新买的,又给送来柴米油盐以及自家种的蔬菜水果,够两位老人吃的。如果不是二秃子最近犯懒,应该让它给二位老人捕点野味,打打牙祭。
  
      回到别墅前,却见很多村里人围在那里,吵吵闹闹,似乎发生了什么事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一头雾水,不明白怎么惹到这么多村里人,难道金币和铜币又惹祸了?
  
      他一出现,就听有人喊道:“福娃回来了,大家一起过去,让他给咱们定个章程。村里的一个破河沟每天都能赚大钱,我们的好地凭什么不能卖?”
  
      带头的人叫李天保,村长的堂弟,平时说话做事有点蛮横,但因为哥哥是村长,本身又长得壮,还会点拳脚,普通的村里人有点怕他。
  
  
      “天保叔,你们这是怎么了?有话好好说,怎么全都堵在这里了,影响楼房施工?”李青云心里不快,但面上子的功夫还是得做到周全。
  
      李天保气势汹汹的吼道:“怎么了,我们倒想问问你。你凭什么不让村里买我们的地?你自己又不买,还说什么买我们的地,我们将来肯定会后悔会吃亏。我不管以后怎么样,就想现在把地卖掉赚点钱做生意。”
  
      李大嘴站在他后面,伸出半个脑袋帮腔:“福娃,做人得讲良心,你别以为自己是大学生,就欺骗我们大家。你种菜种发财了,我们想向你学技术,你偏说等来来年,还说什么事情得慢慢来,一步一步的规划。我呸,说到底还不是不想教我们技术?现在村里搞了一个垂钓中心,连村委会都听你的,我们普通老百姓还怎么活?”
  
      “你占了我们地头上的公用地做生意,一天几百块,甚至上千块,听说村里占了三成,你占七成。先不说你赚多少,村里那点破地都能赚三四百块,我们那么大的好地方,凭什么不能赚的更多?”
  
      “我们那么大的地方,只开价三四万,你咋就不买呢?还说让我们再等一等,要等到什么时候?你家有钱,有能力在上面盖竹楼,我们没钱往上砸,只求把地卖掉,这也不成吗?”
  
      这些人七嘴八舌,发泄着心中的不满和疑滤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无奈又怜悯的看着这些乡亲,对他的无知和无礼感到心酸又愤怒,本想留给他们更多的利润和致富机会,好心却被他们当成了驴肝肺。
  
      先不想太多,李青云当即就反思自己的错误,自己想做好人,却不被人理解。那么,就先从恶人做起,说不定反会赢得乡亲们的赞同和赞美。
  
      不过李青云还没想好怎么说,李承文、陈秀芝、李铁柱、以及猫蛋等员工,听到这些人的无礼要求,顿时大怒,不甘示弱的反击。
  
      “钱在我们手里,买不买地轮不着你们管!李天保,你这龟孙子别在我们这里惹事,人家怕你,我陈秀芝可不怕你!”
  
      “垂钓中心是村委会和福娃合作的,赚的钱大家都有份,你们怎么就眼红了呢?那本是一片荒地,福娃往里投了近百万,这才开始试营业,你们谁要有这个能耐接手,我们福娃撤资。
  ”李承文也气得脸红脖子粗的,被人找上门惹事,他心里憋着火呢。
  
      “就是!你们这些人真是扯蛋!你们想闹事去村委会呀,村委会都不收你们的地,你们凭什么找福娃闹?福娃该你们的,还是欠你们的?”
  
      看形势又要吵起来,李青云忙压压手,朗声喊道:“大家都静一静。其实我不买仙带河边的地,主要想把财富留给大家。村里有明白人,当时也给村长解释过,村长给大家也解释过。现在又闹出这事,看来大家没把戏说听进耳朵里。既然乡亲们愿意把仙带河边的土地卖掉,那我就买下了。各家的地有多大,开什么价,请你们到村委会自己报备,然后让会计找人测量,一切都没有问题,我给大家钱。”
  
      李青云看出来了,这些来闹事的人,都是在垂钓中心附近的土地的人。垂钓中心现在不过一千多米,还有一千多米没有开发到。在这附近有地的人,只有二三十户,就算没有全来,至少也来了八九成。
  
