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仙田

第165章 **

    青龙旅游投资公司的总经理罗朋从市里做推广业务归来,听说李青云一口气把垂钓中心后面所有的土地都买下来了,当即愕然,好半天才说道:“靠,资本家的原始积累果然沾满了鲜血!我这一趟来对了。”
  
      不过看到李青云把四百多万的现金,通过银行转账的方式,汇给那些卖地的人时,顿时有些担心,怕他资金链断裂,把这个刚有起色的垂钓中心拖跨掉。
  
      支付完这笔大额土地买卖的交易,李青云账面上确实没钱了。不过看到村长李天来虽然满心不爽,却帮自己去镇里县里跑手续,心里还是乐开了花。
  
      镇长吴筱雨对此没有过多评论,只是带人参观了刚落成的垂钓中心,正式开业当天,她喊来了县里的一位副县长,并让县电视台派人采访,上了当天的晚间新闻。
  
      这是她对李青云的支持,支持李青云的事业,也就是支持她自己的事业。她主持规划的农家乐项目,没有资金支持,别想有什么起色。李青云占据这块土地,却给她的规划带来了起步动力,或许这也是交换的一种。
  
      垂钓中心一开业,普通游客也增加很多,一些村里人听说城里人喜欢吃野菜、干菜,就把晾晒的干蘑菇、干豆角、自制腊肉等农家干货拿出来卖。刚开始不知道定什么价,后来咨询李青云,才标了一个让他们不敢想象的高价。
  
      但是城里人一问价,却一个劲的说便宜。遇到开车来的豪客,居然一个人就能把一户农家的干蘑菇全部买走。
  
      这下子可把村里人乐坏了。直呼大伙儿速来,到这里的游客人傻钱多,买不东西不但不讲价,还特豪爽。说村头的老寡妇采的蘑菇里面居然有一根野灵芝,城里的游客在蘑菇价的基础上,多给她五百块钱。
  
      有经验的老人却说亏了,说普通的野生灵芝可能不值钱,但咱们川蜀之地的野生紫芝稀罕。几百块钱绝对给少了,说到底还是城里的游客精明。
  
      灵芝的传说太多,名声甚至比人参都大,但是真正的价格却不好说。李青云知道一个大概,所以当初选了几百株灵芝,种在小空间,主要是配药用的。不一定想着用它来赚大把的钞票。一株人参,价格绝对胜过一大堆灵芝。
  
      走在路上,李青云听着在路边摆摊村民的欢喜议论声,心中颇为感慨。回到家里已经有几个月了,忙活很久,此时才算有一点改变家乡的成就感。
  
      十几个孩子也学着大人摆摊。他们把昨天夜里摸到的截流猴放在盆子,一个个蹲在路边,叽叽喳喳的欢笑着,有孩子手里还举着作业本写成的价格牌:一个五毛。
  
      童童居然混在这群孩子中间,看到李青云走过来。顿时高兴的大喊:“小叔,我在这里。你猜我昨天摸到多少截流猴?”
  
      不等李青云回答,她就迫不及待的回答道:“一百二十六个,可没有人帮忙哟,都是我一个人摸的。哼哼,要不是碰到一条蛇盘在树根上吓人,我肯定摸得比这多!”
  
      “童童很厉害哟!有客人买吗?”李青云反正也没事,就蹲下来看孩子们卖东西。
  
      童童很得意的笑道:“有呀,昨天卖掉了很多,所以今天才有这么多小伙伴一起过来卖。我昨天卖了三十五块钱呢。那个城里人太抠门,明明该给我三十七块五呢,她却说没有零钱,就只给我三十五。”
  
      “呵呵,童童长大了,三块两块的,就让着那些城里人吧。反正这些截流猴也是白摸的,大不了叔叔今天晚上,帮你多摸几个。”李青云让童童不要太计较,心胸宽阔一些。
  
      “嗯,童童才没有在意呢。”童童说着,发现从大路上走来一大波城里的游客,有人带着钓具,也有人拿着相机,忙跑回自己的小盆边,举着牌子,大力推销自己的截流猴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往后蹲了蹲,微笑着看孩子们卖东西。这价格标的还行,市里的菜市场门口卖一块一只,县里合七毛左右,也不知道孩子们从哪听到的价格,在村里标五毛一个,倒也合适。
  
      由于农家乐项目刚刚开始做,村里的东西肯定比外面便宜,但这个便宜有限度,不会让村里人太吃亏。
  
      比如说东北野生黑木耳,上等货超市卖一百多一斤,野生普通货八十左右,再次一点的五六十一斤。村里人采的木耳,绝对是纯野生的,因为他们还不会培育黑木耳。但是,因为晒制技术参差不齐,有好有普通,混在一起,标价五六十一斤就可以了,可以根据情况,上下浮动十块左右。
  
      村里人刚开始觉得这是天价,因为以前陈二狗来村里收干货时,只给二十五一斤。当他们顺利卖出去这些干货之后,顿时把陈二狗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个遍,那龟孙子,太坑人了。
  
