农家仙田

第166章 以截流猴的名义战斗

    “童童,买你东西的人在哪里?”李青云也没告诉童童这是假.钱,只是耐着性子问她顾客在哪。
  
      “怎么啦?叔叔也想卖他们截流猴吗?”童童好奇的问了一句,指着路口说道,“一男一女买完东西就走了,小强还帮着他们把截流猴送到摩托车上,走得很急,连句谢谢都没说。”
  
      小强是村里的孩子,十一二岁了,爸妈在外面打工,跟爷爷奶奶在家。爷爷奶奶身体不好,经常吃药,生活条件很差。听说截流猴能卖钱,他夜里几乎不睡觉,只想挣点钱,补贴家用。
  
      “走,我们去问问小强,买你们截流猴的人往哪个方向走的。”李青云说着,抱起童童就往路口跑。
  
      路旁有几个卖瓜人,见李青云抱着童童跑,就打趣道:“福娃,你待侄女这么亲,自己赶紧结婚,也生几个啊。”
  
      “照我看啊,木头那熊货都没有福娃待童童好。如果不是福娃没见过童童妈几回,我们都会怀疑童童到底是谁闺女了……哈哈……”
  
      这些老妇女开起玩笑,没有底线。若在平时,李青云也能应付几句,但现在心里有事,只是应了一声,就跑得没影。
  
      刚刚卖掉截流猴的孩子们还没散开,都在原地,兴高采烈的讨论着该给家里上交多少,自己又该留多少。也有的孩子更直接,说要去镇上的小超市买一包奶糖,说那次福娃家里楼房封顶,撒的奶糖太好吃了,整天做梦都想再吃一回。
  
      小强也在其中,他数着一叠钱,两张五十的,两张二十的,还有几张十块的。李青云扫一眼,应该接近两百块。四百只截流猴,不知道得摸多久。
  
      不用查看,以李青云的眼力和听力,可以肯定这些孩子手中的钱币都是假钱。那两个骗子真可恶。居然用假钱骗一群孩子,真是丧尽天良。
  
      “小强,买你们截流猴的人往哪个方向去了?”李青云把童童放到地上,焦急的问道。
  
      小强咧开嘴,由于缺钙,牙齿还没换完,豁着两颗门牙笑道:“福娃爷,他们往南边去了,一男一女,骑着一辆大架摩托车。轰的一声就跑远了。他们说了,明天还来收,让我们今晚多摸些。”
  
      小强的辈分低,按村里的辈分,该喊李青云“爷”。
  
      “好。我知道了。你们的钱别乱花,先放在手里,等我回来,给你们带好吃的。”李青云说着,已经飞一般的跑向自己家别墅,皮卡车在那里停着呢。
  
      同时,他给镇派出所的所长刘向前打电话。让他在县道口拦截一辆大架摩托车,车上有一男一女,要么手里提着东西,要么摩托车后面有一个小货箱。
  
      摩托车装货的情况是他推测出来的,因为这是当地常见的装货模式。这一男一女骗了几百个截流猴,如果没有提在手里。肯定装在摩托车货架上的箱子里了。
  
      派出所长刘向前也不含糊,虽然没听明白什么事,立即安排人手,开着所里唯一像样的面包警车,卡在了镇上通往县道的路口。
  
      刚往那一停。就见一辆红色的大架摩托车飞快的驶来,骑车的男子三十多岁,有点矮瘦,外表普普通通,看到警车卡在路口,神色紧张。
  
      后坐上的女子有点胖,脸上都是赘肉,留着波浪头,染成了棕黄色,看到警察出现,同样露出惊惧之色。见男人减速,眼中却闪过一丝狠劲,附在他耳边说了一句什么。
  
      “停车,接受我们的检查!”刘所长身后的两名民警,离老远就大喝,作出让对方停车的手势。
  
      “警察大哥,啥子事哟?查车不是交警干的事情嘛?我们只是城里的游客,听说这里开了垂钓中心,特意来耍一耍。”车上的女子咧着嘴笑,讨好般的喊道。
  
      “少废话,下车接受检查。”刘向前已经确定这辆摩托车就是李青云要找的,由于通话太急促,还不知道这两个犯了什么事,只是听李青云骂了一句,说什么他们骗了孩子们的截流猴,这都是什么事啊。
  
      “好的,好的,我们就停……”那胖妇女笑着,用手指着前面的一个地方,似乎是想让男人停在那里。
  
      警察的面包车只停在路的一侧,这就给了摩托车机会,还没等那两名警察过来,本已减速快要停止的摩托车突地发出一声轰鸣,腾的一声,从两名警察面前蹿了出去,瞬间冲过封锁。
  
      “我日他(娘)的仙人板板!快开车给我追!”刘向前大骂一声,飞奔上车,让人发动警车追赶这两个胆大包天的混蛋。
  
      可是上了警车,司机却哼哧哼哧半天打不着火,撇着嘴,快急哭了:“所长,这破车好像毁了……打不着火了!”
  
      “混蛋!你昨天不是才去城里修过吗?怎么现在又毁了?”刘所长大怒,眼看着要抓的对象在眼前消失,这种憋屈感让他发疯。
  
      “我、我也不知道啊……”当司机的民警急得满头大汗,一脸委屈。
  
      此时,李青云的长角号从后面轰鸣而至,嘎吱一声,停在警车旁边,大声喊道:“刘所长,看到我说的那辆摩托车了吗?”
  