      既然他们推选李天保作为闹事的头,将来后悔时,也找这个闹事的头吧。因为这一段是渡口边最好的地段,无论作为垂钓中心,还是将来开设饭店、旅馆,都是最好的黄金地段。
  
      这一段黄金地段在渡口北,渡口南地势比较复杂,光是山地和沟壑就让投资者却步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甚至觉得,这些人不是来闹事的,而是来给自己送钱的。想通了这一点,他脸上的笑容就越发灿烂。
  
      李天保没想到李青云答应的这么爽快,一时间,把后面想好的词都忘掉了。不过他也生性多疑,心想这里面不会有什么陷井吧?先回去找人商量一下,才能决定。
  
  
      “你真同意了?每家一片地方,至少合三四万块,大一点的地方甚至合五六万块,我们要是全部都卖,那你不得准备两三百万啊?你刚盖了楼房,现在手里有这么多钱?我们可不想赊账。大伙说是不是?”李天保惊疑不定的看着李青云,想从他的笑容里找出什么玄虚。
  
      “你别管我有没有钱,没钱我去银行贷款,总之不会欠大家一分钱。散了吧,别耽误工人施工,等你们商量好,派两名代表过来和我谈就行了。”说着,李青云不耐烦的摆摆手,让闹事的李天保和李大嘴带人离开。
  
      既然李青云答应了,李天保和李大嘴也没理由在这里闹下去,毕竟他们只叫来二十多户人家,村里有百户人,只占五分之一。他们这一门的人不少,但李青云那一门的人也不少,两门的人要是打起来,最后吃亏的肯定是闹事的一方。因为大伙都知道,李青云有钱,又和镇里的官员认识,甚至在市里都有关系。
  
      果然,他们刚离开,李青云这一门的邻居和亲友都过来了,五爷那一支系的人,四爷爷那一支系的人,他的亲爷爷排行老二,老大和老三没撑过那个特殊的年代,也没留下后人。
  
      就连两家有矛盾的大伯、大娘也出来撑场面,毕竟他们的儿子李青木在福娃这里打工,他们的唯一孙女经常在福娃家里蹭吃蹭喝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感谢大家的支援,让烟的让烟,切西瓜的切西瓜,也有人七嘴八舌的叙述事情经过。听大家这么一吵吵,李青云才知道,原来没来闹事的那几家,是自己这一门的人,余下的那些地是他们几家的。
  
      听他们期期艾艾的意思,也是想卖,但是如果李青云有困难,他们也不是非要和李天保一伙人那样,非要拿现金,没钱可以先让李青云欠着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也不生气,知道这是村里人的见识有问题,他们不知道一个旅游开发区成功之后,当地的土地有多值钱。特别是进山口的交通要地,更黄金地段中的黄金。
  
      或许,他们祖祖辈辈穷怕了,现在好不容易能把一小片土地换来几万块钱,简直是天上掉馅饼的事。毕竟在他们看来,能种的地方太多了,没人种的荒山更多,不缺这一小片地方种稻子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知道这事不能拖,省得在村里传里风言风雨,当天放出狠话,垂钓中心附近的封地全要了,有多少要多少,不限于地头的那几分地,后面那小一片连着村子的零碎稻田也要了。
  
      一石激起千层浪,整个村子瞬间沸腾了。那些在仙带河边没有地的人,一个个后悔得不行,悔恨当初没要仙带河边的那些小荒地。而李天保一门的那些人,一个个兴奋得红光满面,逢人便得瑟,说自己家有钱啦,本来一家只能得三四万,现在连后面的小块碎地也能卖掉,加起来就有十来万了。
  
      傍晚的时候,从镇里开会回来的村长李天来和会计李春易,黑着脸,出现在李青云家里,进门便喊:“福娃,今天这事你干得不的道!村里的笨蛋不知道那片土地的价值,可我们知道啊!”
  
      “你们知道你们拿去呗,要不是被你堂弟逼得不买不行,我才懒得买呢。”李青云一副自己才是受害者的模样,有些赖皮的说道,“要不,你们村委会把这个烫手的山药接过去?”
  
      李天来头疼得直想撞墙,村委会要是有钱,还用这么为难吗?还自己那个白痴堂弟,以后有他后悔的时候。RS
  
      最快更新,无弹窗阅读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