      骂完陈二狗,立即就称赞李青云,说这才是做大事的人,知道东西值钱,却从不亏待村里人,不像陈二狗那龟孙子,前几天还想来村里收购干货呢。皮毛作坊干不下去了,就想恢复老本行,收点皮货收点干货,一倒腾,同样不少赚钱。
  
      这一波游客只有一男一女停下来,询问截流猴的价格。李青云的手机刚好响了,就跑到清静的角落接电话,居然是蜜雪儿打来的,由于没做洋葱头的任务,两人已好久没联系了。
  
      “亲爱的云,你完成陨石的任务了吗?我们协会的高层对这任务非常重视,已经涨了积分,奖金也有所增加。我记得当初我们探险时,离入口很近的地方,有一块陨石,当时蛇多。咱们没有取。如果这时候你把陨石取回来,肯定能得到一笔不菲的佣金。”电话里。蜜雪儿似乎非常在乎陨石,一开口,就直奔主题。
  
      “那是蛇窝,我可不敢拿命去赌。对了,你不是说来这里再次探险吗?那话已说出去很久,怎么也不见你们的动静?”李青云笑了笑,不置可否,反而问起了别的事。
  
      蜜雪儿顿时郁闷的说道:“噢。别提了,这事非常糟糕,我们的团队一个月前就到达了川蜀,却遭到你们国家的军方隔离审察,说是这次的任务不合法,高层争议太大,批示这次任务的官员已被双规。我也不太了解你们国家的情况。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,但我们的任务却无法继续下去,这是无可争议的事实。直到今天,我们的团队才得到自由,但暂时还不能离开川蜀,说是要随时协助军方的调查。”
  
      李青云心中一颤。顿时觉得不妙,她们的团队要是遭到军方的监控,那蜜雪儿给自己打电话,岂不是……自己也遭到军方的关注?
  
      靠,这个败家娘们。坑爷啊……幸好,回忆刚才的对话。好像没有什么漏洞。毕竟当初做他们的随行翻译,有本国的技术专家,又有政府的公文和手令,让村里找猎人和向导,自己这才过去的。
  
      联想起军方的封山行动,李青云觉得太阳石的奥秘,各个国家肯定已经知晓一部分,所以才如此紧张和慎重。通过蜜雪儿的支言片语,也可以推测出,这个洋葱头协会是合法的,至少是在各国政府监管下的一个正规组织。哪个任务牵扯到哪个国家,都有相关国家的暗中商定,才能成功发布任务。
  
      但是发布任务之后,估计研究有新进展,意识到这些陨石极为神秘,极为重要,于是又后悔了,才有以后的这些事件发生。
  
      蜜雪儿等人能够重获自由,已发布的任务又增加了积分和奖金,肯定是几个国家又达成了某种协议。
  
      不过,李青云已不想牵扯其中。蜜雪儿记得入口附近有一块陨石,那本国的专家肯定也记得,早就告诉了军方,说不定人家已把那个地方的毒蛇清理几百遍了。
  
      刚想到这里,就见三四辆救护车滴答滴答从主路上转到这条路,直奔渡口。还好,是救护车,不是警车,也不是军车……呃,似乎哪里不对劲?怎么有这么多救护车?哪里需要?为什么直奔渡口,还要过河?难不成河那边的进山入口,有人出事?
  
      想到这里,李青云顾不得看孩子们卖截流猴,忙跑向渡口,跑到渡口时,那四辆急救车已经有两辆上了渡轮,其它两辆摆不下,只能等待下一趟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敲了敲车窗,想打听一下发生了什么事。可是,救护车窗户玻璃刚摇下来,一把枪就探了出来,一名全副武装的军人冷冷的喝道:“我们正在执行任务,不相干的人离远一点。”
  
      “呃……”李青云话到嘴边,也没问出来,因为人家已经把玻璃升上去。通过刚才那一瞥,已看清里面的医护人员,全是军方的人,白大褂里面,都穿有军装。
  
      既然这些人都是传说中的军医,还有军人护送,可见事情不是一般的紧急。渡轮返回,这两辆急救车冲上去,摆渡的老人似乎知道什么,二话不说,调头就开向对岸,没等岸边的普通人。
  
      童童已卖光截流猴,拿着六十块钱,兴冲冲的跑过来,远远的喊道:“小叔,小叔,那两个城里的客人把我们的截流猴买光了,你看,这是我今天卖的钱。”
  
      童童拿着两张钱,一张五十的,一张十块的,踮着脚尖,炫耀的一在李青云面前晃悠。李青云收起对军医的猜测,见童童开心,正想夸奖她几句,突然发现她手里拿的钱有些不对,
  
      “嗯?”接到手里仔细一摸,尼玛,果然是假钱,两张都是,特别是那张十块的,假的更狠,用力揉一下子,皱痕都起白印子。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起点(qidian.com)投推荐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手机用户请到m.qidian.com阅读。)
  
      PS:由于白天工作,晚上两章有点少,昨天经老大提醒,幡然悔悟,必须要加更,今天夜里先加一更,以后尽量存一点稿子,把更新时间都安排在23点之前。呃,先不说了,必须码字了……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