      “刚跑过去,看,还能看到他们的影子……我们的车毁了,差一点点就拦住他们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刘所长还没说完,就见李青云一脚油门踩到底,笨重的长角号皮卡居然像愤怒的公牛一样,从眼前蹿了出去。
  
      嗡嗡!一溜青烟,箭一般的追向前面的摩托车。
  
      路上的车子不少,县道又狭窄,好几次都追上摩托车了,却又被他们拉开距离。此时,前面是一段笔直的路,李青云觉得这是好机会,把档位加到最高,油门到底,终于超过那辆摩托车。
  
      笨重的长角号挡在摩托车前面,然后开始减速,并没有急刹车。在一百多码的速度下,在悬崖峭壁旁边的山路上玩急刹车。李青云还不想英年早逝。
  
      当车速降到六十码左右时,李青云才一脚急刹车,猛向左打方向,一个标准的重刹漂移九十度。刚好拦在整个马路上。
  
      后面的摩托车离他还有四十多米,见李青云的长角号横在路中间时,想调头已经晚了。紧急刹车,却也差点撞到长角号,才彻底停下来。
  
      “臭小子,你找死啊,你会不会开车,横在路中间算什么事?”那矮瘦的男子居然挺横,让女人先下来,撑住摩托车后。居然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弹簧刀,冲李青云比划几下。
  
      这两人李青云有印象,正是自己接电话时,蹲在童童面前买到截流猴的人。
  
      黄头发的妇女眼珠子一转,却极为替他担心的说道:“小幺弟。有话好说,别用车挡路呀。我家男人下手可狠了,你赶紧离开吧,到时候为点小事强出头,弄一身血就不好了。”
  
      配合女人的言语,矮瘦的男人耍了一个刀花,极为得意的昂着下巴。冷哼道:“格老子的,不想死的就赶紧滚远点!老子刚出来没几天,最近不想惹事!”
  
      李青云冷笑一声,没有丝毫的畏惧,说道:“连一群孩子都骗的人渣,配说这话吗?把截流猴拿出来。然后去镇派出所自首。我不想揍你们,免得脏了手。别逼我把你们带回村里,本地有什么手段对付偷盗拐骗,你们应该晓得。”
  
      听到李青云居然是为了帮那群孩子追讨截流猴而来,这一男一女顿时哭笑不得。还以为是警察派他来追自己的呢。
  
      一男一女轻松起来,不以为意的笑道:“哎呀,小幺弟太搞笑了,不就是哄那些孩子乐一乐嘛,为了几百块钱的假币,至于这么拼命吗?这些截流猴可以还给你,但自首就不必了吧?又不是什么大事,几百块钱也不够立案标准呀。”
  
      李青云懒得给他们废话,一巴掌把瘦男人抽得一个屁股蹲,手里的弹簧刀居然摔掉一旁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嫌刀脏,也不去捡,瞅着那个笑容凝固的女人,说道:“很好笑吗?要不要我再给你一巴掌,让你清醒一下?”
  
      “不、不用了……”那妇女退了两步,干笑着,想让自家男人站起来,可是她男人脸都肿了,捂着脸在地上嚎嚎,直说打死人了,要告李青云伤人。
  
      此时,前后都有汽车驶来,按了汽笛,催促长角号快点恢复正常,不要挡路。
  
      也不知李青云从拿掏出两根绳子,扔到地上,冷冷的说道:“赶紧给对方绑上,跟我回派出所。再说一句废话,直接把你们打晕扔车上。”
  
      “小子,你别欺人太甚……我、我跟你拼了!”地上的男人突然发了狠,捡起弹簧刀,跳起来就往李青云身上刺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侧身闪过,以掌为刀,砍在矮瘦男人的握刀手腕上,那人惨叫一声,再次丢刀。可是,这回李青云没有收手,顺势一肘,打在对方脑袋上,虽然没用多少劲,对方一下子就晕了过去。
  
      正要把他绑上,却听警车“呜哇呜哇”的从镇子方向追来,刘所长的警车不知怎么又好了,追了上来。
  
      “我们几个推了几百米,才打着火……”刘所长下了警车,先给李青云解释一句,看到地上倒了一个,还有弹簧刀,这才恼怒道,“这龟孙子居然还敢动刀,回去我再好好收拾他!”
  
      不用他发话,后面几个警察已经扑上来,把地上的男子拷上,把那名吓得哭嚎不止的女人也拷上了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把摩托车后的货箱打开,从里面找到孩子们的截流猴,还有一叠百元假钞,指给刘所长看:“截流猴我拿走,假钞你们当物证,连孩子们辛苦摸来的截流猴都骗,绝不能轻饶他们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放心,袭警、闯关、使用假钞等罪名,他们一个也逃不掉。我会再查查他们有没有其它犯罪证据,数罪并罚,有他们受的。”刘所长向他保证道。
  
      李青云把两大塑料袋截流猴放到自己车上,给刘所长打声招呼之后,先一步返回镇上,到超市给孩子们买了十几袋好糖,然后换了几百块钱的零钱,准备把孩子们手中的假钱换成真钱。RP
  
      S